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日星期二

脱北者、血卡、古巴大逃亡

讲三个故事吧。


金胖子说:“朝鲜是世界上最美好最牛逼的国家。”于是世上就有了个新词叫“脱北者”,意思指冒着诛九族的危险也要逃离朝鲜的人。韩国有一个类似当年美国解放黑奴运动时帮助黑奴逃跑的组织,他们帮助这些人逃离那个“最美好最牛逼的国家”。 线路一般先进入我国东北,然后过外蒙古,最后进入韩国。


然而在中国的这段旅程就是所有“脱北者”的梦魇,因为我们会抓住他们遣送回朝鲜,回去的下场只有一个 --- 枪决。有部纪录片叫《通向首尔的列车》,讲的就是这个故事,震撼而心酸,同时为我国政府在这件事上的不光彩角色感到羞愧。所以前些日子火炬在首尔传递时,有很多“脱北者”抗议,因为那都是切肤之痛!因为他们被中国政府抓住送回去的所有亲人都死光光了!我希望图片里被爱国青年追打的那个中年人不是其中之一。



19年前那件事之后,美国政府通过了一个《中国×学生#保护法》,给每个从06/04/1989到04/11/1990进入美国的每个中国人颁发绿卡,于是一夜之间就有了数万“绿卡大军”,时称“血卡”!其中绝大多数不是学生,当然,留学生人数也很多,在我的数据里有一大批拿着那些卡毕业的博士,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和那场运动蛋关系都没有。直到今天仍然有人回忆:“像做梦一样。”这个就叫做天上掉下血馒头。


当年我外交部义正词严的抗议过:“美国政府违反协议,干涩我国内政,阻挠我留学生回国,云云。”


这个故事之后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比如当年叱咤风云为推动这个法案通过立下汗马功劳的几位老留学生后来组织了一个基金会,意思是让这些吃着血馒头的受益者们给那些还在国内的受害者家属捐点钱或者表示一下慰问或起码的关怀,你们当然知道这个基金会迅速就被江湖忘怀了,而那些老留学生们后来很多皈依了宗教。


知道这故事,所以敢立下文章开头的那个“恶赌”。


1980年4月的某一天,卡斯特罗说:“谁不愿意呆在古巴尽管滚蛋,老子给你们开放港口,快滚快滚。”所以接下来的几个月内,约十二万古巴人涌入迈阿密,其中大多数是年轻、教育水平低的男人。由于想逃跑的人太多,船只非常紧张,所以很多烂船也加入进来,后来在海上失事的不在少数。这件事史称“the Marial Boatlift”,也造就了David Card在移民经济学中的著名论文 ---- “马列尔难民潮对迈阿密劳动市场的影响”。



人口跨国迁移是这个世界很重要的现象,2005年,移民数量占世界人口总数的3%,其中超过40%的人迁移到富裕国家去,超过20%的人生活在美国。所以美国有这个世界上最多的移民(移民占这个国家总人口的12.5%),所以几乎所有重要的关于移民的研究都出自这个国家。


经济学只信任“用脚投票” – 你喜欢某个地方就意味着如果你有机会,你就会住在那里,其他的都是假象。所以从上一篇公布的中国留学生的停留率上看,网络上留学生们各种对美国的痛恨和口诛笔伐都不过是“噪音”,只要涉及自身,他们便会“两害相权取其轻”。当然了,也许碰巧这些人就是那剩下的没留在美国的百分之十,那算我胡扯。


再说一遍,这和道德无关,个人利益遭遇集体利益时个人利益胜出只不过是人性。我说的“精神分裂” 根源在于国内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教育实在是太他妈理想主义了,和现实一碰立刻就他妈“分裂”了。可因为这些教育实在是培植的太深,所以遇见事情不表表态就浑身不舒服,而且看不得别人指出这病根儿。说他自私其实就挺好的,他还嫌刺耳;说他“用脚投-票”是人之常情,他也觉得别扭;我操,姿态不摆那么高能死啊?!

---------------------------------------------------------------------------------------------------------------------------------------------------



最后两句:“祖国”只是两个汉字,不是我母亲,连像都不像,我为自己的言行自豪或羞愧,和它鸟关系都没有,争取有尊严有知识对自己负责任的活着,这信念和任何人无关。

希望全世界人民能自由迁徙,也希望中国人民能在自己的土地上随地乱跑随地生孩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