2008年6月8日星期日

【悼红轩】乱七八糟的生活

有人给我的海外邮箱里面发了一封信,要我给他的银行卡里面汇款2000.00元,否则就要给我意外的惊喜,他说知道我的很多事。“不要以为别人不知道你那点事”。很可笑,我回复:“那你等着吧!”

国民敲竹杠的手段真是低劣的很了。昨天,我们这个城市里发生了一件令人发指的事件。犯罪嫌疑人将一名八岁的男孩子骗上车,然后用擀面杖将孩子活活的打死了。打死了孩子之后又去给孩子的家长打电话要18万元现金。

整个城市都担心自己的孩子。前天我去打水,有人在我们锅炉的地方正在张贴孩子的头像。一个咧着嘴笑的很灿烂的男孩子。旁边的人都议论纷纷:“没去网吧?”“是不是叫那些人贩子弄了去卖给那些土匪,把孩子的腿打断,然后去别的城市当乞丐?”……

而昨天消息就传了出来,孩子的尸体找到了,环靠这个城市的那条河,在河边,就那么躺在那儿,一个血肉模糊的尸体。

无法想象孩子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现在是什么情状,是怎样的痛断肝肠。

那天晚上,电话响个不停,全是自己的亲人,告诉我晚上有地震。我问谁说的,他们都说人家都这么说。而且还有人说市府里面的人都嘱咐自己的亲人了,人家在市府里面干,肯定知道这些事,为了社会稳定所以才没有说。我只有拿着电话嗯嗯嗯。后来电话一响,我就说:“地震是不是?”

不停地铃声带来的是亲情和友情的温暖,这个世间还是美好的。但是对于这种以讹传讹,我很反感。为什么谣言在我们这个国家这么有市场?为什么人们又那么习惯于相信这些谣言?

每一个谣言身子顺滑的从人们的牙齿舌头里传播出去,耳朵在这里助纣为虐,那天晚上城市上空中传播的信号,全是飞舞的谣言。电信、网通、移动、联通该闷在被窝里面笑的背过了气去。前段时间传言新疆人在我们这里将大街上没人管的乞丐杀死放血,把肉切割下来,然后放进羊肉汤里面去泡着,我们吃的羊肉串其实是人肉串。还有人说一些有艾滋病的新疆人,仇恨社会,将自己的血滴进羊肉里面。还有人说不要坐公共汽车,有人用装满了艾滋病人血液的针管轻轻的扎一下,你没什么感觉,但是病毒就进来了……

谣言的威力真是大,两个月的时间,我们这里新疆人开的羊肉串馆子全都关门歇业了。

睡觉的时候,老婆说:“咱们去车上睡吧!人家楼上全家三口都在车上睡了。”我瞪了她一眼,然后就睡下了。睡的很舒服,一夜没有点响动。当初李四光这位地质学家找出中国四条地震带,我们这个地方是迄今为止唯一没有发生地震的地方了,但是,在当前这个情况下,我不会相信这些谣言。还记得前几年,这个谣言甚嚣尘上,那么多的人去购买防震床,好似每家每户都拥有一两张防震床,倒是让那些搞钢材以及焊接生意的人大发了一笔横财。

那天在老家,我去大爷家,在散发着霉变的气味沉闷而又低矮的屋子里,喝着他那浓酽的花茶,看他半睁半闭的眼,从来就是那么一张布满皱纹的脸,好似从来就是这个样子,谈政治、谈历史,打小他在我心中就是一个博学的人,现在他嘴里念叨着他的研究理论:关于8这个数字。

他问:“被共产党称为‘党生日’的是哪一天,你把这天的月份和日期加起来,等于几啊?”声调拖曳着。 我回答:“7月1日。7+1=8”就好像我很委屈,又不得不回答这个等于8的事实。
“08年,在1月25日遭遇雪灾(天灾),在3月14日西藏出事(人祸),在5月12日发生地震(地灾)。你把这三个日子的月份和日期的每位上的数字相加,结果分别是多少?”

我鼻孔出气笑了一声,没有回答,他呵呵笑着说:“1+2+5=8,3+1+4=8,5+1+2=8”

他不停歇的说了好多的8,回家,想起今天日子特殊,是那次的学潮,6月4日,我看看月历,真有点心惊了,从6月5日到奥运开幕,竟然是64天。结束8月24日,胶济铁路的时间……
……
这一组的关于8的数字,让我不禁莞尔。敢情这里面巧合还真是多。

当人们对大自然以及某些外力无能为力孤立无助的几近绝望的时候,大概都会求告于那些从来不会现身的神仙身上,没人能来解疑释惑,只有在内心里寻找那些慰藉。

外面天气阴沉沉的,要下雨的样子。往年这个时候,我们都可以用自来水洗澡了,可是现在穿半袖短衫却感觉冷飕飕的。这鬼天气。

楼下的大妈,是坚定的某种功法死忠的追随者。前几天晚上,那么晚了,她佝偻着腰身下楼:“大妈,你要去哪这么晚了?”她说:“出去看看天。”手里抓了一大把的不干胶张贴的东西,那上面的内容我见过无数次,因为我们的楼道里面以及小区的电线杆上到处都是,城管人员经常带一水桶和钢丝刷在那里辛勤的劳作,吱吱的刷着,嘴噼里啪啦的骂着。‘’

记得去年的时候,上班的路上,高挂在树上的横幅,好多个警察在树下,有一个年轻的警察在树干上攀爬,可惜那横幅太高,在树梢上面,看来是有人扔上去的。

路上警笛密集,一个年轻人开一破旧的面包车东奔西突,左右摇摆试图逃避公路部门的追查,最终他被拦截下来,我禁不住的说:“哥们,这次你可完了。”

外面几个老人聚在一起,“你走啊!”

“走什么了?”

“你这一卧槽,他上哪走?”

……


(以上文字,道家看见淫,革命家看见排满,才子佳人看见宫闱密幕)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