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7日星期六

【殷德义】我们一直在绝望中等待

今天上午睡得昏昏沉沉,床头的电话吵醒。起床后,洗一把脸,仔细的用剃须刀刮去疯长的胡子,不小心给划了一道口子,唉,诸事不顺,连刮胡子都被割,真是糟糕到了极点。
中秋节是我们的传统节日,收到了N多的祝福短信,可是我一个都没有回复,看那些小白似的顺口溜祝福,实在提不起回复的兴致,倒不如直接来一句“中秋快乐”更暖人。四处转发那些移动、联通为了赚收入免费发来的信息,我觉得很白痴。所以我很少给他们赚钱的机会,当然,电话还是必备的东西,如果有可替代的方式,我肯定会第一个抛弃。
很多人不理解,他们经常问我:“为什么你要用联通?移动不是更好吗?”我总是义正词严的说:“没有联通,我们现在的手机月租费大概还是每个月150,没有联通,大概我们现在的入网费还是三百。”我是很支持那些弱势的,虽然现在联通也很牛逼,但是比起移动,它还不行。
谷歌很强大,强大到让你不敢相信的地步。但是我却很推崇,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有起码的职业道德,不像百度那么无耻,我之所以钟情于谷歌引擎而坚决抵制百度,原因就在这里。这还让我记起当初刁爱青碎尸案沸沸扬扬的时候,百度引擎竟然完全的屏蔽了相关信息,这个无耻的百度虽然屏蔽,却将辱骂我的文章放在了首位,简直让我叹为观止。这样一个附庸权贵的无耻娼妓,怎一个无耻了得。
今天看南周,看到一个报道很好玩,让我躺在床上禁不住笑了起来。陕西一个专业司法鉴定精神病的专家,竟然被本单位的领导给上级的报告中污蔑为“精神病患”。让我禁不住“高兴”的哆嗦起来(狗咬狗还是比较让百姓喜闻乐见的)!原因其实再简单不过,就是因为这位专家和自己单位的领导平素“互动”欠缺,使得领导视其颇为不爽,于是乎搞出了这样的报告。官场黑暗也就罢了,但这种伎俩简直就是无耻。有位体制内的官员说的好,说他是精神病患而没有将他强制弄进精神病院接受治疗,就已经很不错了。可见那些官员们的潜规则,无人不晓。
由此想到了百姓被权贵、强势单位的公务人员等殴打致死,那些法医鉴定几乎如出一辙:心脏病史。只要死了,原因在心脏,只能说殴打是导致死亡的诱因,死亡的根本其实是心脏病。早早谙熟他们的潜规则,在当今社会闯荡,是必要的。我们不得不佩服“天涯论坛”的高人在魏文华死后第二天就发一个帖子:“法医鉴定:魏文华死于心脏病——立此存照”,结果出来之后,老天,不是心脏病咋地,崩对啊!类似的还有当初的孙志刚、唐家波,不都是心脏病吗?当今“法医”这些统治阶级的走狗,你们就不能换个花招吗?免得让人恶心!
还有就是鉴定为“精神病”的手法。当地只要有钉子户,锲而不舍,非要弄个是非黑白,不停的上访、告状,结果当地的地方官就会密谋一番,搞一个精神病的鉴定,那些走狗法医就会依计行事,于是那些民间维权的坚韧之士就被他们五花大绑搞进了精神病院,强制“治疗。”你说你不是精神病?瞎说啊!人家法医鉴定都出来了哦——!在中共领导下的中国,从没听说过,人们得了精神病政府竟然会如此“关怀备至”,亲自送进去接受治疗(当然钱还要家属掏),什么时候有良心了?
利益集团伸手没有停歇的时候,把百姓逼上死路,他们充耳不闻,仰仗人多势众的“人大代表”的话语权,巧取豪夺,让自己的财产合法化,这还不松手,还要继续“经济改革”,“政治改革”成了一个遥远的梦。利益蛋糕分得越多越好,而统治者权衡一番,利益给他们,稳了这些权贵的心,然后自己的大权不要旁落,于是双方各取所需,你好我好大家好,百姓算个吊?
权利部门利益集团,仰仗自己的强势,私设“账外账”“小金库”,个人贪了可能不好交代,大家分了,也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谁也别声张,自己偷着笑。所以就有了单位内部超级便宜的“福利房”,再送你个装修,甚至送你套整体厨房都不为过;自己圈一个小区,暖气、煤气的费用免了;物业管理费用,免了;孩子上学,有单独的班车接送,至于费用嘛——免了;每月发鸡蛋、发食用油,甚至发购物卡,自己想干什么买什么随便,反正都是国家的钱,这些大家分了,谁都说不出什么。百姓苦啊!真苦!他们也会说:“嗯,嗯,真苦。得为民办点事啊!”都唔唔唔地点头,转身就全扔脑后去。
多年前的一幕,迄今在我的脑海里镶嵌着,就像嘴里的一块沙石。一位56岁的老人,在医院输着点滴,生命堪忧,却就是因为没有钱,护士拔掉了氧气、和吊瓶,我眼看着那位老人慢慢地没有了呼吸。他的儿女守候在他的身旁,眼泪刷刷的下,还得趁着咽气的功夫给老人穿上寿衣。医院的行为,他们觉得那是天经地义,老人的儿子跪在床前,哽咽着:“耶——,儿子无能,我没有钱了啊——”
生命伟大吗?这种事是发生在这个所谓“人命关天”充满人文主义情怀的中国吗?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脆弱的生命面对金钱,连棵草都不如。
什么时候有那样的政治强人,真正为我们这些死不起、住不起、活不起、病不起的百姓办点实事?难道中国的领导人,都没有了起码的历史责任感吗?历史真的是处死英雄的人写的吗?我不相信!他们走进了历史,而且注定将成为近代史上最黑暗的一段统治历史,难道他们就不能纵横捭阖的搞一次体制改革吗?如果他们真的那样做了,我相信中国的百姓不会忘记他,他必将彪炳史册,辉耀古今,那才是真正的“流芳千古”!
有起码道德良心的专家学者,前几天呼吁在中秋节之后给百姓“言论自由”,因为当初月饼里面夹了一张书写着“子夜杀死鞑子”的纸条,使得汉人得以摆脱了蒙古鞑子的血腥统治。要知道,那时候的汉人百姓,十家才能有一把菜刀(不允许民间有武器),而且这个菜刀,都要有“家鞑子”(十户百姓养一个蒙古鞑子)来保存,用的时候去申领,用完菜刀还得还回去。鞑子有初夜权,每一个民女结婚,第一夜肯定是他们的,这就是他们的计谋——让汉人变种!而因为这个月饼,让汉人出了一口恶气。文革期间,大概因为月饼的特殊含义,中共改月饼名为“丰收饼”,可是迄今没有人买这个帐,仍然叫“月饼”。学者文人专家今年勇敢的提出放开言论自由,不能不说是一种进步,但是也要想到,这会让那些权贵阶级恨之入骨,一旦有机会,他们肯定会进行打压,现在很多人要在中国再掀起一次当年的“文革”运动,让我们觉得匪夷所思,想想他们自己屁股下面的“龙椅”,还有他们现在的利益,也就不足为怪了。
一个产权改制,把国有资产瓜分;一个医疗改革,百姓头疼闹热也要花个百儿八十;一个房改,让百姓对房子望洋兴叹。改啊!改啊!改啊!改了这么多年,改得百姓什么都没了,统治者权利越来越无限大了,权贵越来越肆无忌惮了,百姓越来越谨小慎微了。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政权,已经是超级变态了。
中国的百姓啊,真的生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
谁能救中国?我们一直在绝望中等待!等着生,等着死,等着我们一代又一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