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日星期二

【悼红轩】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当失去亲人的苦痛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时候,当灾难的阴影还在折磨着每一个灾区的幸存者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歌唱了。纠集了一群善于煽情、声情并茂的鹦鹉,洋洋自得的听华丽的呱噪,然后还要大费周章的四处呱噪了去。


这就是他们的传统,僵化、教条的传统使然。那种保守的腐尸气味始终弥漫在我们的周边。人性的凉薄,大凡如此,而我们的官员们,此次又一次夺取了伟大的胜利。啸聚了国民,凝聚了信心,换来了道义,这地震,震的真是绝妙。



人啊!生来何求?就像鲁迅的《过客》,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价值、意义,如何去体现?我们又一次沉默了,无奈、悲愤的沉默了。不沉默又能怎么样呢?



过去那片坟地,能到哪?没有人能知道。有位朋友说:“上帝让他们去了,免于遭受这世间的苦难”。如果上帝真的存在,那就让他们在天堂好好生活吧!如果上帝真的存在,那就让那些邪恶的东西从此消失吧!让他们在地狱忏悔,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那些酸软的报告,让我恶心,那些煽情的强调,让我感觉到羞耻。戏子啊!你们能不能有点尊严?你们能不能有点骨性?



悼红轩

2008-6-14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