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0日星期四

【悼红轩主人】为刁爱青碎尸案的南京之行—6

到姜堰市城中派出所的时候,时间大概是下午四点左右。派出所在一巷子里,大门口朝向东。条件看起来并不好。进入后,院子里很清净。警察带着我们俩来到一个房间,房间里面有一张长方形的大桌子,两边是大排椅。东边是一台电脑。房间里有三四个警察。

他们让记者留在这个房间,然后带我到了另外一个房间。我去的这个房间很杂乱,里面有他们没收来的一些涉嫌赌博用的游戏机,一间被拆卸过。中间是一个四方形的桌子,上面覆盖一张红色的厚塑料,第一眼看上去感觉是用来打麻将用的,拉开方桌的小抽屉,里面是烟蒂和用过的扑克。里面一个隔间,是厨房。墙壁上有规章制度,这个房间看来是吃饭用的,上面有一条规定是这样写的:严禁采购腐烂变质的蔬菜。我心想,那不是扯淡吗?这也得写?傻逼!

房间里面很热,空调没有启动。有两个电风扇,进来一个警员陪着我,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他问我,我很坦然的回答,然后他带我来到南面的一座小楼上去,到二楼他们的办公室,里面感觉超级爽,空调不知道开多久了,连椅子都凉爽的很,国家不是一直号召节约能源的吗?这个温度,害人感冒啊?

他拿出纸笔,打开电脑,用他那蹩脚的普通话询问着我,做着笔录。我边回答他的提问,边看桌子上面的书籍,一本是《学习笔记》,里面记录了学习共产党三个代表的一些内容。还有一本书是《胡锦涛***的讲话》。这些警察并没有去好好学习自己的刑侦业务,而是成天被这些意识形态方面的东西武装。作为国家机器最前端,与百姓打交道的警察,他们的思想,已经完全的被这些东西荼毒了。

看起来好似警察的政治觉悟都很高,其实作为一个有着正常思考的人,这种所谓的洗脑式灌输并不起什么作用。用什么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来武装自己的头脑,不过开口闭口的假大空,最真实的其实就是一个个成为投机主义者。见风使舵,以为适应了这个社会这个国家那些病态的现象其实自己是识时务的俊杰。殊不知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得这个国家没有了希望,没有了未来。在矛盾冲突爆发的时候,这些国家工具被派遣到第一线,成为百姓的直接敌人,他们在那个时候完全的体现了出来,其作用其实就是维护专制独裁,压迫百姓。百姓现在为什么恨警察,我像这是主要原因之一。

笔录完成,又带我下楼,那时候大概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了。我又回到原来的那个房间,那位警官进来,我和他聊天,他对我态度一直很好。我说:“如果这个案子没有什么猫腻,你们为什么不让采访?”他说:“我们没有不让采访,在中国,新闻是自由的。但是你要遵循程序,不能随便就来采访的。”我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在中国,没有几个媒体敢说真话,就是因为你们的存在,正是因为你们,才让媒体变成了新闻八股。”他声音很大,做着手势,强调说:“没有谁控制你采访,而是要按规定来。”

“规定就是正确的吗?”我说:“宪法还说不能反党反社会主义呢!一反就是罪,哪有这样的法律?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颁布实施前也没有百姓参与,执政党自己搞这么部法律出来,其正当性可想而知了。比如说我,如果我做了中国的国家主席,那么我就搞一部宪法,就说不准反对我的领导,今后只有我的后代掌权才是合法的。这也是法律,你觉得是正确的?”

他不置可否,一再强调采访自由,但是要按规章制度办。我说你们呀,自己有点独立思考吧!不要再这么执迷不悟了,这个国家已经积重难返了。他哈哈大笑。

过了一会大概半个多小时,他们让我在询问笔录上签字确认。我看了一下,内容基本都是我所说的。一个细节是,当时我告诉他们我的电话号码,他们竟然记错了,搞错了一个数字,我假装没有看见,就按了手印,签了字。

他们又采我的十个手指的指纹,以及掌纹,我拒绝。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样不就是把我当犯罪嫌疑人看待吗?兴师动众,如临大敌,难道我作为一个公民,就不能找人随便说说话?说话就要被你们这么一番折腾?”

他们解释,这是例行手续,他们江苏上海一直都是这样的。我很怀疑,在我们山东,好像没有这回事。在家乡我可没有被这样搞过。几年前,因为我拍摄了一辆警车的车祸,当时车上拉了七个人,死了四个,非常惨,车上有个女的,头都掉了下来,我拍摄后被我们当地的公安局长盯上,抓进去都没有留任何指纹的。我感觉我受到了歧视,那个年轻的警官一再的解释,确实需要这样,“这样可以让我们更好的为人民服务嘛!”我禁不住笑了起来,想一想也是,每个人的指纹都留下来,也便于他们公安机关侦破案件,不过要是遇到刁爱青的案子,可就不好说了。

指纹、掌纹全都捺好。他们又采血。我心想,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吧!反正我是清白的人,也从来没有过犯罪违法的想法,浪费你们这些材料也不错。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时间好像近六点了,他们让我走。我说:“我跟小*一起来的,我怎么能走?我等她!”他们说:“她的身份还没有确认,记者证出现了问题,一时半会走不了。”

我说你们这么长时间,竟然连一个人的身份都确定不了?我怎么能相信?你们是故意拖延时间吧?他们说那你自己等吧!到外面去等。

我站在院子里,他们让我出去,我站在门外等。

天很热,我坐在地上,一直望着院子里记者那个房间,她一直没有出来。我想我们来这一次,没有多少收获,我们不能就这样走了。记者肯定要被公安遣返,那么我是自由的,为什么我不能去帮助记者拿到她需要的材料呢?

时间很紧,我立即起身,打了一辆出租车,要他们到山硚口。

我想我要去见到刁爱青的爸爸,解释这件事,然后再进行深入的采访,并到他的老家,拿到刁爱青的照片等遗物。







(待续)

悼红轩主人

2008年7月10日星期四


QQ:200553766
email:weilian1014@gmail.com

5 条评论:

  1. 从和讯至牛博,再到这,一走来,深知博主的不易。也担心博主的安危。
    继续关注并支持。

    回复删除
  2. 相信许多人还是希望尽快查出真相的,谁都有良心,有怜悯。即使那些下层的小警察也是。
    支持悼红轩主人,热血男儿,好样的!

    回复删除
  3. 这么大的惨案,在中国竟然查不下去,悲哀,中共,,我作为你的党员感到耻辱,感到欺骗
    百姓的孩子就不是孩子吗?你中共军区的人连查都不让查,什么为人民服务,狗屁,如畜生说出来的话,如畜生做出来的事

    回复删除
  4. 关注此案件...
    人不能为了活着而活着.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但作为公务员删帖的时候建议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当然的也许你迫于压力.......你会为了这些统治者而不是为了百姓.......,也许有一天你良心发现的时候不知道你是否睡的安稳
    支持楼主.好人还是有的
    希望楼主一生平安
    看到文章特地来注册留言,永远支持你相信你是真实的!!!

    回复删除
  5. 关注进一步发展.....
    楼主说的对:人不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希望楼主一生平安!!!
    谢谢!!!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