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7日星期一

殷德义:你到底代表的是什么?

有个小兄弟问我,最近你怎么写文章越来越少了?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压力?我说没有,我很好,之所以写文章越来越少,最重要的原因是很多事情我没有必要叽歪,道理大家都懂,我多说了也是废话,因为很多事情只要是个人就能够判断得清楚。所以我还不如闭嘴,看这个政府如何折腾。

偶尔也会问自己,你既然看了这么多书籍,里面肯定有很多好的思想和看法,你应该写出来跟大家分享啊?很遗憾,我发现我现在所掌握的知识,包括我现在的所思所想,其实没有什么新奇之处,杂文评述兴起在国内大概有5、6年的时间,这是国内杂文时评的黄金时期,但现在这个口子正在被逐步收紧。新一年的新闻管制措施已经浮出水面,亦即每个报社内派驻两名阅评员,任何登出的新闻报道以及文章,都必须经过阅评员的“法眼”过滤。对于新闻调查及报道,则在选题讨论的时候就要进行干预……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广电部门前天已经明确要求,国内的媒体禁止各种形式的分拆并购,甚至上市,完全市场化的路基本全部被堵死,也就是说,媒体若想脱离党的领导,绝无可能。

如此一来,中国在中共的领导下成为这样一个怪胎:首先,他不拒绝市场化,但他的市场化又首先必须在框定的范围内市场化;只要事他们想要的,马上就可以拎出市场,霸为己有。比如煤矿企业,就像姜文《让子弹飞》里面那娘俩一样:“这个老骗子,八年前来俺们山西开矿,骗了俺的钱俺就不说咧,还骗了俺滴身子……”市场化程度越来越低,并且在某些领域出现了明显的倒退。很多央企在市场上犹如巨无霸横扫千军,所向披靡,为自己的存在还要粉饰一番,弄上“国家安全”、“民族工业”等具有意识形态的外衣。在信息不能充分公开,话事渠道被隔阻的情况下,红墙内的政治家们自然更容易听信于这种荒谬的言说。

其次,政治体制改革始终停留在口头上,而实质性的改革始终裹足不前。1997年,迫于西方国家的外交压力,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朱�基开始试水乡村一级的村民选举,如今13年过去了,乡村选举已经被各级地方政府玩得滚瓜烂熟,通过贿赂、恫吓等各种手段,将指定的候选人操作上岗。在山东诸城,地方黑社会与当地公安人员一起为村民选举上山下乡的忙活,他们生怕因为不公正选举引发群众骚乱,在选举当天的现场重兵把守,让满腔愤怒的百姓敢怒不敢言。一次次事实证明,被真实选票推选上来的村主任都“不听话”,比如钱云会就是很明显的例子。而对于这个独裁了60多年的执政党来说,“不听话”就是不讲政治,不顾全大局,如此一来,当年这种被看作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迈出历史性的一步的村民自选制度彻底的失败。由下而上的改革行不通,而由上而下的改革自然更无从谈起,要改革,当权者自然不会先从自身改起,这样就让中国的体制改革完全的停滞了下来。

最后,中共继续变本加厉的实行言论控制,对于《宪法》明文规定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游行示威的自由等等各种自由,以及私人财产的不容侵犯等各种法律法规粗暴践踏。随着国际地位的逐渐提高,融入世界经济一体化的中国政府在对内反对声音的压制已经越来越明目张胆。对那些遵纪守法的公民进行绑架,监视已经成为常态。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迄今下落不明;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律师陈光诚至今被严密监视,连孩子都不得就学;对众多的博客作者进行训诫、威胁,对网络发帖者进行跨省追捕,对说出事实真相的网民以扰乱社会秩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各种荒唐刑名进行严酷打击,全国上下罗织成了一张巨大的恐怖之网。在这张网的黑色笼罩下,越来越多的国人学会了忍耐和他妥协,而这些推动社会前进的力量如此被打压,必然会使得黑色中国成为世界文明的病变之瘤,因为它过于庞大,又因为其日益膨胀的野心,还有他自始至终不能输出正确的价值观,无法为世界的美好进步贡献自己应有的健康力量,始终秉持着多极世界的观点与世界主流文明唱对台戏,于是中共政权领导下的中国已经成为新世纪全人类的巨大威胁。

我很清楚一个国家的发展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阶段,我也能够理解治理这样一个国家所存在的困难,我甚至可以相信他们一直所谓的中国的“特殊国情”,虽然我恶心这种“国情论”的论调,但我愿意强迫自己相信这一点。那么,公平正义呢?作为一个执政党百分百操控下的政府,是否输出和坚持了公平正义?即使你无法推进民选,即使你无法一夜之间实现市场化,即使中国的经济发展需要这种大刀阔斧的土地整合,那么你在这个历史阶段里,有没有做到一个政府应该做到的呢?在我有限的十几年里,我看到的听到的幸福的笑声已经足够多了,我心痛的是,那些哀嚎苦痛、生命凋落、跪求青天的亿万黎民,矛头为什么总是指向你?

一个号称最先进的政党,你制造了多少本不必制造的人间冤事?一个号称人民的政府,你的一切行为的指向,为什么总是那些弱势群体?你告诉我们吧,你到底代表的是极端邪恶,还是公平正义?

殷德义
2011年1月17日于北京



Gtalk、MSN:weilian1014@gmail.com
殷德义网站地址:www.yindeyi.com   
谷歌博客网址:http://yindeyi.blogspot.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