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0日星期四

【悼红轩主人】为刁爱青碎尸案的南京之行—5

事情忽然急转直下,让我感觉非常突兀。刁爱青的姐夫在和南京公安局的人谈着什么。我和记者开始解释我们为什么开始要那样说,记者谈起当初遭遇到的抵触,所以用了这个办法,希望老人能够理解。

刁爱青的爸爸一直笑眯眯的,不声言。他的亲家在嘟囔什么,我也听不懂。

这时候刁爱青的姐夫拿着未扣的电话,交给我,让我接,我接过来:“喂,您好!”

“喂,你好,哪位?”我真的无言以对,因为开始撒谎了,现在真的没法说,再一个我没有什么单位,我说了人家也未必相信我,也许还会有更多的麻烦,所以我干脆将电话交给了记者。

至于她怎么去辩解,我不想听。记者去了院子里面。刁爱青的姐夫紧紧跟随。后来我听到记者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对方。

通话完毕后,记者一直在解释,我也解释,他们不置可否。

我觉得他们太麻木了,太相信那些人。我气愤不过,拿出了我带去的资料,其中就有一张百度贴吧的扫描图,我拿出来让他们看,我说12年后的5.28日,谁会无缘无故的发这个帖子?而且现在网络上这么多的传言,线索虽然很杂乱,但是为什么没有看到南京警方的回应?党报上说的怎么能相信?为什么那些媒体报道这件事的时候紧紧局限于南大教授、南京警方,而从来没有人来采访你们?难得有这样的媒体来采访你们,也是顶着很大的压力来采访的,稿子最终能不能发还不知道,看现在这个情况,你们告诉了南京警方,很有可能这次采访要泡汤了。

他们开始后悔了。

在我们等待出租车的时候,姜堰市警方联系到了刁爱青的姐夫,然后告诉他不准我们离开,让我们在这个地方等他们过来验明我们的身份。

我知道事情麻烦了。

可以想见,南京警方接到电话之后,知道了记者前来采访而没有通过变态的“正规渠道“来申请采访,让他们无所适从了。按照中国的新闻采访制度,记者要采访此事,首先要有单位的介绍信,报请当地宣传部,由宣传部门专人来协调采访。公安部门的案件,要由省公安厅批准才可以,否则这些的采访都是非法的,违章的。

我们现在应该知道为什么那些记者无可奈何了。他们想要突破这种封锁,但是很难,而且需要很大的勇气。甚至有时候是破釜沉舟的想法。很多有良心的记者只是为了说几句真话而被羁押,被吊销证件,在中国并不稀奇。那些媒体的总编、编辑也是顶着压力在做一些敏感的选题。这些记者和编辑总编,随时会被宣传部门这个意识形态野兽部门和谐。每周他们在报选题的时候,都会非常斟酌一番。明明知道一些事是热点,但是有命令,不准采访。如果采访,也可以,要找当地的宣传部门,然后由他们来组织,而且稿子出来发表之前,要由他们审核一番才行,否则不准发。即使不是自己管辖内的,他们也会打报告找上一级主管部门,那些控制新闻采访自由的党棍们,并不觉得他们这样做对这个国家有多么大的危害,他们仅仅是这个庞大怪物的一跟毛发,却耀武扬威的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典型的屁股决定脑袋。

不一会,姜堰市警方有两个人来了,看来事情紧急,他们单位的车当时不在,来不及就打车过来了。下车后,他来到我们面前,跟我们要证件,我说我不是记者,他问你不是记者来干什么?我说我陪记者采访,不行吗?随后他们拿去了我的身份证,也拿走了记者的证件。

他们要我们跟他们走,记者拒绝。我很坦然。我总觉得我是一个良民,从来没有犯过罪,我的过去是清白的。我当时想,要是我之前有过不清白的历史,很有可能我现在不会坐在这里码字了,做一个守法的公民,真好。当时我很轻松,想到一句话: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记者担心自己被扣押,毕竟她和我的身份不同,她必须要及时的报告他们单位,那样也许会好些,他们媒体也许会疏通相关的单位,尽快的营救她出来。

我当时抱定的看法就是,我来见一下受害人家属,出于自己的良心,也是因为自己的不舍弃,为了社会公平公正,为了让黑暗多一些光明。我想知道更多的线索。假设刁爱青的家和我邻居,我随便就问问这件事,有什么不对吗?我哪里错了?难道相互之间的邻里关心都不行?只是,这个邻居远了点罢了。

我并不害怕我会受到严刑拷打,我知道他们没有理由那样对我们。虽然中国的警察总有刑讯逼供的习惯,但是在当时,我并没有去考虑这一点。

两个警官好像也很通情达理,他们逼迫记者上车(他们的警车随后赶到了),记者拒绝上车,要跟单位联系,可是一直联系不上。他们急着要她上车,后来她有点急了,一个女孩子的任性的样子,着实可爱的很了。表情也可以僵硬了。我怕她情绪不好,于是笑着跟那几个警察说:她一个女孩子,才24岁,你们别太难为她了,给她点时间,让她联系一下。她是一个记者,有自己的工作,这次来也是领导安排的选题,并不是她个人情愿的,她是有良心的记者,这样的记者在中国已经很少了,比如黑砖窑事件,就是她报道的。

警方给了她足够的时间,最后她妥协了,一起上了车。

车后面是一个笼子式的,用来押解犯人的,我们俩都没有钻进去。警察也没有要求我们进那里面。我俩坐在了前排。那个为首的警官甘心情愿在坐进了后面的笼子里去,给了我很好的感觉。说明他们还是比较体谅我们的。







(待续)

悼红轩主人

2008年7月9日星期三


QQ:200553766
email:weilian1014@gmail.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