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0日星期四

【悼红轩主人】为刁爱青碎尸案的南京之行—7

天渐渐黑了下来,姜堰市里并不繁华。街上车流量不大。很快,我到达了山硚口那家加工厂。厂里很安静。我首先走进开始采访的那个房间,发现门已经关了。这时候我听见车间里有车床的声音。循声过去,看见了刁爱青的爸爸一个人在杂乱的车间里,站在车床前加工着配件,那是因为下午接受我们的采访积攒下来的工作,他今天必须要完成才行。

车间里弥漫着生铁、机油、尘土的的气息。车床砂轮尖锐的声音,非常刺耳,火花四溅。刁爱青的爸爸弯着腰,动作有条不紊的在车床平台上工作。时不时用肩膀擦一下满脸的汗水。看见我来,他笑眯眯的,关闭了机器,迎了上来。

“大叔您好!”我喊他。

他问:“她呢?她怎么没来?”

我说她现在还在派出所里,我被放出来了。他说:“公安说你们是假记者呢!”

我说:“大叔请您一定要相信我们,我们真的是为您好。公安肯定不愿意我们报道这件事,因为这个案子他们没有破,影响他们的声誉是有的,我们来报道这个案子,是因为案子有太多的值得怀疑的线索,如果报道了,我们相信会给南京公安方面有些压力,也许这个案子会有希望破获。”
“他们的做法您也看出来了,确实不像我们来采访。我不是记者,我就是来和您随便的聊聊天,但是希望您能配合。我们只想为百姓多做点事。一个人的身份这么难确定吗?我可以肯定,她肯定是记者。”

他一直笑眯眯的,充满了善意。我和大叔坐下,我口袋里没有烟了,他去拿来一个南京烟,递给我,我说我不想抽了,他非要我抽。

他告诉我,我不在乎你们是谁,只要能报道就好。孩子那么大就没有了,十二年来想起来就伤心。南京大学肯定有责任,当初南京市公安局还打电话给南京大学,问有没有学生失踪,南京大学还说没有,直到同宿舍的学生找了学校了,学校才重视这件事。时间太晚了。

南京市公安局当初也是下了力气的,我相信他们是真心像破案。不过他们有人说,在排查的时候,挨家挨户的查,查到军区的时候,就查不进去了,人家不让查。

我问:“你怀疑是军区的人干的吗?”
他笑着说:“那谁知道?反正他们不让查,没事为什么不让查?我没做就是没做嘛,为什么不能配合一下?”

他说,这个案子在本地基本没有多少人关心了。他抽完烟,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转身去工作。我说:“大叔我有个要求,您能不能答应我?”

什么事?他问。我说我和记者非常想得到刁爱青本人的一些遗物,特别是她的照片,因为到现在为止,大家都还没有她的照片,网上的那些,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他说那我干完这些和你一起去吧!我说好。

他开动机器,我走出车间。在院子里来回溜达着,等待他完成工作。

这个时候我一直和记者用手机短信联系,记者告诉我她在解释我,我想是公安方面故意拖延时间吧。我一再的告诉记者,出来后一定要联系我,而直到今天,我都没有再见到她。大概在我和刁爱青父亲谈话的时候,她一个人出了派出所,直接去了车站,直奔南京。她没有理会我对她的心急如焚。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大叔工作完成后,我们一起站在路边等出租车。那条路上车辆很少,一直打不到车。最后天完全的黑了下来。老人说明天再去吧,今天这么晚了。我说好吧!然后他骑电动车带着我到了姜堰市内,在一个路口,我下车,跟大叔约定明天上午去沈高镇老家,老人说电话联系。

我急匆匆的往派出所赶,我心想:这么长时间,为什么还不放人?到了派出所之后,我直奔那个关押她的房间,里面有好多人。有个彪形大汉正在面壁,直挺挺的站那里。还有两个年轻人在跟警察说着什么。那个大汉看我站在那里,神情不安的扭头,看我一眼,再扭头,再看一眼。

我看警察看见我站在他面前,却没有理会我,一直在询问那两个年轻人。我有点急,就问:“对不起,打断一下,请问*记者现在去了哪里?”

他头也没抬地说:“走了。”
我大吃一惊:“走了?走多长时间了?”

“半个多小时了。”
我心里非常的恼怒,我一直在担心她的安危,一直在等她的消息,结果她在出来之后不辞而别,把我一个人扔在了姜堰,太过分了。她出来之后,即使她急着要回南京,起码应该给我一个电话报一下平安的,现在倒好,唯恐避我不及,让我这热脸碰到了冷屁股。本来这次来南京到姜堰,开始是因为她说的害怕,又因为我很希望他们媒体能正面的报道,所以我才陪她来的,也让我能见到刁爱青的家人,了却我心中的一些疑问,网上一直有人说刁爱青的爸爸已经死了,妈妈疯了,家已经完全破碎了,这些我都很怀疑的。今天陪着记者来到了这里,我一直很小心翼翼的陪着她,我不说话,我也不干涉她的采访,在她询问我意见的时候,我也会毫无保留的告诉她,真的把她当作自己的朋友来看待,却不曾想到原来我在她眼里是这么无足轻重,就像摆脱一个烦人的累赘一样,当时让我心情非常郁闷,甚至有些伤心。

这次到南京,我没有任何的要求,因为我是自愿来的,一切花费都是由我个人承担,车票、住宿等等,我不想给人家带来麻烦的。没想到,我竟然得了个如此的冷遇。

在姜堰市的宾馆里,我辗转反侧。这样一来,我第二天更得见到刁爱青的爸爸,必须拿到相关的资料,我必须去看一看她生前生活过的地方。我不能就这样离开姜堰。

深夜12点多,手机来了短信,是记者回复我的:“对不起,电话一点电都没了,刚到南京。充了回电,打开一堆信息。你在哪里?”

我气急败坏,说你为什么不辞而别?我一直在等你,你却一个人走了。

她说:“对不起,后来手机没电,没看到你的短信,我出来时已晚,无法联系。刚手机充了会电赶紧回信,后来又一直关机充电到现在。我在等领导安排。你忙你的吧。但我希望你对于这次的调查保持沉默,事情比咱想象的还复杂,我建议你回去吧。”

我告诉她,我明天就回去。她说:“最起码像你当初给我保证的那样,暂时对这次行程保持沉默一段时间。”

我问她对这次公安扣押的意见,她说:“我一切都还不清楚,我希望你暂时不要在网上发布任何关于我采访你调查的事情。你是在想发的时候,希望你能提前问下我的一间。谢谢。我只有这一点要求,也是你当初的承诺。今天你也看到了,你比我提前走了很长时间,我不一样,我责任更重。”

后来又说了一些,意思就是我暂时不要发出来,我同意了。而我是埋怨她不该不辞而别。什么理由都是苍白的,如果你真的觉得别人在乎你的安危,那么你电话没电也应该用别的电话联系到我,询问一下我当时的情况的,她的辩解,我无法接受。出于气愤,我没有告诉她第二天我会去拿刁爱青的照片,虽然后来我又把这些得来的东西给了她,毫无保留,毕竟我不是为了我个人,而是为了那个12年沉冤不能昭雪的刁爱青。





(待续)

悼红轩主人

2008年7月10日星期四




QQ:200553766
email:weilian1014@gmail.com

4 条评论:

  1. 呵呵
    一个迷案
    本来看着很另人气愤
    气愤国家警察的那份软弱
    但看着LZ的所谓南京之行
    越发觉得像是在看一部永不会完结的小说

    或许是我太神经质了吧
    希望 LZ是真的在为12年前的死者沉冤昭雪
    祝福LZ
    祝福死去的刁
    祝福所有的好人



    QQ:46276711

    回复删除
  2. 主人~请容许我这样叫你,我一直在关注南大的案件,也一直关注你的博客,当我知道你去南京的时候真的很震惊也很钦佩,我们都只是旁观者,而你才是真正的勇士!敬礼!!现在你的博客被封了,我就象当初打华南虎一样悲伤,当时我还是相信真相不会被掩埋,你的博客被封至少说明有人害怕了,也说明很多人在关注。。。我是个普通的小女子有的只是一些正义感,不管你怎样,我都支持你,希望你能知道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回复删除
  3. 作为一个南京人,我感叹您,一个外乡人的勇气。南大的案件在我读书的时候有所耳闻,12年后的今天听到法广您的节目,我觉得就像美国电影《十二宫》里的情节。期待着您更进一步的报道。不过也希望楼主能更好地保护自己,我可不愿意看到您成为胡佳第二。

    回复删除
  4. 其实,我想,关于南京行的所有内容,LZ早已写完,并保存下来,之所以保持这样一个发贴速度和节奏,可能是给某些人一点时间,也给某些人一点压力。
    大家也不要奢望LZ此行有什么惊人发现,因为祈求一次南京行就可找到凶手,是不现实的。不然,这个案子也不会拖12年之久了。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