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1日星期二

殷德义:关于订阅刊物杂想

中午时候,订阅的《南方人物周刊》10月11日版到手了,据我所知,这本刊物他是10月14日就已经到手了,可是他却一直没有给我送过来,直到今天10月17日。我不知道诸城的邮政报刊投递到底是什么规定,是随便各个分区段的投递员可以随心所欲爱什么时候送就什么时候送?还是内部有规章要求及时投送到户,我试图在互联网上搜索相关的联系方式,想要进行一下咨询,结果却始终找不到当地邮政部门相关的电话以及类似的规章制度。



到今天为止,我的《南方周末》已经长达两期没有来了,如果不出意外,我相信他们会不再给我补偿,因为曾经就这么平白无故的给我丢失了一期。前几天在利群前面,看到了最新一期的南周,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却只剩下一份,当时很想买下,但是算了一下日子,觉得自己花钱订阅的马上也应该到了,所以就没有买,现在想起来,好生后悔。今年夏天的时候,家里安装空调,两个年轻人带来了不少的工具,我因为有事不能作陪,让他们安装完毕后自己离开。当时恰好来了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心内很是喜爱。将报纸郑重其事的放在了我的枕头上。等我晚上回来,家里的景象简直让我跳将到了半空中。满地狼藉啊!我心爱的最新一期的崭新的南周竟然被他们全部撕烂,看样子是在用电钻给墙壁打孔的时候,为了降温或者易于钻透,他们用水来解决,结果水四下流,于是这两个年轻人就顺手将我的报纸拿来全给扔在地上吸水去了。而且被踩踏蹂躏的不堪,无一全尸。当时内心的愤怒可想而知,要知道我一直惦念新到的这份南周,一直想着晚上回来好好饕餮大餐一顿的,结果却是如此,怎么不怒?拿出电话就想打过去骂,转念一想,就扣掉了电话,心想他们既然能无视这么一份报纸,如此糟蹋,我打电话过去一通臭骂只能换来他们情绪上的抵制,甚至会骂我傻逼,我还是别去找这个不肃静了吧!



诸城本地的办刊投递简直可以称之为蜗牛。比如10月1日发行的南周,大概到我手里需要整整4天的时间。当我如饥似渴的去细细品读的时候,南周最新一期已然再次发行了,每次我都是这么跟南周赛跑,也可以说是跟时事跟思想赛跑。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躺在床上看我自己订阅的,坐在电脑前看电子版的,那情绪,总有点不甘萦绕在心头。我订阅的《炎黄春秋》每月一号发行,最雷的一次,竟然是18天后才到手。至于每月三期的《南方人物周刊》,要么N久不来,要么一来就是三本的事情也不是不曾发生过,我现在对在诸城报刊订阅真的失望至极。



很多人不理解,既然互联网上有南周电子版,为什么还要花钱去订阅?这个我想很多喜欢读书的人都能够回答的上来。电子版只能是电子版,绝不可能具有纸媒的那种于我而言无可言说魅力。当散发着幽默芳香的刊物报纸拿到手里,打开之后,我会贪婪的用鼻子吮吸那种油墨的芳香,乐此不疲。而电子版,是断不可能给读者这种感觉的。另有一个就是电子版需要网络以及电脑来实现,在阅读它的时候总是不够方便,每次都要趴在电脑前,且而且辐射对身体方面也是有所影响的。而纸质报刊就不存在这种情况。我个人喜欢在睡觉前开着床头的台灯细细阅读每一篇文章,或躺或坐或趴在枕头上,柔软的纸张可以任由我折叠出方便阅读的方位,这些都是电子版所无法给予的。所以迄今为止,虽然诸城这里的报刊投递服务方面如此差强人意,但是我还是无法彻底放弃使用这种服务,如此看来,我还真有点“贱”脾气。



对于媒体而言,除了当今的互联网和电视广播,最接近我们生活的大概就是报刊了。任何媒体都具有他的时效性,这并不像学术刊物或者文学期刊等等,大可以耐心几天。报纸承载的信息是有“保鲜性”的,我绝不会相信诸城的报刊是因为县级市而导致分发投递晚那么几天,如果是这样,那么为什么市面上的出售报刊的个体商家为什么就能买到当天的报纸?年底马上到了,新一年的订阅即将开始,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应对他们。









殷德义

2008年10月17日19:14:59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