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0日星期六

殷德义:献血的唯一出路

近段时间关于医院出现“血荒”的报道越来越频密,这让我想起我家哥哥,他在多年前就是一个愿意献血的人。这并不是因为他纯洁、高尚,在他们单位,献血就等于有三百元营养费可拿,还可以带薪休假三到五天。这对于一个县级城市的工人来说,诱惑还是蛮大的。要知道,在我们那个城市,除了过年得几天休息外,基本没有节假日,至于周六周日,那就更别提了,想都不敢想。

中国政府喜欢呼吁人民奉献,要发扬我们的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美德,至于我们的优秀传统到底有哪些玩意,我想没几个人能说得出来。那些美好似乎都已经成了传说,人们已经厌倦了那些陈词滥调,每一个人都活的现实而急功近利,那些所谓的无偿献血,在中国这样的国家,遭遇尴尬是必然的。

据媒体报道,无偿献血的人群结构中,53%的血液是打工者捐献的,而公务员和医务人员所占比例只有0.28%和0.29%。这是一个让人非常吃惊的数字,因为在公众眼中,这两
个比例最低的人群恰恰是历年来宣传“献血无害”、“无偿献血高尚”最有力者,也属于社会的精英群体。这让我想起我在杭州的前女友,她一直尝试要去医院给自己的近视眼做激光手术,当她注意到那些做近视眼治疗的医生们基本上都带着眼镜一个劲的向患者声称绝对无害的时候,她最终放弃了做这个手术的想法。献血到底有没有副作用?这个我想没有几个人相信“非但无害还有益”的说辞,如果真的有益于人,我想这种好事早就被类人体机构全包了,屁民想献血都没地方献了。你若是强行献血,指不定会出来个“非法献血”罪。

关心社会民生的人们应该知道有个年轻人,名字叫田喜,他因为献血而罹患艾滋病,这几年他为了讨回公道,为了让相关负责人为此受到应有的惩罚,一次次进京上访,结果他现在已经彻底的消失了。twitter上很多人都在吆喝着“田喜,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但迄今仍然没有踪影。

高耀洁老人为中国的艾滋病人疾呼吁求这么多年,少有媒体敢去报道。那些艾滋病患者当初都是因为卖血而遭到了传染,而这些传染者没有任何人得到补偿,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死!这给国人的内心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百姓无法相信献血有益无害这样的科学论断,因为我们知道,中国的那些砖家穴者都是在昧着学术良心来做事,他们的一切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党或者某一个利益集团服务,因此,他们举出的各种各样的科学论据,我们不敢相信;百姓也无法信任那个插入自己血管的针头是绝对安全的,不是被重复使用的,因为我们知道,那些生产者的资质,环境,质控,生产流程等等,都是在贪赃枉法的政府监管部门的认可审批后生产出来的,百姓当然不敢相信;我们最朴素的想法就是:连婴儿都可以祸害的国家,我们怎么能相信你这个浑身都是屎臭味的政府?

从百姓身上无偿抽取血液,在今天,在中国,这一政策,绝对不可能真正实现。有偿献血,是中共治下的中国的唯一出路!


殷德义
2010年10月30日14:37:3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