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4日星期四

【悼红轩】中国的学者文人

司马南最近跟《南方周末》死劲的耗上了,而且是咬定青山不放松,大有不把南周拿下誓不为人之势。南周好像很尴尬,无法正面回应,只能在网络上进行回击。要是登在了南周报刊上,那可能就把司马南这个鹰犬乐个人仰马翻了。

有人骂名人出名,骂的痛快,赚来眼球,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而司马南的路子则是骂南周,好似全中国人都没有发现南周的狼子野心,被他司马南发现了,大有抓辫子、扣帽子的文革遗风。思想之左,左的可怕,用这样的思想去看如今的媒体,我想他司马南大概会吐血而亡了。要知道,现在是改革开放30年后的中国,而不是30年前的中国。这要是30前,南周被他这一番挑拨,肯定下场会很惨。

中国有个传统,要打压某个人或者要搞一场运动的时候,会用一篇社论或者署名的评论员文章来挑起。现在在传媒如此发达的今天,要搞以前的那些阴谋诡计似乎很难得逞了,不过,他们仍然会用这种方式,只是手段更隐秘一些,路子走得更吊诡一些罢了。

从北京晚报上对长平的抨击继而发展到现在的南方报系,似乎有一些幕后黑手在操纵。而司马南的行为,也让人感觉有些匪夷所思。类似这双看不见的手,在操纵余秋雨的含泪大文时,也若隐若现。短短几十分钟,国内各大门户网站上全是“余大师”的含泪了。而司马南的文章在网络上也大行其道,幕后推手之能量可见一斑。

中国的这样的伪学者太多了,都值得专门搞这么一个命题去进行研究一番了。中国的学者,基本丧失了学术良心,站在各自的利益蛋糕上大放厥词。他们不再俯首去安心做他们的学问,也不搞他们的科学研究,他们挂个头衔搞个项目,然后四处屁颠着去拉赞助,要经费,谁给他钱他喊谁大爷,十足的有奶便是娘的嘴脸。

股市大涨,他们喊,百姓要救市,他们喊。房价上涨,他们喊,房价下跌,他们也喊。喊出来的是什么呢?凡是不利于当权者以及利益集团的,他们全部反对,凡是损害百姓利益,让权势得利的,他们四仰八叉的支持,还要摆出一大套的理论来证明自己的观点正确。这样的学者,算哪门子学者?被金钱利益收买了的学者,说出来的话谁会相信?

中国的专家学者,能站在台上喊的,能坐在主席台上吆喝的,基本可以不去理会了。这些人已经没有了起码的道德良心,他们只为君王唱赞歌了,哪会为我们百姓说几句人话?真正有良心有道德的专家学者,在这个体制内,好像并不吃香,因为他们没有那些人的善变嘴脸。他们的文章,也很少流传开来,更多的学者现在的态度是充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了。面对如此强大冷酷的体制,只能是无能为力。

凡是体制内吃香的那些学者,学术上没有什么造诣,科研方面也没什么进展。打着教授的幌子,招摇过市。余秋雨,这个虚伪的自诩为有文化的人,现在的嘴脸也终于逐渐的明朗起来了。从他含泪劝告失去孩子的父母的那一刻起,我知道,他彻底放弃了自己的良心,成为一个十足的御用文人。一个道貌岸然、向来以“善”为本的余秋雨,那段不光彩的历史,也被人揭露出来。同样的文人,还有张贤亮,他们要么否定历史,要么编纂历史,欺骗人民,可惜历史是不会撒谎的,无论你如何的舌吐莲花,都遮掩不了你曾经做下的事。







悼红轩主人

2008年7月24日星期四

3 条评论:

  1. 如果用公正、客观来衡量《南方周末》,《南方周末》并非无可非议~
    但是中国的其他报纸,同样不公正、不客观(是的,同样,不多不少)~
    我只看见打着民主旗号的不自由和号称国家权威的另一种不自由而已~
    我看中国的所谓民主专制之争不过是过去欧洲新教与天主教之争的翻版~

    回复删除
  2. 。。。那固然也是一种进步~
    可是我明明生活在二十一世纪呀~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