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日星期二

【悼红轩】卸下钳制思想的锁链

我相信文字的力量,就像一个枕边人,温软的声音在你耳边流淌,润物细无声地流进对方的心房,思考中,改变了自己之前固有的观点,从而认同新的观念。人与生俱来的天性,或多或少都有点叛逆,当你所接触到的事物与观念跟自己有冲突的时候,一个有着足够学识的人,会批判性的进行思考,然后进入逆向思维,甚至会去查实一下相关的资料文本来佐证自己之前的理论架构的真实性,如果是真实的,也许会慢慢的从此改变了自己的思想观念。



很多文学作品,有着非凡的力量,它甚至可以彻底的粉碎你几十年来的思想观、价值观、人生观。忽然灵魂离开这个肉体,重新审视自己走过的路,懵懂茫然,不知所措。它就那样狰狞的伫立在那里,让你无所适从。从此,你会对人生有一个更深层的解读,甚至会生发出新的人生理念,从此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因为你知道,这才是真正的活着的意义。



意识形态的灌输,长达十几年,扼杀了很多的自由思想,从而变得混沌无知,麻木不觉。与生俱来的逆来顺受,使得自己蝇营狗苟的生活着,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面对着柴米油盐、职务升迁,让生活的重担压在身上,消解了自己的品格,失去了应有的棱角。抬望眼,苍黄大地,犹如一群蚂蚁,忙忙碌碌熙来攘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你恍然大悟,大声地喊:“为什么要这样?”有人听到回过头,满脸狐疑的看着你,歪歪头、眨眨眼:“那要怎么样?”你说不口,你泪眼婆娑,他们等都没有等,你来不及收拾自己满肚子的话,他们就急促的离开,给你一个绝望的背影。



那边的山垮塌了,哀嚎遍野,大家在看,“啧啧”之声不绝于耳。“看啊!看见了吗?那人,真惨——”。那边水泄涛涛,很多人被席卷,大家在看,“呜呜”之声议论纷纷。“看啊!看见了吗?那人,真惨——”。然后大家又急促的走去,过去那座山,就是坟墓,路程很短,在历史的绵延的征途上,看不见来时的路,但却分明看见那一座座突兀的坟山。



“前面是坟墓啊!我们还要这样走吗?”你这次喊的声音格外惨烈,势如破竹,响彻云霄。这时候有个老人站出来,拍了拍你的肩,和蔼的样子让你感觉那么舒坦,他从褡裢里面找出一本破旧的书,这本书流传了上千年,上面说的什么,他来给你念,刚张口,你喊:“我不听,我不要这么走,这样走不对。我不想走向坟墓,我想走另一条路。”大家都在摇头,“唉,这孩子,可怜啊!好端端的就这么疯了!”



离得坟墓越来越近了,可以看见那一张张黄表纸在坟头上绕卷。那株株枯萎的草,随风折断,发出尖锐的声音。前面的人,近了,更近了,他们找到了墓穴,然后放下沉重的褡裢,然后闭上了眼。



你呆在原地,看着他们相继进去躺下,坟场上,弥漫着焚烧的青烟。西望去,那一抹夕阳,灿烂如血。回首望去,人们还在低着头往这边走来,你站在很高的位置上,对后面的人喊:“前面是坟墓,不要再走这条路了。”后面的人都愣住了。你指着远处的那个坟场,“你们看,他们就是走到那里,然后进去再也不见了。”



有人问:“是真的吗?”你着急万分的说:“我说的都是真的啊!我为什么要骗你们?”刚说完,有个拿着那种破旧书的年轻人拿起一块砖头,狠狠的扔了过来,打在你的额头上,你来不及躲闪,血,好热好热。“你这个神经病,这条路是指定的路,不能乱走的。”



“可是这条路那么多荆棘、野兽,我们死了好多人,看那,前面还是坟墓等着我们。根本就走不通了啊!”你心急如焚。



这时候有几个年轻人骂骂咧咧的走上来,把你架起来,吊在一棵树上,然后他们掏出那本破旧的书,念叨了几句,然后很多人都捡起石头,往你头上砸。大家兴高采烈,变着花样扔着,你哭着喊:“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他们拿出那本破旧的书驳斥你:“知道吗?这里面都说的很清楚了,你这叫大逆不道,你这叫走另一条路线,这是我们不允许的,只有这条路,才适合我们走,你看——”说到这,他抬起脚,脚上有粗壮的锁链,“看见了吗?我脚上这么多血,要是走别的路,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脚了。”然后他又转身让你看他身上沉重的褡裢:“我背的这么重,好不容易走到这,你现在却告诉我走另一条路线?大家都带着脚镣背着褡裢蒙着双眼,大家都这样,从来就这样,几千年来都是这样,从来没有改变,我们只能这样,你凭什么说可以不这样?你简直就是异端”



你在乱石投掷中慢慢的死去。



后面的人继续赶路。大家相互簇拥着,嘻嘻哈哈的走向前方……



你真的会很绝望,甚至后悔自己站出来喊。可是,想一想,你的呼喊,会不会被他们重新记起?当他们走进坟墓的时候,他们会不会说:“哦,我记得有一年,有个人在喊,告诉我们这里是坟墓,我们还把他用石头打死了。”



这条路,走的无比艰难,少有人站出来喊。思想也能成就烈士,不要对自己的那一声夺命的嘶喊后悔万千,如果没有这些声音,那么这条路,将会变得更加黑暗。起码,在你喊的时候,他们能够忽然停下来,四下去看看,也许,真的会发现一条好的路线。



不要丧气,不要愤恨,这条路上,像你一样的声音,将会此起彼伏,而你的身躯,你的品格,你的人生价值,你的人生意义,将成为不朽的碑刻,让那些走向这里的人彻底的明白,当年的这一声喊,彻底让他们的人生改变。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