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1日星期二

殷德义:岁月如刀催人老,刹那芳华不再

每次睡得很晚,躺在床上的习惯是照例一杯浓香的茶,一支烟,还有一本书,偶尔会有最新的报纸和刊物,总要看上一两个小时才能真正入睡。昨晚看到奥雷连诺上校走出自己的作坊,不再去做换来金币加工金鱼,加工了金鱼再去换金币的无谓生意,想要再次发动战争,誓死为那些老弱病残的官兵讨一个说法的时候,却也莫名的感到了一股强大的悲哀。感觉到的那种悲哀,是那么强烈,那么无助,甚至那么可怜。



奥雷连诺已经成了老朽,签订屈辱的停战协议,只是在他还没有考虑清楚人生、战争、人性等复杂关系的时候,他懵懵懂懂地就去签字了,那么固执,让所有熟悉他的人都噤若寒蝉。那些死忠的追随者,无不唏嘘落泪。这个亘古未有的英雄,在他自杀之前,差一点英名扫地。 奥雷连诺上校发动了三十二次武装起义,三十二次都遭到了失败。他跟十六个女人生了十七个儿子,这些儿子都在一个晚上接二连三被杀死了,其中最大的还不满三十五岁。他自己遭到过十四次暗杀、七十二次埋伏和一次枪决,但都幸免于难。他的一生是英雄的一生,也是波澜壮阔的一生,也是一个国家变革的历史缩影。当当权者迫不及待的与他签署那些停战协议的时候,他完全可以依靠自己在国内的影响力来提出自己的条件,可惜他没有。当他看到那“香蕉场”里的人可以随便将百姓用大刀剁碎而不会受到惩罚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内心的那种力量还没有离开他。但是,一个残酷的事实摆在了他的面前——他已经不再年轻。每一个人,在这一生中,都会遇到敌人,他们和敌人周旋、搏斗、厮杀,最终,他们都逃脱不了那个魔咒,那个永远的不可移挪的宿命——衰老。



奥雷连诺老了,老的不成样子。虽然他的声音还是洪亮的,但是他再也无法利用自己曾经有过的政治影响力来号召当年的那些追随者站起来,那些追随他的人,同样被岁月侵蚀掉了曾经的年华。时间是无情的,也是公平的,它给了你和任何人都一样的时间,有的人蹉跎了这漫长的岁月,有的人在与时间奔跑,而我们的奥雷连诺,躲在那个饰品作坊里面,却不知道时间无声无息对他的无情摧毁。人的意志、思想也许不会被时间磨灭,但是人的身体,却不能不屈服,没有丝毫招架之力。当奥雷连诺意识到这个国家缺少正义、没有王法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已经没有人在乎他想什么、说什么、做什么了。



曾经他有很好的谈判筹码,他可以为这个国家做更多,可是他放弃了。就像一条野狗,找到了一个安稳的家,从此收起了尾巴,蜗居在乌苏娜给他营造的大家庭里,外人再也不见了他的踪影。当他发现一切都已经不受他控制的时候,那种悲哀,相信只有他自己才能够体会得到。



我们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当我们还有足够的精力、足够的能量、足够的筹码的时候,我们并不懂得去珍惜,我们很年轻,我们很个性,我们只要那华丽的隐退或者大义凛然的拒绝,直到岁月催人成了老朽,才意识到当初的荒谬,可这个时候,已经一切都晚了。人生最大的敌人,就是时间,它无形、无踪、无色、无味、无情!于是我们在颤颤巍巍中蹒跚,在瑟瑟风中看那青天碧野的枯荣,躺在一把摇椅里,裹着脏兮兮的毛毯,望着残阳如血,想着自己“最是当年销魂时”,想着当年“气壮山河豪情志”,“廉颇老矣,尚能饭否?”那心里的泪,谁人能知?



岁月如刀催人老,刹那芳华不再,我们无法抵抗衰老,但是我们可以找到自己最好的选择。不要等到鬓角生华发,面容写沧桑的时候,才记起当年自己手里,原来还有那么多的筹码!







殷德义

2008年10月7日0:37:44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