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1日星期五

【悼红轩主人】为刁爱青碎尸案的南京之行—8

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7:20分,我匆匆洗刷了一下,下楼退了押金,然后打车直接去了山桥口。

刁爱青的爸爸正在加工配件,看见我来,笑着。然后我们一起坐车去沈高刁舍。路上,他一再的强调,照片要还给他,我向他保证我会的。

到达刁舍村,车子只能行进到刁爱青的东边的桥那里,我们下车。司机也很热心,跟在后面。打开大门,院子里很乱,门口左侧,是一个废弃的洗手池,池子里面全是淤泥,长出了几棵青翠欲滴的植物,像荷花叶子那样,很茁壮的成长。门内右侧,是一个棚子,里面堆积着杂草。院子中间,是一棵粗大的银杏树,非常茂盛。枝桠上结满了银杏,累累果实把树枝都压弯了。院子西侧,是一些杂草,长久没有人收拾。院子里斜拉着一根铁丝,上面晾晒着刁爱青妈妈的一些洗净的衣服。

进屋后,左右各一间房。正中间的这个里面堆积了很多木制的农具。房间里面潮湿的很,有衣服和木头长期潮湿导致霉变的气息。抬头望,房子上面没有天棚,有漏水的痕迹。在我去的那几天,那边刚刚下了一场大雨。

大叔先在东边的房子里面翻找那张毕业证书。这间房子里面没有任何的家用电器,靠北的一面,是一张双人床,简单的被褥没有叠放整齐,一个蚊帐懒散的垂着。

家具都很破旧了,抽屉也大多没有了轨道,都斜歪歪的闭合着。大叔拉开一个,翻找一番,闭上;再拉开一个,翻找,再闭上。抽屉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里面只有一些破布条和针头线脑的杂物。很乱。

我担心找不到,然后问大叔,刁爱青当初住哪个房间?他摆摆头,示意西边的那个房间。我进去看了一下,里面已经没有了床,只有几个一人多高的衣橱和一张破旧的书桌。书桌东边摆放着一个陈旧的八十年代的留声机,上面压着一个纸箱子,里面装满了衣服。桌子中间有一个木头制作的小木箱,几个精致的抽屉,已经很破旧了。我拉开抽屉,里面什么都没有。

在这个小木箱的上面,有一个纸箱,里面装满了书籍和报纸。桌子右侧,是一个硕大的红色人造革花纹皮箱,长有近一米,宽有七八十公分,老人指着这个皮箱告诉我说,当年刁爱青就是提着这个皮箱,去了南京大学。

我搬下这个皮箱,拉链还很好,打开之后,我看见了当年刁爱青去南京大学的时候带去的那些衣服。有红色的很多条纹花的上衣,一条看上去算是很新的牛仔裤。还有女孩子那年代专用的小内衣,类似于现在的乳罩。衣服不是很多,蓬蓬松松的,也很凌乱。可以想见,这些衣服当年被多少人翻过。皮箱的一侧是有一个褡裢式的存放东西的地方,我伸手进去,拿出来的是两只钢笔,一支灰色,一支是黑色,两支笔都很好,这是十二年前刁爱青用过的钢笔,都是铁皮的,不知道是她当初遗忘在了里面,还是后来她的爸爸放进去的。

照片一直没有找到,我不放弃,一再鼓励老人继续找。老人从桌子上的找到桌子下,然后在那个小木箱上面的纸箱里,翻找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看了一下,都是当年追星族喜欢的电影明星的明信片,很多很多,一摞一摞的,都很新,没有任何的损坏。也有的明信片上留下了字迹。

我看见了刁爱青的笔迹。字迹娟秀,看上去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孩特有的那种笔迹。而且她的落款并不是我们说的“青”字,而是“卿”。她在一张明信片上写了这么几个字:







赠:

素芹(妹)

爱卿



明信片的另一面,是盛开的梨花,一侧的文字上写着:

唤起天上的彩虹

点燃心中的祝福

在您每一颗的时光里

都洋溢着欢欣、喜悦



另外一张明信片,是有人送给刁爱青的,明信片的背面写着:



赠:爱青



haappy Birthday to you!



没有落款,遗憾的是,也没有日期。明信片的画面是一张瓷器娃娃的照片,上面写着:



距离越来越近

了解越来越深

离不开



有一张明信片上面,写了很多字,邮编号码:225500是江苏省泰州市姜堰市的邮政编码,内容是:



赠:

刁爱卿

泰县二中张秀梅



卿妹:

好久未见了,真想念你啊!

新的一年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在不知布局中你我亦都长大了一岁。过去的一年带着我们曾有的憧憬,曾有的失意,飞逝而去,不能挽留也挽留不住,对不对?

在新的一年的(里),我愿你永远快乐。对了,高考到了,祝你顺利通过!

但愿我的祝福与你常伴!



明信片的正面是一个可爱的猫咪,在一个纱幔后面露出半个身子,狡黠的目光看着前面,手里拿着一支玫瑰花,猫的下面,是一只小老鼠在笑。

还有一个没有使用的信封,信封上面印刷着单位名称:



江苏省姜堰市育英学社

地址:姜官路38号 电话:216004



里面是三章空白的方格稿纸,可惜是空白的,什么字迹也没有。另外一个信封,邮票已经贴好了,是上海民居的面值20分的邮票,没有邮戳,看来没有寄出去。上面写着:



225500



泰县第二中学女生宿舍406室

张秀梅(亲启)



泰县溱潼中学文科班

这是刁爱青要寄给她的好朋友张秀梅的信,可是里面没有任何内容。我急迫的想要找到一点点的线索,却什么都没有。

另外一个很大的信封,白色的,没有邮戳,也没有写邮政编码,看来是当面递交的。依照上面的内容,是一个女孩子送给她的,信封有些破损,上面的内容是:



给 爱青的女孩



总是时光倒流,飞鸿飞千里,我对你的祝福,对你的寄语,仍不改变。生命好春,春天快乐。







也没有日期标示,这些东西都没有留下任何的日期,让我非常失望。那些其他的明信片,大概有上百张,没有什么字迹,我没有拿,只拿了这些东西。大叔终于找到了一个巴掌大的笔记本,里面记录了一些歌词,还夹了很多刁爱青上学时候同学的照片。大叔仔细的看,房间里面太暗,看不清楚,就到院子里看。终于,他说找到了。

照片的四个角,是掖在割开的笔记本内页里,割开大小合适的四个角,将照片插进去,很容易就可以拿下来,我小心翼翼的拿着看,总共有两张,照片太小了,是两寸的。我在分别一下哪一张清晰的时候,那个出租侧司机用他沾满汗水的手去擦了一下,几十年的老照片,被他这一擦,立即把刁爱青的脸擦没了。我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他慌不迭的道歉,我看了他足足十几秒,这幸亏是人生地不熟,这要是在老家,我准揍他Y的。

没有办法,我只能拿那张并不太清晰的一张了。

简单收拾了一下,我们坐车回赶,我也得回南京去,大叔还要工作,那个可恶的出租车司机竟然在我们找照片的时候也在打表要钱,唉,出门花钱,真是不容易,我坑不出声来。挨宰也认了。

车达到大叔的加工厂,我跟着下了车,不知道怎么,我忽然感觉有点点伤感。我握着刁爱青爸爸的手说:

“大叔,您放心,我会信守承诺,肯定会把她的东西还给您。您老一定要保重身体,回去以后,您有任何事情,都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也会随时联系您。只希望您能好好生活,和大婶一起安度晚年。我们国内很多的网友都很关心你们现在的情况,我回去后一定如实的写出来。不管这个案子最终是什么结果,我都会持续关注的,您放心吧!”

老人表情不停的点头,也许我说的话太文化,对他来说不太适应,有点难为情的样子。他说:“你路上注意安全啊!”我向他挥了挥手,坐上了车。直接到了车站,坐上了开往南京的客车。



(待续)





悼红轩主人

2008年7月11日星期五






QQ:200553766
email:weilian1014@gmail.com

2 条评论:

  1. 感谢悼红轩主人的执着,使得当年的案件没有被社会遗忘,而这是凶手最不愿意看到的。

    回复删除
  2. 感谢,你做了我想做不能的事情,加油,支持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