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日星期五

【悼红轩】宵小的卑鄙来源于基因

人在做坏事的时候,是很不希望别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的,所以他们有很多办法来掩盖自己,比如蒙面。当他要做某件坏事之前,他会先考虑到自己的身份会不会被人发现,为了保全自己,他就用一些东西遮掩了自己的脸,让受害一方无法辨认他到底是谁,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所以这个社会才显得斑驳陆离五彩斑斓,虽然大的趋势人心都是向善,可是总会有一些宵小之辈活跃其间。所谓江湖险恶,人心难测。有些人是为了利益,有些人是为了名誉,他们的目的昭然若揭,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难有圣人超人般的利人损己。而有些无耻之徒,他们并没有什么利益瓜葛,他们的目的,只不过就是为了那种背后捅刀的快感,他们并不会因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惭愧,也从来不考虑他的行为会给对方造成什么样的伤害,这种人,就是我们常说的那种小人。



君子与小人斗法,从来都是小人赢而君子败,只因为君子不懂小人的逻辑。很多受到伤害的人经常无助无奈的喊:“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或者是:“我哪儿对不起他啊?”这显得有些凄凉和无奈了,甚至可怜见的,善良的人啊,你要知道,小人,从来不会这么想,他们在做那些伤害别人的事的时候,也从来不会停下来,扪心自问一番。



记得四川地震的时候,有个女孩子因为说了一些不太中听的话,结果导致网络暴民的人肉搜索,最后甚至连生日以及照片都被人公诸于众,这是让她始料未及的,当彻查此事的热心网友将相关的资料交给她的时候,她竟然发现了自己亲近的朋友的名字,原来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出卖了她,历历在目由不得她不信,她痛苦无比,最终退学离开那所学校。这就是人,伤害你的,可能并不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更多更深切的伤害,其实就是来自你的身边,最让人痛苦的是,我们竟浑然不知。



我父亲在我小的时候,村里选举村长,有人围拢在一起谈候选人,让我父亲评价某位候选人,我父亲说了一句话我记得清楚,他说那个候选人:“满嘴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的男盗女娼。”我那时候还小,并不能理解这话的根本含义,等到我长大了,踏上社会,我才发现这样的人真的存在。这种人格裂变的人在我们身边比比皆是,落井下石者在我们国家从来就不乏其人,而表面上冠冕堂皇实际上背后行苟且之事的人,多不胜数。只是,我们并不能清晰的分辨。人与人相处,很多时候也有一些道德规范的,所以在说和做的时候,每个人内心都有衡量,我的所说所做,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这是起码的准则,不能伤及无辜,也不能昧着自己的良心去做那些事。昧,亦即蒙昧,蒙昧的含义,很大程度上是并不自知,并不是自己故意蒙蔽,而是因为思想深度以及觉悟的高低所决定的。所以很多人觉得盗窃是不道德的,而偏偏有人还在偷,这就是这个症结的根本原因——他们思想上有别一番逻辑。



有些人你无法跟他讲道理,就是因为他的思维逻辑是与常人不同的。比如谁都知道妈妈的伟大,任何人都不能去侮辱自己的妈妈,但是小人却可以信口开河的骂别人,而自己就不容许别人回敬给他,这就是他的逻辑。我骂你可以,你骂我,不行!由此可见,宵小之辈的逻辑有多么吊诡。



在网络上,因为不必将自己的真实身份泄露,可以畅所欲言,而有些人的ID因为经常的使用,也被人所熟知,所以在他将要实施语言攻击的时候,他就会变换ID,这也是“蒙面”之一种。他自己更换ID是因为知道自己做的事很卑鄙,但是他还要去做,只能说他们在现实生活中也很猥琐卑鄙。因为互联网的虚拟,让人性得以放大,使得很多小人在这里可以为所欲为,大行其道,他们恶毒的唾液随时可以喷向任何一个人,即使你是他的朋友。



小人,在科学领域,尚待证实的就是基因的传承问题。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这种血统论在以前被鞭笞,可是现实生活中我们不得不承认,很多人的个性以及喜好确实有上一代人的影子。所以说,宵小之辈的家族,从来就是盛产卑鄙小人的家族,他的遗传基因决定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么他的后代,也将将他的卑鄙无耻继续发扬光大,为这个尚需完善的社会贡献他们无耻的力量,让这个社会继续险恶下去,斑斓下去。









悼红轩主人

2008年8月1日星期五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