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0日星期四

【悼红轩主人】为刁爱青碎尸案的南京之行—3

记者担心刁爱青的爸爸抵触采访,为了他能和盘托出,告诉他我们是南京***的。当时我很不认同这个方法,我觉得这种欺骗虽然是善意的,但是却无形中给自己罩上了阴影。这也就使得后来我们被抓,被公安审讯留下了口实。

刁爱青的父亲是一位慈祥的老人,永远那么和蔼可亲的样子,个头不高,不到一米七。他带我们到那个厂子的保卫科,里面有两张办公桌,都很陈旧了。这个厂子是刁爱青的姐姐、姐夫开的厂子,加工柴油机配件。

自从刁爱青死去以后,大女儿一直担心两位老人,就让他们来到了姜堰市,开始是跟女儿女婿一起生活,可是老人后来觉得不方便,就自己和老伴一起过。在这个小加工作坊里工作,他开车床。将柴油机进气管四个进出口的平台进行打磨,工作起来一点也不累,只是有点热,噪音很大。女婿一个月给他一千多块钱的工资,刁爱青的妈妈也在这里工作。

他们已经很少回沈高的家,多数时间都是住在姜堰市内。他的亲家(大女儿的公公)也在这个厂子里。

很明显能够看出,刁爱青的父亲是一个传统、敦厚的老人,很容易让人接近,由此可以看出,是一个老好人,这样的人很难让人去为难他。说起话来笑眯眯的,而且有一定的文化,交流起来并不费力,很容易就能听懂。刁爱青死的那一年,他在一个工厂做会计。

他告诉我们:

12年前的那一天,南京大学来电话,询问女儿刁爱青有没有回来,他说没有见。然后就说女儿失踪了。他立即和自己的亲家一起去了南京大学。达到南京大学后,保卫科的人接待了他们,有人告诉他们现在死者基本已经确定,就是刁爱青,他要求亲眼看看女儿的尸体,被南大拒绝,说别看了,很惨。

他说直到现在,他都想像不出自己的女儿死去的样子,也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们不允许他看。

正因为没有看到自己女儿的尸体,他直到十二年后的今天,都无法相信女儿的死。他总在想,也许女儿是被人绑架了去,无论有多么糟糕,女儿都可以用自己的双手讨生活,说不定哪一天,女儿会忽然来到他们身边。

在南大,公安人员询问了他很多细节,他还亲眼看到了那个装刁爱青碎尸的大提包,一个上面带有飞机的线提包。还有一张破旧的红色被单,那个被单也是用来包裹刁爱青碎尸的。

他在南大住了几天,去女儿住过的宿舍,把她的被子和一个装衣服的皮箱带了回来。家里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刁爱青的东西,除了那个皮箱,其他的已经被南京市公安局全部带走,她的课本、她的日记等等,整整两大尼龙袋子。

村里人议论纷纷。公安挨个排查询问。妻子泪流成河。

他从来没有得罪过任何人。乡里乡亲都很融洽,他相信刁爱青的死与他的家乡人没有关系。

女儿是个性格非常内向的人。喜欢电影、文学。很少跟人交流,很爱学习。当年高考失败,她去了姜堰市育英学社(现在的姜堰二中)复读。因与南大录取分数线相差不到十分,于是他的亲家刁爱青的姐姐的公公找了自己的朋友,托关系找到了南大的一位系主任,好不容易进了南大校园,谁想1996年9月1日之后晚几天开学后,20岁的刁爱青,离开自己的家乡,从此没有再回来过。

女儿在南大,家庭拮据,走的时候带去的钱并不多,后来女儿还跟自己的姐姐打电话要过钱。她当时有八百元钱,后来在最后几天里,刁爱青的爸爸从南大的银行卡里发现,还剩余100多元。

走的那天,南大给了刁爱青的爸爸总共四千元钱。这四千元钱,有两千元是退还的学费,因为缴付了学费,却没有继续上学,所以退还的;另外的两千元,是慰问金,按照老人的说法,这两千元是“安慰费”。

好一个南京大学,一个活生生的人,来到学校就读,失踪这么多天,学校相关的宿舍管理部门竟然没有任何的警觉。晚上入寝的时候,也没有人去检查,出入人员也没有登记,疏忽大意的很了。

刁爱青失踪,7天之后你们才知晓。这说明了什么?如果南大是负责的,告诉过自己的新生要注意安全,协助监督同宿舍同学,发现夜不归宿要及时报告管理人员,那么还会发生这件事吗?那么119惨案会不会避免?

南大没有规定要每天晚上几点必须回宿舍并熄灯吗?可以随便的出入随便的夜不归宿吗?

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连续七天没有回到宿舍,南大从来不去检查一下?如果你们当时能够有效的管理,每天检查宿舍住宿情况,那么还会不会出现后来的碎尸?凶手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实施如此庞大的碎尸工程?如果你们及时发现并报警,立即进行地毯式排查,在社会上会弥漫着紧张的气息,电视、报纸相继的进行跟踪报道,在这种气氛之下,凶手还能气定神闲的操刀割肉吗?

也许刁爱青在10日晚上被他绑架之后并没有立即被杀,仅仅是被关押了起来,在凶手折磨了两三天之后才杀害的,那么南大如果能够尽到自己的责任,保护自己的学生,及时的检查宿舍入住情况,一旦发现刁爱青好几天没有回来,也没有任何人见过,立即报警,也许刁爱青不会死。凶手也许会将刁爱青释放。最坏的结果,也是将死去的没有来得及分割的尸体扔弃,那样公安人员就可以通过尸体找到很多线索。包括衣服纤维、指甲内的东西、身体上的唾液,毛发,身体有没有瘀伤等等,更加有利于将凶手缉拿归案。而今,说什么都晚了,你们仅仅是给了两千元“安慰费”。

刁爱青死了,给了老实巴交的老人区区两千元钱,就干净利落的打发回了姜堰。

而不懂法律的老人,不知道拿起法律的武器去争取自己的权利,就这样不了了之,南京大学,面对这样的老人,两千元钱,卖出了你的良心!









(请关注此案的朋友们不要着急,我会慢慢叙述,一滴不漏。包括后来发生那些不可思议的事,我都会和盘托出的。)





悼红轩主人

2008年7月9日星期三


QQ:200553766
email:weilian1014@gmail.com

1 条评论:

  1. 从原来的BLog追随到此,很认同作者的努力。可是该篇对于南大的管理的批评,在下看来比较欠妥。
    大学管理并不是小学或者初中生的寄宿制管理,因此一个大学生消失一周甚至一个月,如果同学不向校方提出的话,宿舍管理员是不会知晓的。同时我也认同这样的方法,毕竟都是成年人了,应该给予自由。
    另外,若被害者被发现不在寝室,难道学校要兴师动众到南京掘地三尺,仅为一“可能”失踪的女学生?

    在下只是提出一些不同的观点而已,希望阁下能够回到客观报道的路上,我们都对刁爱青的死遗憾和愤怒,但是不该则怒至所有官方管理方面,因为在定罪之前,他们也只是嫌疑人。

    ps.在tianya上看到一个解释尸体“煮过”原因的帖子,其观点是凶手是为了洗去分尸时的油垢使用了石灰或热水一类利于尸体表现出“煮过”样子的物质,我对此观点深表认同,可惜tianya删贴之速……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