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1日星期二

殷德义:你才是作协的呢!你们全家都是作协的!

最近“文坛”上的那群淫棍,跟80后的韩寒掐起架来了。说韩寒不好也就罢了,文坛的流氓们连韩寒的爸爸妈妈都要连带着一起骂,说什么“他的父母健在不健在,健康不健康我不了解”,这就是所谓的副主席的水平。为人为文这么多年,竟然如此不堪,实在让人不敢恭维。还说“如果我是韩寒他爹,下一秒就把他打死”,简直活脱脱就是一流氓骂街的架势,就是这样的人,忝列文坛席位,由此也可以看得出这中国的文坛,真可以说是乌烟瘴气臭气熏天了,邪魔鬼祟都在那里端庄威坐,正所谓“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

一个人从事文学、艺术,他的成功与否,不在于他是不是得到了市场的承认,是不是赚到了很多的钱,以这些来衡量,我觉得有失偏颇。但是,这也不能不说是一个衡量的尺度。韩寒到底是不是作家?我想不是中国的那些作协说了算的。这个门槛也不是由你们设置的,读者是不是喜欢,我想韩寒的作品销量就是最好的证明。文风简洁,言语犀利,不失诙谐、调侃,这样的文字,我相信没有人会不喜欢。倒是那些所谓作协出来的艰涩、迂腐的文章,看起来四平八稳,其实说白了就是一坨狗屎,臭不可闻。

在中国这种严酷打压人们思想自由的专制之下,韩寒能够说一些一般人不敢说的话,我觉得这就是一种良心的大胆舞蹈,那些所谓的官方认可的“作家”,他们不是看不到当前的这种专制,无论是对学术还是对文学艺术,专制的黑手无处不在,却无人能写一星半点的文字出来进行谴责和反对,这说明了什么?我说中国的文学就是一种被阉割的文学——太监文学,绝不为过。

看看中国的所谓的“文坛”吧!一种是歌 、 颂 、 D和 、政、府对经济大发展做出的卓越贡献。比如某个乡村,修了公路,在D 的光 、辉 照、耀下,奔上了小康云云,此种文章类型我称之为:舔、屁、眼文学;二一种是轻描淡写又有点欲罢不能的那种所谓的“伤痕文学”,就像自己的老婆被主子给奸污了,想怒斥又不敢,哆哆嗦嗦、嘟嘟囔囔跟个傻逼似的,念叨了半天,最后还得跟上一通大论,我们伟大的党 和 政 府英明啊,给我“平 反”了耶!共 、 产 、 党 、 好!共 、 产 、 党 、 好!共 、 产 、 党 、 好!好好好!此一种文章类型我称之为:傻逼绿帽文学;三一种是打擦边球的性文学,打着文学的幌子,为了逢迎一些读者的低级趣味,写一些婚外情啊、一夜情啊、三P啊、换妻啊,看上去似乎是需要,却绝不是必要,最终成了鸡肋,这种文章类型我称之为:颓废性文学。



纵横的去看中国的那些所谓的作协,似乎不会逢迎不会溜须的真正心高气傲有点真才实学的人,都得不到官员的待见。偏偏就是那些拍马屁拍的震天响的无耻败类,反而得了奖赏,屁颠屁颠的迎风舞蹈。你无耻?你比得上余 秋 雨无耻吗?你混蛋?你比得上 王 兆 山混蛋吗?一个含泪劝慰的“大屎”,一个在坟里面看奥运都欢呼的“主席”,我日!这个国家的无耻和变态,永远超乎任何人的想象!

在中国,只要是官方认可的组织,可以肯定一点的就是:十足的太监。凡是他共 产 党插手的事,没有不完蛋的。工 会本来是为工人服务的,年年扣工人的钱,却从来不为工人说话;律 协本来是保 障 律 师 权 益的组织,却成了收费的衙门;作协本来是贴近生活、关注民生、传播思想、传承先进文化以及文明的地方,如今却成为了权 贵以及当 权 者的家犬。我想那些作协的走狗们,多吠叫几声兴许也可以得到个“大屎”的牌匾,还能拉来一笔不菲的经费。

作为一个从事文学创作的人,在中国,如果你的作品总是能够得到当局的认可,并总能在刊物上发表,那就不是好的文学,是垃圾。真正的有价值的东西,在这样的专 、 制 、 体 、 制下,是上不了台面却总能被大众所欣赏的。如果你在这样的国家成为作协会员,那么你就不是一个秉持良心的作家,你是一个无耻的文人,一个泯灭了自己的良知、甘心情愿被强奸的无耻文人。

你才是作协的呢!你们全家都是作协的!





大家可以看一下,一篇文章,有多少敏感字符!这就是我们的言论自由!





殷德义

2008年10月2日21:20:03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