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1日星期二

殷德义:天马行空的思想

每天都会对一些事情有些想法,而有很多的想法也都是不成熟的,故难以下笔完整地写出来。但有些想法很好,因为时间的问题却无法成为一篇文章,于是就随手记录在自己的阅读笔记上,积少成多,慢慢的也就有了不少纸页。且摘录一些,与朋友们分享。



相关部门的严肃查处

经常可以见到相关部门在被媒体揭露曝光之后,一些官员就会站出来,发布通告:“经过调查发现……将对相关单位和责任人进行严肃查处……”。很多善良的百姓觉得这下又可以惩治一下那些无法无天的官员了,有的媒体也放弃跟进了,即使是跟进,我想那些地方官员捂盖子的能力决不可小觑的,于是那严肃查处就那么悄无声息的“严肃查处”了。

举世同此凉热

世界是平的,可是人类在走向文明、民主、自由的道路上,一直都是坎坷崎岖、荆棘满布的。人类的文明历史也是一部溢满血泪的野蛮史。巴基斯坦《新闻报》报道说,3名16岁到18岁的少女试图向一个民事法庭提起上诉,反对包办婚姻,争取自主婚姻。当地的部落长老得悉此事后,将三名女青年和她们家中的另外两名妇女绑到一个空地上,开枪打伤之后,再将那三个少女活埋。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内心非常的愤慨,这是在人间吗?怎么会发生如此惨剧?事实如我所料,所有文明国家纷纷谴责这一暴行,巴基斯坦此次终于当机立断,将四人绳之以法。我仔细的看了一下,中国——又一次缺席了。就像苏丹达尔富尔问题,巴希尔这个残暴的独裁统治者,无视百姓疾苦,对达尔富尔地区的百姓烧杀掠夺,全世界异口同声的谴责,而我们中国政府非但不谴责,反而要给巴希尔武器,并且在这个国家投入巨资来帮助这个独裁政府。这就是我们中国政府。类似的情况,还有津巴布韦的穆加贝,这个独裁者如今能够在国内政治舞台上嚣张不可一世,原因也是与中国政府的暗中支持有很大的关系。还记得年初的那次武器海运事件,全世界的民主自由国家纷纷谴责中国政府给津巴布韦输送武器,使得有港口的国家都拒绝让中国轮船靠岸,这艘船就像一个孤魂野鬼一样,在公海上游荡。这艘船,代表着中国这个政府的邪恶意志,也代表着人类共同向往的和平,更体现出中国政府在国际上的臭名昭著。身为一个中国人,我对于中国政府屡次作出的这些行径感到无地自容。我们正是这个世界上文明前进的绊脚石啊!

医药广告的违法泛滥

地方小县城的广播、电视上,一些药品的广告连番轰炸。广播有主持人和主治大夫,唧唧哇哇的说着这种药的神奇疗效,并且说从现在打来电话订购的朋友可以省去多少多少钱,如今从今天到哪天去他们的药店购买此产品,将会得到什么什么优惠。电视上,百姓都站在镜头前接受采访,什么风湿、胃病、要腿疼痛、关节炎、骨质增生这些农村常见的疾病,只要吃了他们的这种药,肯定见效,效果好的不得了。而且电视下方还有接受采访的病人的姓名以及详细的住址。按照国家广告法的规定,不得以患者的形象或名义为药品疗效做证明,无论内容是真是假,这些电视以及广播的广告,都是违法的。甚至可以想见,那些接受采访的“病患治愈者”也并一定是真的使用了这种药。一边说刚刚最新研究成果,刚刚投入市场,一边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说“从去年吃这个药”,撒谎都撒不圆彻,怎么能让人信服?作为广告的平台广播电视单位,无视广告法的相关规定,任由这种广告肆意蔓延,充斥荧屏,幸还是不幸?于民而言,是福是祸?

我们应该吃什么

三鹿毒奶粉事件发生后,我预料到了中国食品行业的冬天的来临!当22家企业被检测出含有三聚氰胺之后,我彻底的绝望了。奥运会的成功,提升了中国的国际上的大好形象,打开一个窗口,让世界对我们瞩目,刚刚没有几天,我们发现这一次毒奶粉事件让我们的脸丢到了家。一个被利益驱使连我们的婴儿都不放过的国家,我不知道还怎么在世界上扬眉。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媒体可以揭露黑幕,早在去年的时候,一些媒体记者就已经开始反应婴儿结石的问题,结果他们都在到底是什么品牌这个关键问题上遮遮掩掩,欲说还休,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如此畏首畏尾瞻前顾后?三鹿集团的能量简直超乎人们的想象。而就在国家公布了22家企业产品检测出三聚氰胺之后,地方媒体的姿态仍然让人痛心,前几天烟台的晚报上,竟然仅仅说了20家,剩下的两家不见了!细心的人们可以发现,漏网的这两家企业,正是烟台本地的企业“澳多美”和“磊磊”。媒体,政府的喉舌,他们只为自己的利益考量,少有站在百姓角度上,为百姓代言的。这种黑幕似的事件,有这样的媒体,我们还有什么好奇怪的?

关于医疗改革

医院里面见死不救的事件屡屡发生,多少百姓因为无钱治病而放弃治疗,最终撒手人寰。将关乎人的生命健康的单位推向市场,虽然减轻了政府负担,而得利的却绝不是百姓。改革初期,好像只要是老大难的问题,一切都交给市场,却不想将医药行业推向市场的后果是什么?逐利的医药部门可以将0.50元的药卖到80.00元,也可以将简简单单的感冒走一全套的检测手续,X光、磁共振、抽血化验等等,作为一名患者,哪有可以质疑的份?一个医生的挂号费仅仅是三元钱,这也就难怪医生们去开大方子,让百姓花大钱。医疗改革在这个国家已经改革了几十年,越改越难。医患关系的紧张,百姓的积怨,这些都不曾得到他们的重视。巴西那么大的国家,医改仅仅用了三年的时间,而我们,如今还在改!却不知有多少本还可以再多活三五年十多年的百姓,就那么不甘的闭上了眼。


殷德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