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7日星期六

【殷德义】阴雨天,我乱想,又乱写

很喜欢那些厚重但又不是那么让人郁结的文章,丝巢缀露的文章,一直是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很惭愧,自己一直没有那样深厚的功力,只能在电脑前垂涎肆流。
   最近一段时间,好多网友“嗔怪”我有点偷闲了,时不时打开我的博客,竟然N久没有新的文章发布,让他们颇有点失望了。我何尝不曾想这些?只是最近自己真的不想去“愤”那些事。最近关注的好像除了俄罗斯这个超级流氓外,再没有别的可以引起我的兴趣。有网友问我:大概十月份,国家可能会出台法律,土地将会改制——私有化;还有一个就是习- 近 -平将加冕军-委-副-主-席,问我的看法。我丝毫没有考虑,就回答他:不知道。他大概窘在电脑那段了。
   对于土地私有化,不能不说一点,可以看出右翼势力确实有超级的能量,在改革方面不遗余力的搞这些,一切都已经违背当初的那些理想,关于所有制以及姓资姓社的唧唧歪歪,从来都是他们的事,好像百姓根本就没有插嘴的份。立法腐败早已经不是什么惊悚的话题,事实就是这样。就像产权改制一样,谁管你百姓的死活?出台法律保护了自己巧取豪夺来的财产就是王道。
   这个体制的可怕,已经到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地步,残酷的现实让我们明白,即使部分人想要去改变,也很难去撼动庞大的利益集团,那些有着伟大政治构想的政治家,也只能是扼腕叹息,无能为力了。寄望于个人的道德操守以及治国的良心实施善政,也只能是“画饼充饥”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