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日星期二

【悼红轩】百姓对政府的信任危机(修正版)

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信息传递以惊人的速度蔓延,使得很多以前不为民众知悉的突发性事件能在短时间内爆炸性传播,让网民们感觉信息扑面而来、应接不暇。特别民众对于政府部门一些反面的信息,其传播的速度更是让人瞠目结舌。而那些处于漩涡中的政府部门,对于发生的事件惯常的做法就是三缄其口,任你如何沸反盈天甚嚣尘上,我自岿然不动,卯足了劲憋着不说话,不澄清,法制无奈,百姓无奈,媒体也无奈。

类似的事情,在我们国内还有很多。凡是牵涉部门利益的问题,好像总是很难往百姓所期望的方向发展。在这种与亿万百姓的利益博弈中,百姓基本上每次都要败下阵来。相关部门只要能挺住,不回应,好像就能度过这个难关,然后继续故我。这就是我们的政府部门面对危机时的不二法门,屡试不爽。例如周正龙的那只华南虎。媒体以及民众举国上下一直在喊,这关乎政府的公信力的典型事件,相关部门却就是憋着不说话。相关的调查方向仍然是“宁可信其有”,一切的努力都是要寻找到那只并不存在的华南虎,好给百姓以及媒体一个大耳刮子。迄今也没有找到,可以想见,找不到这个耳刮子他们也不会打自己脸上,那就一句话——憋着不说话!从而导致“周老虎”放出豪言:“如果是假,怎么没有人敢出来证明?”他已经抓到了政府部门的软肋,所以才会如此叫嚣。而媒体已经慢慢的疲乏了,百姓也只能无可奈何。

某管理局将公务员考试的成绩资料不慎外泄,凡是入围的均在成绩后面缀上几个当地权势者的名字以及亲戚关系。此事一经曝光,舆论哗然。而后来的澄清也是语焉不详,说是为了更好的为询问招考成绩者服务,是内部的“工作台帐”。这样愚蠢的解释,我不知道他们是骗自己还是故意跟百姓打太极,这危机公关的手法实在过于拙劣了些。有人发帖质问:“如果是为了更好的服务,那么为什么单单是这些有亲戚关系的人入围了?”这样一针见血的质询,他们概不应答,还是那句话——憋着不说话。

有人说:“很多事觉得不可思议,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但是你只要想想这事发生在中国,于是什么事都想通了。”

为什么当初处在风口浪尖社会舆论强烈关注的事情最终不能有个令人满意的答案,这与民众的甘愿就范和媒体的“也无奈何”有着直接的关系。加上媒体因对新闻时效的取舍以及某些不可见的幕后推手背后施压,选择性失明也就不足为怪,事情不了了之也就不足为奇了。寄望于舆论力量还社会一个事实真相公平公正已经弱化成为一张“画饼”,充不了百姓渴望舆论监督的“饥”。在当前的社会状态下,即使“画饼”很难完全成为现实,百姓和媒体仍然应该不遗余力的去争取才是王道。如果有些事情并不是如百姓所猜疑的那样“黑不见底”,只要你自己问心无愧,大胆的站出来说几句话,消除百姓的疑忌,这是对百姓知情权的一种尊重,也是践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一次很好的证明。

不难看出,国人总有一种惯性思维,觉得事出必有因,内中必有不可告人之隐情,以这种先入为主的思维模式来解读当前国内的一些事件,其原因值得我们的政府部门深思。百姓对政府的不信任程度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严重地步,他们习惯将某些主流媒体的报道进行逆向思考、甚至产生排斥反感心理,五月一日起《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开始正式实施,是顺潮流而行,当前的信任危机必须采取这种措施来进行挽救。条例实施,百姓更有了话语权,他们有权知道一些自己关心的事,只要没有超出公开条例的限制范围,政府部门在这个时候就应该以开明的姿态来进行回应和澄清,而且应该是主动的,而不是被动的。如果一些争议性时间每次都要被迫去回应,而回应之后不管百姓反对与否从此不再理会,这不是一个开明政府应该有的姿态,《政府公开条例》也就成为一纸空文,增加百姓的不信任度。

百姓这种类似 “受迫害妄想”症状的存在,使得我们的政府在处理事情上要更加谨小慎微,力求公平公正,不能盲目轻率的做出决定,为百姓负责,也是为自己取信于民负责。如果都能有“华南虎事件”相关部门的高超内力,任你如何喊打我自坦然淡定,我想百姓的这种症状不但不会消失反而会深入骨髓。这样下去,政府说的和百姓想的,将会是南辕北辙,对于国家的发展和治理,百害而无一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