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2日星期六

【悼红轩】午夜随想

我一直在犹豫,我最后即将结束的这篇文章到底写还是不写。那么多朋友一直在等待,我感觉到了压力。但是于我个人的安危,我也不得不考虑。首先我对于南京大学的声誉产生了不好的影响,这个是毋庸置疑的。其次是南京公安局,他们对此案未能破获,对他们的办案能力也让百姓心中产生了不好的影响,对他们也是一种伤害。迟迟不能发布我的文章,以上就是原因。

我惶恐不安,因为我生怕说错了什么,导致一些人或者单位受到不应有的伤害,毕竟刁爱青碎尸案现在全国人民都在关注,而我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这是我起先没有想到的。我不是什么英雄,更不是什么智者,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我的大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的对于案情的推理,其实和大家没有什么两样,大家这样苦苦的期盼我的最终结论,其实是不应该的。

刁爱青碎尸案的南京之行,我详尽的写了出来,后面的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大致就是我回到南京,没有再回到那个连锁酒店,直接去了长途车站,结果当天回家乡的车票已经售罄,没办法,我只好在长途车站那里的一个清沐宾馆住了一夜。

南京是我平生第一次去,一直很想去的,毕竟是中国的历史文化名城,有厚重的历史纵深感,也有太多的历史记忆。提到南京,就难免要想起南京大屠杀。躺在宾馆的床上,看看时间尚早,虽然外面溽热不堪,但是我还是想去看看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感受一次沉重,也让自己勿忘国耻。给自己上一次历史教育课,也是不错的。

出门我打车,花了29.00元到达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结果很失望,已经闭馆了。我看了一下馆外的那些雕塑,仔细的读着上面的字迹,心情非常沉重。我按捺不住,就去到门卫那里,想跟他商量一下,让我进去看一下,哪怕是十分钟,因为里面还有好多人在的,可是他很坚决的拒绝了我这个看似过分的请求,我说:“我难得来一次南京,下一次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您通融一下?”他铁面无私斩钉截铁地说:“一分钟也不行,没有办法,你只有下次再来了。”边说边指着后面的一个摄像头说:“这里在拍摄你!”他的意思可能是已经到时间了,不能再放人进去,那边有监控摄像头的。没有办法,我只能站在外面望眼欲穿了。

心情懒散的往回走,坐公交车会很省钱,可惜我不知道我该坐哪一路车,也不知道该到哪一站下车,没有办法,我边走边等出租车。走在街上,我看见有一家网吧,我就想上网来看看最近的动向,好多天没有上网了,不知道朋友们有没有给我发邮件或者有什么新的发现,也期望有人会关心我,于是就过去了,结果发现里面连一台电脑都没有,正在装修当中。

终于遇到一辆出租车,赶紧招手,上车。

谈起当年的南京碎尸案,出租车司机并不熟知,让我很失望。他谈起南京当年因为拆迁,一位老人点火自焚,引起了全城的轰动,百姓都非常愤恨。然后还谈到有一次他开车拉到了一位政府官员,是当地的人大副主任,我说:这可真的很少见,这么大的官员,怎会打出租呢?他说:鬼才知道。他说当时他说这个国家,让你们**党领导,继续这样下去,真的要完,那个人大副主任非常生气,在车上教训他。然后掏出电话,打给出租车司机的公司进行投诉。愤愤地下车了。出租车司机的公司后来打电话来询问,他说是我说的,我就是这样说的,怎么了?我一没钱,二没权,一个下岗再就业把我弄下来,从此不管我死活,他对我不好,我当然就要骂他,我哪里错了?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义愤填膺,嗓门很大。我一个劲的笑。

百姓的思想虽然不够深刻,也说不出什么有文化味的话来,当时他们有自己的感受,春江水暖鸭先知啊!他们生活的太累,太艰难。

有南京的朋友告诉我说,当地的地税、国税等部门,那些的公务员,每年的收入都是二十万元只多不少,而百姓一年到头,才收入个万儿八千,这叫公平?这叫和谐?凭什么你就可以拿这么多?凭什么我就不能拿?

这让我想起我们当地的财政局,一个普通的公务员,每月杂七杂八的收入是一万多元,年底还有数目不菲的奖金,一年下来加上自己的黑色收入,怎么也得20万元,这还是保守的数字。他们经常在内部会议上强调,一定要慎言自己的工资收入,平素不准谈待遇不准跟任何外人谈工资,说出去对谁没有好处,并列举最近几年网上出现的工资曝光事件,那些公务员都对自己的收入讳莫如深,没有任何人敢随便去说。相比而言,中国的公安干警,却是要清廉的多了。

一旦发生群体性事件,人民警察首当其冲,当地的政府官员不去和平的面对,而是让全副武装的警察前去应付。遣散这些群众,遣散不成,就棍棒相加。打在百姓身上,伤身无碍,可以恢复,关键是你们伤了百姓的心啊!为什么警察会让百姓如此痛恨,甚至杨佳在上海闹出此事网民竟然反称其为侠之大者?警察真的很冤枉,很多人不是意识不到,而是无可奈何。他们有的人也想为百姓多做点实事,可惜在这个体制下、在这种社会大环境下,他们无能为力。

我有位朋友是曾经是交警中队的中队长,官职虽然不高,但是却很头疼。他曾经说,很多时候,你贪也得贪,不贪也得贪。做这样的小领导,很多时候在收礼不收礼的问题上折腾整宿都无法入眠,思前想后,难以定夺,有的礼坚决不能收,有的礼是不敢不收。他告诉我说,有一次在处理一个交通事故的时候,无责任过错一方的那位老实巴交的百姓,急匆匆地去买来一盒将军烟,价值五元钱,然后郑重其事的交给他,让他带回去抽,朋友犹豫了一下,平常自己抽的是蓝八喜,他给这么一盒烟,打心底里不想要,但是他仅仅迟疑了几秒种,就收下了,他说:百姓都觉得交警黑,我要是不收,他会感觉到不安,我收下了,他会心里好受一些。

这是难得的有良心的警察,在职期间,得罪了太多太多的人,最终他被平调到了一个乡镇上的派出所去。我一直欣赏这样的公务人员,在这个体制内,他们没有泯灭自己的良知,他们尽可能的为百姓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在我的QQ好友里面,又一位网络编辑,他忠告我,希望我能注意一下,他说国家已经发文,要加大网络监控力度,对于我这样的人,就属于监控对象之一。我不想说他是五毛,我试图和他谈一下当前的情况。他说:你很危险,最近在搞互联网整治,创造和谐奥运网络环境。我说危险就不能做点正确的事了吗?每一个人都那么胆小如鼠,这个国家怎么办?他说我搞宣传的。要为大局着想。我原来是党报的,然后现在调过来搞网络官媒。

我跟他说:我不管他什么和谐,什么奥运,奥运我也看不起,我没有那么多钱去看,我也不想看,我只做我愿意做的事,我认为正确的事。我继续说:你在网上干什么?删除百姓的帖子文章?帮着君王唱赞歌?

然后他发给我这么一段话:“2008北京奥运会即将举办。为迅速加大迎奥运网上报道力度,营造良好的网上舆论环境迎接北京奥运的成功举办,现通知如下:……”

我问:“下面呢?”他说下面涉及机密,不能给你看。我说您能不能友好一点对待百姓?能不能放开一些?知道你们是吃这碗饭,但是可不可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体制内多做一些有利于百姓的事?人活着,是为了吃饭,还是为了让自己的人生更有价值?仅仅为了吃饭,与畜生有什么两样?他说:国家的种种现象,短时间很难解决,要理性看待问题,带情绪对谁都没帮助。我说:知道吗?你们就是这个国家机器内的一个零件,你们在为虎作伥。他说:说实话我们作为体制内的人也很急的,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国家还是在改革的。只是速度没那么快,稳定是关键。我说:我不觉得您这种人崇高,跟着一起喊着要理性!难道你们理性吗?你们是怎么对待百姓的?你们是怎么对待那些腐败官员的?你们说改革,你们改了什么?**的儿子都可以上台,谁会相信他改?

后面我们开始各说各话了,根本就不是什么对话,他说:任何过分的左倾和右倾都是错误的思想。我说:你们在放纵邪恶 !什么大局?大局就是他们屁股下面的龙椅!你们钳制人民的言论自由,其实就是泯灭了自己的良知,做一些违背人类起码良知的事!人这一辈子,短短几十年,当您濒临离开人世的时候,请您想一想,您这辈子做了什么?您在为邪恶的统治者服务,帮助他们打压百姓,你的大脑已经完全被腐蚀了。他还在用一些冠冕堂皇的话回应我,最后我知道我是在和一个榆木脑袋的人对话,那是很愚蠢的,于是我撂下一句话:您做您所应该做的吧!拍拍你的胸膛!再见!

人活着,不仅仅是为了吃饭,除了吃饭,在我看来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去做的。有时候可以为了自己的理想而牺牲自己的生命。

人,不能改变自己人生的长度,却可以拓展自己人生的宽度。











悼红轩主人

2008年7月12日星期六

4 条评论:

  1. 很多时候我们想改变可是我们无能为力(对不起后面我写了很多,可是删掉了)

    回复删除
  2. 一个国人如此机械的被拒绝在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之外,这不能怪守门人,是准入方式和条件的设计存在问题.我们国家这样不尊重群众意见,不考虑百姓方便的设置真是太多了......以民为本没有真正得到落实,这不是执政理念的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

    回复删除
  3. 既得利益集团的专制,我们单位领导一桌饭喝了五瓶五梁液,我是很看不惯,我也不喝酒,不过后来一想,也好,使劲喝,把这个腐朽的国家喝垮了可以重新来......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