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5日星期二

【悼红轩】我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一家报纸发行成功与否,看发行量是一个方面,关键是看阅读群体,也就是受众属于什么阶层。我相信《人民日报》这样的报纸,如果不是官员们为了表现自己的党性觉悟和及时的了解天朝动向,他们也不会去仔细的拜读,如果不是官派指定订阅,那么人民日报能发行10万份就是烧高香了。那些订阅的官员有那个时间读报,还不如多出去“调研”“考察”,享受那种烘云托月的感觉;还不如在酒席上喝个下不了桌、走不成路;还不如去KTV搂个野鸡high的下不了床,回不了家。

至于会上的官话,那是秘书的事,到时候找稿子扯淡就行。主席台上慷慨激扬、唾沫横飞、吹胡子瞪眼,俨然一个青天大老爷,下面听的人也俯首急匆匆的装模作样做个笔记,机会恰当的点几下头,劈里啪啦的鼓几下掌,鼓掌是鼓掌,并不把主席台上的官员扯犊子的鬼话当回事,回去该吃吃该喝喝,谁真拿着当回事,那就是傻逼了。

像南周、南都、炎黄春秋这些开明的刊物,相信他们也不会订阅,没人会看。平常看到的是连篇累牍的谎言、听到的是歌舞升平之盛世,感受到的是舒服百倍的溜须拍马,愚钝的百姓一个个仰其鼻息唯唯诺诺,官员不膨胀才怪。只要假大空做得漂亮,做得光鲜,我管你下面百姓的死活。没几年拍屁股升迁了去,再提拔上来个“领导放屁都香”的马屁精,继续扯淡。把百姓忽悠的神魂颠倒了,就是本事。一旦百姓不爽了,就把那些警察喊来给他护驾,平息下去继续扯淡放屁,说的比原来还要慷慨激扬。

南方周末的文章,很多时候都搞的很艺术,都知道她在说什么,却就是不明确的说出来,这样可以规避一些东西。最有意思的是“埋地雷”,看了让人不禁莞尔,却又有一丝丝的悲哀。我们都在这种高压下沉重的喘息,却也在夹缝中偶尔的呐喊,虽然很微弱,但还是给了人民希望。那些地雷,就像满山的荒草丛中一朵野花,凄美而又动人。

人类追求自由不是打压就可以彻底的压制下去的,这是人性,每一个人都向往的。一个主义、一个思想、一个你们认定的道路,那只是属于你们的东西,那不是我们百姓的,你们觉得那是真理那是真经那是圭臬,我们有权利觉得它不是,非但不是,我们觉得那很荒谬。凭什么你们认定的东西就要我们来遵守?凭什么你们觉得那些腐臭的东西就可以救全中国的13亿人民然后就要我们坚定不移的跟着你们走?全球几十亿人,都在走一条光明大道,而你偏偏不走,用鞭子绳索镣铐强迫我们跟着翻山越岭摸石头过河,出了事怎么办,你来负责?你负得起吗?

有人告诉我,因为我的原因导致论坛被关闭了,删除了悼红轩专栏,然后就会安然无事,看来还真把我当棵葱了,我有那么可怕吗?那位朋友告诉我,我已经是网络监控的重点对象,真让我诚惶诚恐,谢谢我能进入你们的“人才库”,求之不得呢!大不了一死,没什么可怕的。人为什么受压迫?为什么几千年来始终要做奴才?就是因为太恐惧于生命的破灭,如果民不畏死,你奈何之?

那些为了一点点俸禄泯灭了自己良知的人,对任何的通知、禁令不加任何思索的去坚决执行的人,你们在无情的打压民众的声音,让他们的诉求没有个很好的发声渠道,是你们扼杀了中国民主自由的火种!我只希望你们濒临死亡的时候,拍拍自己的胸膛,你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到底干了些什么!你对得起这个国家的人民吗?你还有点起码的道德吗?

权利来源于服从,那些的权利,一旦受到反抗会面目狰狞,他除了从体制内将你扫地出门外,还能有什么本事?如果每一个有良心的人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事是在为虎作伥,大家全都拒绝执行,那又将是什么局面?他能要你的命还是株连九族?他那样做,百姓也不会答应。大不了离开这个邪恶的体制,自谋生路,何必做这些昧良心的事?要知道,你们现在所做的,是卑鄙无耻的勾当。为什么不坦荡一些?那样起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只要我们每一个体制内的人拒绝执行那些荒谬的禁令、通知要求,我想他们的一切都会落空。这就是非暴力不合作。

整个中国的互联网,如果从业于此的人都能够有这种无畏精神,大家一起来拒绝合作,他能把全中国的网站封杀掉吗?如果是为了我们下一代能够真正自由,我们宁愿这个网络彻底的没有,有本事就全部封杀关闭,我们不在乎!敢于这样做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也才会真正得到人民的支持。

公平公正需要我们自己去争取,而不是等着施舍,如果寄望于他们施舍给你应有的权利,那就等于与虎谋皮。在网络上控制言论的人,你们醒醒吧!







悼红轩主人

2008年7月15日星期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