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0日星期日

【悼红轩】钓鱼台国宾馆吃十万元罚单

钓鱼台国宾馆前后四次次拒绝东城法院法官和法警入内执行公务,法院恼火之极,毕竟他们可以理直气壮,因为他们有个绝好的理由:“我们在执法!”而钓鱼台国宾馆似乎并不当回事,保卫人员甚至用喇叭大喊“都退到警戒线后面!”,气势汹汹的保卫人员甚至走出传达室拖着法警的胳膊,将其拖到警戒线以外,僵持1个多小时后,法官决定开具留置送达协助通知书,要求被执行单位履行判决义务,但在场的几名工作人员拒绝转交并到了传达室内。法官将通知书从小窗口递进去,但通知书很快被扔出。后来,东城法院通过司法专邮向钓鱼台国宾馆开出10万元的罚单。

可见主子威武,狗也跟着神气,此言不差。法院执行公务,这些看门的狗子就可以仗了主子的势,吹胡子瞪眼狂吠不已,把这些执法人员当作吠得战战兢兢。要知道这些执法人员也不是吃闲饭的,从来都是别人对他们毕恭毕敬,唯唯诺诺,哪见到这个阵势,于是就上演了一出“法律神圣不可侵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大戏。

这十万元,是他们之间的博弈,我们乐意静观其变,不过我最担心的是此事再也没有了下文,不了了之,钓鱼台国宾馆可不是好惹的,法院这次碰一鼻子灰,也许只能有干瞪眼的份。强势部门之间,更多的是和谐处理,什么法不法,他们根本不当回事。如果此次钓鱼台国宾馆真的乖乖交了十万元的罚款,那我还真得擦擦眼睛,感激涕零一把“三权鼎立“了。

记者采访宾馆有关人员的时候,说他们有规定,钓鱼台国宾馆是半开放单位,不是谁都随便可以进的,要进来,先要开个单位介绍信或者单位证明,保卫人员确实没有资格让外人随便进入。

我就想,钓鱼台国宾馆无论有多么堂皇,都改不了是一宾馆的实质,跟大街上的宾馆别无二致,宾馆内部弄个条文就可以拒绝执法人员的进入,那么我在我自己开的宾馆里也弄个内部规定,是否也可以如此对抗法律呢?

特权,在中国人的心里,总是那么诱人,而单位也很好的体现出来,这样的特权单位,在我们国内还有很多。这次,法院碰到了硬钉子!







悼红轩主人

2008年7月20日星期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