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日星期二

【悼红轩】躲进小楼成一统,却管春夏与秋冬

弱国无外交,清王朝的覆灭,有多个原因导致。

如果这个国家的文明,不是五千年,而是短短的几百年;如果当权者少一些“率土之滨莫非王土”、“仁君登位万国来贺”的狂妄自大;如果我们的士大夫、文明的缔造者能够为百姓思、为黎民言,少一些“礼义恭俭让”、“三纲五常”、“君臣贱民”之分,少为君王唱赞歌,多位黎民说人话,那么,这个国家,也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文化的力量是强大的,无穷的,它荼毒了人的心灵,遮蔽了人的双眼,闭关锁国了几千年,闭上眼睛地大物博、无所不有,言必称“上国”、“天朝”,藩属朝贡者须三跪九叩山呼万岁,鄙夷世界上的唯一霸主英国,以“尔等”称之,这种狂妄心态在遭受了船坚炮利的侵犯之后,仍然不思悔悟,继续意淫。

全国上下,百姓均持有这种可笑无知的心态,延续至今,国民这种心态仍然深入骨髓。今天的这种表现形势无外乎如此几个:一是自以为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须时刻谨慎,提高警惕;大概是因为近百年来遭受了这么多的屈辱所致。首先是英国以鸦片战争开端,但是熟悉那段历史的人,应该可以看出,清廷官员腐败是英国最终恼怒的直接原因。两广总督的各种名目收费,各个行商的盘剥,走卒的要挟,都是他们愤恨的理由。提出正当要求却不能得到答复,在强大的国家支持下,不发动战争才怪。乾隆在1793年8月14日的信中说:“……当于无意闲谈时,婉词告知,以各处藩封到天朝进贡观光者,不特陪臣俱行三跪九叩首之礼,即国王亲自来朝者亦同此礼。今尔国王遣尔等前来祝瑕,自应遵天朝法度。虽尔国俗俱用布扎缚,不能拜跪,但尔等叩见时,何妨暂时松解,俟行礼后,再行扎缚.亦么甚便。若尔等拘泥国俗,不行此礼,转失尔国王遣尔航海远来祝寿纳骁之诚,反贻各藩部使臣讥笑,恐在朝弓礼大臣亦不容也。”一国之君如此愚昧无知夜郎自大,这个国他能不亡吗?

二是见不得别人比我们强大,悲情愁苦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走到今天,忍气吞声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点起色,那祖宗遗留下来的狂妄基因立即跳到了半天空,占了上风,全然忘记了“韬光养晦”的训诫。好似现在就可以夺过鞭子揍敌人了。

三是这个遭受异族蹂躏过的民族,他的民族自尊心是脆弱的,敏感的,甚至已经到了神经质的地步。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会随时爆发,维护自己的尊严,摆开架势,怒目圆睁:“你以为我好欺负?”拳头攥得紧紧的,随时要付诸于武力。这个社会,崇尚武力解决的人大有人在,无论是布衣走卒,还是达官显贵。吊诡的是,暴力确实在这个国家很能解决大部分问题。拆迁、债务、纠纷、恩怨等等,都可以诉诸于暴力。这是一个民族的沉疴,这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情感的伤疤个体的体现。甚至,天长日久的沉淀,有了基因遗传的可能。

四是一个被藩属、外夷欺压、凌辱的民族,精神上的摧残是无以言表的。在力量悬殊不成对比无可奈何的时候,他们更多的是“精神胜利”。继而发展到语言暴力,侮辱谩骂从来都是变着花样发泄出来,外国人的外号更多的是形象特征的描述从而起到幽默的作用,而中国人的外号更多的是侮辱和鄙夷,相互之间不信任,相互攻歼诋毁臧否,窝里斗比谁都有一套。百姓搞阴谋,政府搞阳谋。当面对绝对强权的时候,中国人选择的是敛眉低目、畏畏缩缩,温顺的像一条绵羊。

听不得不同的声音,容不下不同的族群,要的是大一统、伟光正。固执教条、冥顽不化、自以为是。《伊索寓言》中有个很形象的比喻:为了保护驴子不掉下山涧,伊索不停地向里面拽着驴的缰绳,可是驴偏要向外挣扎,两人“搏斗了”很长时间,伊索终于没有驴子力气大,驴子挣脱缰绳跌入山谷,此时,伊索擦擦汗,探头向山谷说:你胜利了。

与普世价值背道而驰,而且越来越严重,悲哀的是愚蠢的民众却浑然不知,老以一种固有的心态对当今世界趋势进行解码,用一种浑浊的目光、污秽的观念去看这个世界,这怎么能不让人寒心?

封我的博客、删我的文章,威逼恐吓,甚至对我进行人身攻击,还有的穷追不舍跟随我到新浪博客上面去注册一个“悼红轩他爹”的名字进行侮辱谩骂,真让我哭笑不得。如果语言暴力可以摧毁别人的思想、吓阻对方的行为,那么我想中国这十几亿人早就把这个世界上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民解放了。

“几十年的事实证明xx主义国家的话99%都是谎言,但是我们就是爱听爱信,我们信伊拉克人民都爱戴萨达姆、信朝鲜人民都爱戴金日成、信联合国的扯皮却不信联合国军对朝鲜的占领、信保卫金日成就是保卫家乡、信全世界只有的几个反民主国家都是人类天堂、信伊拉克真的还不如萨达姆时代其混乱就是美国造成、信历史是工农造就的、信越战、韩战失败倒霉的是美国、信普京是我们的盟友、信台湾就是应该无条件回归zggcd……

“一个国家的政权只要屠杀过一次人民,那么在世界眼里,它就永远是个刽子手,不论如何粉饰如何美丽都没用,就像一个媒体撒过一次谎,那么它就永远不可信。依靠掠夺人类生命资源作为国家发展推动力,这在300年前联合王国就实践成功了。问题是凭借对外压低成本提高外贸竞争力、对内压低农产品价格迅速工业化、压低基础工人收入以加强建制内的贫富分化聚敛财富——这三压政策是任何一只猪都能想到的提升国力的方法,没有任何技术含量,不需要什么华丽的口号或者改革的借口,而被压的人民也无需感谢谁,是你们自己的勤劳和卑贱养活了自己和大众,也完成了帝国的崛起……

“专家和普通人的最大区别是,普通人用脑子思考,而所谓专家是用屁股思考,尤其是中国专家。众所周知,中国没有私立的大学和研究机构,专家们都是吃政府饭的,因此专家首先要为政府服务,在zf和人民之间,肯定专家是靠向zf的;有些专家政府饭吃的不够,只好再在某个企业混个顾问,于是专家也要吃老板饭,在老板和人民产生矛盾时候,专家也一定要帮着老板。总之专家们不吃百姓饭,也绝对不会为百姓着想,这是千真万确,亘古不变的。有时专家的屁股和脑袋是颠倒的,他们不知为何喜欢把脑袋藏到裤裆里,而把屁股暴露在光天化日供人瞻仰,南开大学有位德高望重的大儒,本来还算是正派,但是为了科研经费居然变成了zf的喉舌,他的学问也就变成了反动理论的帮凶,所谓新儒学就是这帮屁股的杰作,大概河蟹一词也是他们的发明吧。还是这个学校另一位图书馆系的大儒,本人是研究地方志的,于是在他掌握图书馆“采买”大权时就为学校收购了极大一批地方志,结果除了他本人外,很少有同学老师因这万卷地方志收益,那时图书馆的经费可是少的很呀……这些过于重视屁股的专家在21世纪风起云涌,恰似去年洞庭的硕鼠,成千上万,咀嚼着13亿百姓的血汗和脑髓,效忠着highchairman,也没忘了无时无刻都在戕害中华民族,这可怜的愿景。

“我们总是认为外国人揭露我们的短处或者批判领导我们的那帮人就是因为他们害怕中国人、害怕中国崛起,害怕中国强大,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中国自始至终在西方人眼中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文明力量,他们对我们的态度自1840年一来从未改变过,那就是非常讨厌、非常看不起。而我们的gdp更是没人重视,甚至还不如章子怡的瘦弱身材。西方人对我们的蔑视和讨厌即来自文化范式方面的(例如大多数中国人认为不民主不是件要命的事情,但是春节不回家就要宁死不屈),更有我们异乎寻常的卑贱式的生产——提供给全世界大量的、低效的、极度廉价的、毫无边际效应的、没有任何创意和科技含量的贴牌产品,甚至那些品牌都不愿意承认他们的东西实际上是中国人做的,比如阿玛尼、lv、dior、sony、雀巢等,他们往往编造产自泰国或马来西亚的谎言,其实他们不知道很多中国人还恰恰瞧不起这两个国家呢,但是购买made in china产品的那些人更愿意认为泰、马的地位远比中国造高很多。可怜的中国工人在被剥削得体无完肤之际还要遭受异国消费者的讨厌,why?你想100元人民币成本的包包,卖到1000欧,还是中国造,外国人当然不高兴,而你抢了人家本是蒙彼利埃或是阿雅克肖lv加工厂的生意自然还要招致那里失业大军的唾弃。问题在于,生产包包的公司没想来中国,是中国有关单位费劲力气把他们请进中国的。这方面可能大家不知道,几乎所有的外资企业都是zf部门八抬大轿请来的,所以你骂人家赚取中国人的廉价劳力和压榨中国人可是大错特错的,是有人求人家来赚取剩余价值的,其实更可怕的事实是真正赚取中国人剩余价值的往往并非那些外国公司和老板,是谁?请用你的脑袋或屁股想想。就像究竟是脏独分子还是“武装演员”在ls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们也应该用很少用的头脑思考分析一下,在一个经历了文革、xx、sars和周老虎时代的中国人如果还这么保守你那可怜又可耻的单相思维,只能说明,人家讨厌我们是有道理的。

“gdp——国民生产总值是一个很笼统和不科学的懒人统计指标,有很多重复计算的东西,而由于中国产经界的环节众多、混乱,因此重复计算的东西非常多。同时由于gdp把价格因素演变成了产值指数,因此更加赢得执政者宣扬功绩的偏爱。其实gdp对于中国这种高喊特色这个特色那个的怪国,就是狗屁,连狗屁都不如,因为它除了臭外,还能害人,让贪官有了贪的口实。

“中国100年内仍是穷国,这是美国学者对中国经济未来的预估。我不敢苟同,但是如果中国的经济环境和观念不改变,那我们至少是明富实穷,gdp是傻瓜型的可以随时作假,你靠这个可以朦国人一时,但是在通胀如此严重和人民币飞速升值(至少是表面上的,其实我不这么认为)的前提下,中国的股市仍然崩盘了,这你该如何解释?股市也能作假,但是股东在股市里的总市值是不能作假的,很难有人相信股市飞缩50%的国家的经济在高速上涨,国民生活越来越好。所以我说中国人毫无理性是有道理的。既然13亿人都相信gdp和gdp下的种种谎言,那么我也只能暂时把我们13亿人全都划在非理性的范畴,或许是“万马齐喑究可哀”——我们活该吗?”

曾想躲进小楼成一统,却很难忽视这春夏与秋冬。无论如何,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造成如今的局面,如今的思想,不是这个国家无辜百姓所能选择的,他是受害者,因为他没有选择。想到这些,便会心生怜悯。不能气馁,不能放弃,继续笔耕不辍,哪怕有再多的威胁和辱骂。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