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30日星期二

《新世纪》周刊:一条“推文”引起劳教之祸

   殷按:我在去年冬天的一个深夜,见过王译一面。当时她说话很少,只是坐在一边,很安静的听我们高谈阔论。记忆好似有些模糊,好像那天晚上杭州的温克坚来到了北京,我本已经进入地铁十号线即将上车,被他一个电话给拽了回去,然后见到了王译。她在那天晚上说了什么我不记得了,但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那一袭乌黑的长发。年后我来到北京工作,一直没有机会再见到她和华春辉。华春辉后来得知我到苏州拜谒林昭墓,还曾邀我前去无锡酒叙,因工作缠身,未能成行。

    王译仅仅因为在twitter上说了五个字:“愤青们,冲啊!”,就被河南公安局判处劳动教养一年。中国近十几年来有无数的人都在呼吁废除公安部门的劳教制度,却一直没有任何回应,其根本原因就是公安局有了这个特权可以随意的抓捕任何人不经任何的法律程序将其实行劳动教养,这属于公安局的一个特权,一个明目张胆违宪的特权。

    我们都知道,政府职能部门的权力是有边界的,部门利益的局限性决定了他们扩权的主观能动性,当权力在握的时候,若要进行削弱权力的制度性改革,必然遭遇抵制,没有了劳教权力对于公安部门来说,其威慑性将会大打折扣,因此,中国人迄今无法撼动这个暴力机器拥有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侵犯人身自由的特权。王译这一事件,是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从未有过的荒唐事,由此也可以看出,政府职能部门对于个人权利的侵犯是如何的肆无忌惮。如此荒唐的判决,媒体却对此三缄其口,可见近几年来当局对于言论控制的严酷。在这里,感谢《新世纪》周刊的编辑、记者,是你们在所有媒体都沉默的时候,勇敢的站了出来!

——————————————————————————

    无锡“推友”程建萍,因在“推特网”跟发一个帖子而被行政拘留五天,继之劳教一年。

  程建萍(网名王译),46

岁,自由职业者,户籍河南新乡市长垣县。今年6月开始,程与其未婚夫华春辉在江苏省无锡市生活。

  20101017,四川省绵阳市发生反日游行,程与未婚夫在家中从网络上看到,游行中有人把路人手里的日产摄像机、照相机、手机夺过去摔砸。华春辉认为随意毁坏他人财物的行为是违法的,于是在“推特”上发了一条“推文”:“反日游行、砸日系产品这类事,多年前郭泉他们就干过,没啥新花样。其实最给力的是立即飞到上海,砸了世博园的日本馆。”程建萍看到后,觉得讽刺很到位,于是在后面跟帖,写了一句“愤青们,冲啊”。

  11天后,20101028,是华春辉的生日,也是程华二人计划结婚的日子,两人被警察带走。次日,无锡市公安局南长分局对程建萍作出“南公(谈)行决字〈2010〉第2661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给予其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该决定书称,“现查证:20101017,程建萍在推特网上转发华春辉的‘砸世博园日本馆’等帖子,并发帖‘愤青们,冲啊!’、‘快去砸!’,煽动网民到上海去砸世博园日本馆。20101029被查获。”

  同一天,无锡市公安局崇安分局也对华春辉作出“崇公(通)行决字(2010)第9759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该处罚决定书称,现查证,20101017,华春辉在家中,“通过互联网,以在推特网上发帖的方式,煽动网民到上海市打砸世博会日本馆,欲扰乱上海世博会的正常秩序,后被查获。”华春辉被行政拘留十日。

  在行政拘留期满后,华春辉获释回家。可是,程建萍又被以同样的事实和理由处以劳动教养。113,在程建萍被解除拘留当日,河南警方将其押回原籍。数日后,新乡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劳动教养决定书》,决定对程建萍劳动教养一年。该决定所依据的“违法事实和证据”和无锡市公安局南长分局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中的表述相同。

  1115,程被押往河南省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华春辉说,程建萍在入所检查时,被发现患病,被拒绝接收。次日上午,程建萍再次接受体检,查出心肌缺血,劳教所再次拒绝接收。但是,在警方的坚持下,16日晚程建萍最终被投入劳教所。目前,程建萍已委托律师准备提起行政诉讼,状告新乡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

  《劳动教养试行办法》1982年开始试行,至今已“试行”28年。该办法的依据——《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制定于1957年,《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决定》制定于197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处理逃跑或者重新犯罪的劳改犯和劳教人员的决定》制定于1981年。多年来,这些法律一直面临违宪争议。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