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6日星期六

三问成都市,缘何闹折腾

总投资约12亿元,设施先进、气派堂皇,曾被宣传为成都市新标志性建筑的市行政办公中心,在日前宣布公开拍卖,收入所得全部捐献给灾区。这条消息一时成为舆论焦点,不过人们注意到,在目前的相关新闻中,有一个疑点似乎没有解开,这就是行政中心既然搬出,里面肯定有不妥之处。然而截止到目前,成都市一直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解释说明。所以,我想从三个方面请教该市及一把手李春城书记。

一问李书记,该项目建设明显违反国家规定,它是怎么获得的批准?早在1999年,当时的国家计委就下发过《关于印发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的通知》,其后,中央和国务院在这方面也一再三令五申,严禁高标准建设楼堂馆所尤其是党政机关办公用房。据悉,成都“鸟巢”于2003年立项,2004年开始建设,这正是“非典”过后国家严格控制基建规模时期。在这种背景下,成都市委、市政府是怎么有这么大的勇气和魄力,让一个投资12亿、占地17公顷、建筑面积37 万平方米的超大超豪华办公设施逆流而上,硬是从立项到建设顺利通过审查批准的?

二问李书记,市委、市政府搬入新居,尽管不动声色、不事张扬,但那可是非常时期。汶川地震让国人哭尽了眼泪,世界尚在悲伤之中,你们在地震的第三天却不顾一切地乔迁新居。好象没有听说成都市委、市政府办公楼在此次地震中坍塌啊?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当地首脑机关必须要在这么一个悲伤的日子里入驻“鸟巢”?这种敢为天下先的大无畏精神,真是既惊天地也惊鬼神,一般地方、一般人别说去做,连想都不敢去想的啊。

三问李书记,既然搬进去,搬就搬了呗,为何刚收拾停当又匆匆撤出?市委、市政府一整套机关搬迁,远比一个家庭、一个单位搬家麻烦,那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所牵动的人力物力巨大,所耗费的时间周期也不会太短。汶川地震前,我所在地的党政部门也经历一次整体搬迁,前后耗时一月有余,其中的繁琐费力感受太深。成都行政中心搬迁前难道就没有考虑搬进“鸟巢”后的社会舆论?如有考虑为何要搬,搬进去刚稳定下来又仓促撤出?这儿戏似地一进一出,你们可否统计过,那要耗费多少时间,浪费多少行政成本?

总之,撇开成都市行政中心建设违反国家三令五申禁令不说,一个庞大的机构在这段时间围绕搬迁所发生的行为,看似认真负责,实际上是瞎闹折腾。可以想见,这两个月该地党政机关在这搬进搬出中,它还能拿出多少精力应付日常工作?

实际上,社会对成都市行政中心建设并不是没有提出过疑问,早在工程上马初期,网络上就出现过议论之声,建设接近尾期时,这方面的批评更为尖锐直接,当初,我便是从这批评中见识了解成都的这个宏伟工程的。可当地党委政府就是置若罔闻、充耳不闻,该建的照建,该搬的照搬,直到无可奈何时,才作出搬出决定,而且,这中间还听不到市委、政府的任何自我批评,反而,在“拍卖办公楼,所得捐给灾区”的解释下,搬出拍卖似乎倒成了义举,成为“高风亮节”的自我牺牲,很有一些把问题当成绩肯定的宣传谋略在里面。

一个省会城市在这么大的问题上敢如此折腾,敢如此理直气壮地忽悠社会和百姓,恐怕定有为市里、为李书记撑腰壮胆的原因。所以,要对以上三问作出合理回答,可能光靠李书记不行,还需要李书记们。



晨 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