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日星期二

转:六四期间的一篇感动我的诗作

不睡了,睡不着
我想
20年后,
是不是一条好汉
刚喝了酒,
给三哥打了电话
回了两个字
兄弟
被这两个字激地盈了那个眼眶
最后一杯,
飞弟提议,
洒地上
骚瑞啊,
就普燕啦,
凑合喝吧
渴了十九年
哥呀姐呀,
你就别挑了
天黑了
/路无法延续到黎明/
我的思念一条条铺在/
那个灰色小镇的街头
早晨醒来我听见鸡叫/
昨夜的风声已经盛开/
我本想用很朴素的几句话/
给自己一些热烈的问候/
可是天空华丽而高远/
一切是那么寂静/
我只有在寒冷中安置灵魂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