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1日星期二

殷德义: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

宋时,西域进贡一马,头高八尺,“龙颅而凤膺,虎脊而豹章”,到养马房里,“振鬣长鸣,万马皆暗”。后以“万马齐喑”喻沉闷的政治局面。

而今这个成语多被用与形容人民不敢讲真话,现也比喻沉闷的政治局面,对于严酷打压媒体舆论的掌权者来说,恨不得治下的百姓都是哑巴,由不得你说三倒四,只要你认真吃饭认真干活,像一条老黄牛一样最好。中国有句古话,那就是“闷声发大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内心里再多的牢骚不平,也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敢说,结果发现一说就是错,最终也就变得不想说了。于是形成如今的局面,整个大中国的媒体,全国上下一片形势大好,看起来真乃和谐盛世,每每拿起一份报纸,或者浏览几个网页,也不由得感觉到“万马齐喑究可哀”了。

记得有位朋友说,要民主要自由,从“叽歪”开始。很多人并不觉得叽歪有什么实际的效果,总是抱有一种心态,他们认为国家确实是问题很多,亟待解决,但是我们力量实在是太小,没有办法,只能逆来顺受,“生活就像强奸,如果反抗不了,那就躺下来享受吧!”听了这样的话,我很较真的问:“你真的会感到舒服吗?他会给你来一番前戏,让你享受性爱的乐趣吗?”这种十足的奴才心态,在中国,遍地皆是。

豆瓣的南方周末小组,有一句话我很欣赏,也很让人感动,其中里面说“ 道德谴责的,我们也谴责! 既然生活在某种环境下,就不要去破坏这和谐的环境! 当你有能力做什么的时候,我们会有选择的响应你! ”是的,我们每个人的力量都是有限的,那些开明的媒体,都在夹缝中努力。看看何清涟的《雾锁中国》,应该就会知道中国政府对舆论媒体的打压已经到了何等变态的地步。对于新兴的互联网,他们劳民伤财花奢几十亿美金打造金盾工程,让中国互联网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局域网”,目的只有一个:事实,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政府说的就是事实;真相,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政府说的就是真相。要找样板,可以选择CCAV系列,那里的百姓都是感激党的,那里的企业以及技术都是形势大好填补国际空白的,那里的官员都是勤政的爱民的,那里的国际社会都是民不聊生路有饿殍动荡不安的,看了CCAV,绝望的人可以充满希望,有自杀倾向的人也会忽然燃烧起奋斗的决心。是啊!这样的国家,哪里有不好?到处都好嘛,好得不得了嘛!你要说他不好,那是因为你的思想没有与裆中央保持一致,那是你在否定社会主义制度,那是你试图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那是你在试图鼓动不明真相的群众脱离裆的领导……

自从湖南吉首非法集资导致民众集体示威事件愈演愈烈的时候,作为中国的媒体,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而不是“捂盖子”,有屎你捂在裤裆里只能是越捂越臭,任何一个国家想要公平公正健康有序的发展,都离不开媒体的监督,而我们国家却严禁任何媒体介入采访。《财经时报》此次报道《农行常德分行46亿巨额不良资产剥离真相》,惹恼了这些中国“大爷”,发文声讨,文章好似拿着一把尚方宝剑,冠冕堂皇却又信口雌黄,说该报道:“是一篇典型的凭空杜撰、捏造事实、虚构情节、无中生有之作”,并指责该报道“不仅欺骗广大读者,误导了公众,混淆了视听,而且严重损害了农行的声誉,侵犯了农行权益,对农行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事实到底是怎么样呢?《财经时报》的回应我觉得最有说服力,他们在回应中说:“本次报道的最初线索来源于贵行内部工作人员。记者在核实该报道线索的过程中,一共从贵行各相关部门的四个新闻源上获得了可以大体相互印证的事实。这些采访过程均有采访记录和相关资料佐证。只是依从新闻职业的伦理要求而在公开报道中隐去其具体的姓名和职务而已。”这个顶的好,财经记者本事再大,相关的内部数据没有内部人员也不可能掌握的到,农行到底有没有46亿元的巨额不良资产,我想百姓自己心里最清楚。

也许这些“中国大爷”做派没有受过这个窝囊气,好似他自己屁股上有一摊黄澄澄的屎,却不许任何说“你屁股上有屎”一样,就是这么混账。于是这位“爷”就通过自己的手段,将势单力薄的《财经时报》给整的停刊了。如此的动作,在这个世界上好像绝无仅有。作为一个媚外崇洋的裆和政府,此次能真正卸下自己的伪装,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不再伪出“青花瓷”的脸在外面表演自己的开明民主,真让我感动了一把:“我靠啊!你终于不装逼了啊?”看来装逼的滋味很不好受,对于他们来说实在太憋屈了,趁着奥运的东风,国际媒体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时候,给国内媒体一个下马威,一劳永逸,免得媒体成天唧唧歪歪,叽歪的国不富了民不强了,叽歪的形势不是大好成小好不好了,叽歪的裆不伟大了政府不英明官员不亲民了,叽歪的司法检查不公正了不正义了……得!让他们闭嘴,那就停刊,免得他们叽歪。于是乎:“上级主管机关认定为违反了‘媒体不得异地监督’‘新闻采访需履行正规采访手续’‘重大、敏感新闻稿件刊登前需与被报道方进一步核实、交换意见’balabala……”这个屁简直臭不可闻。就这样,《财经时报》成了牺牲品,为中国的媒体争取的报道自由献出了可怕的代价。不过,祸兮福所倚,正因为如此,我打算来年订阅全年的《财经时报》,因为你的遭禁,因为你的不屈服,因为你的正义被邪恶欺压,我决定用我的绵薄之力来表示我对你的支持,也希望每一个中国公民能够支持这样的媒体。对他们,我们不仅仅是用心去支持,还要有所行动。

西安的一位大学老师,下午跟我谈起中国的未来,也是一个热血男儿,甘愿为了这个国家的前途命运献出自己的一切,甚至不惜牺牲自己本就该组建家室,他说:“现在这个样子,觉得不该连累人家。”这种想法,何尝不是悲哀?多少中国的良心,就是在这种大的政治环境下默默的牺牲?而也有位天津的大学女老师,她的看法就很不同,她总觉得应该给人民展现最美的那一面,而不应该给他呈现太多的阴暗。我却不敢苟同。身体有恙,不能勇敢的面对去医治,就像扁鹊见蔡桓公一样:“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十日久,“君之病在肌肤,不治将益深”,再:“君之病在肠胃,不治将益深。”结果最终呢?代价何其大?乌呼哀哉啊!

随手拿起一份报纸,我们再难发见有好的文章,以前的那些尖辣的时评,如今都变得没了脾气,一个个像小家碧玉,小女人脾气是有,握着粉拳嘤咛有声的呢喃,看了感觉不到畅快淋漓,无关痛痒,四平八稳,一看就是二奶文本。朋友说,你的文章要是能够不那么过激,篇篇都可以发表,我说我脾气不行,四平八稳八面玲珑无棱无角的东西,不是不会写,但是要先回答自己一个问题:写来作甚?在如今的媒体上发表出来的文章,根本就不是好文章。就像我骂作协那样,在这样的国家,谁要是能入了作协,那才是耻辱呢!

我相信当今的“做协”会员以及那些“穴者”、“叫兽”、“砖家”、“大屎”等某天到来的时候,就跟无耻文人舔、屁眼的鼻祖郭沫若“大屎”一样,一俟“四人帮”垮台,立即得诗一首:“粉碎‘四人帮’,大快人心事”,完全不管他在“四人帮”横行肆虐的那十年里为“四人帮”唱了多少赞歌。





殷德义

2008年10月12日18:11:02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