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7日星期一

殷德义:别忘了骂骂自己

很多人都对贪官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逮到一个就杀一个,我们这个民族根子里都是嗜血成性,崇拜暴力,崇拜权力,虽然人人憎恨贪官,人人又对权力的觊觎三尺垂涎。每个中国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伟大的梦想:做皇帝。这样的梦想虽然有些痴狂,但无妨他们的这种梦想渗透到自己的血液里去,于是,匍匐在权力脚下的臣民比比皆是,虽然大家都在恨贪官继而延伸到当前恨所有的官员,一旦自己真正有机会成为其中的一员的时候,也会成为一个自己当初曾经憎恨的那种人。所以说,一个人的品德或者操守再怎么出类拔萃,都不能保证他们走上政治舞台之后会成为一个合格的领导者,唯一能够信任的只有法规制度。在设计这些法律法规的时候,要假设为官者为邪恶之徒,唯此方能设计出一个让人满意的法规制度。

湖南的双牌县县太爷郑柏顺因为政协委员发言不妥,当场恼羞成怒,政协委员第二天就被罢黜到了农村工作。但若仅仅是一个人发了言,哪怕是发了一些他们所谓的“泄密”的言论,就如此大动肝火,实在有些吊诡。这让我想到这个县政府里面的那种凝固了的紧张气氛,每个小衙役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唯恐说错了话,走错了路,办错了事,因为县太爷说一不二,一不小心就会被流放到基层去了。

每个人都喜欢被人敬着,被人敬奉的多了,内心自然也会膨胀,作为一县之长的郑柏顺在双牌县,大概个人膨胀已经到了极致。去年,郑柏顺的大头像被制作成2010的台历,每个机关科室都要有一份,每个价格25元。台历上有县太爷的签名,龙飞凤舞,煞是好看。据说这是双牌县对外宣传的一个重要产品。

官员头像的印制发行,其实正是个人权力膨胀的具体表现形式之一。在朝鲜,到处都是金太阳家族的头像画面以及雕塑,那个魂归西天的萨达姆先生的头像在伊拉克境内的所有重要地点都要张贴。在伊朗,在古巴,在越南,这些东西随处可见,个人崇拜达至顶登峰造极的中国,在文革期间毛泽东的像章数量生产高达几十亿枚。他们是神,他们是天,他们是法,他们的每一句话都会被奉为圭臬,他们的一切指示都会得到彻底的执行,他们能够敢于让人们张贴印刷生产这些头像,是因为他们自己也觉得自己确实很伟大。在湖南双牌县,郑柏顺就是这么想的,一个县委书记做如此出格的事,却没有任何一种力量出来阻止,真让人匪夷所思。

地方县政府的官员在中国就是一个土皇帝,中央顾及不到,地级官员偶尔去一次也是山呼海啸,整得下面鸡飞狗跳,考察调研也只是走马观花,吃了花酒,玩了娘们,坐在主席台上“高屋建瓴”的放一通臭屁,然后滚回他的“宫殿”里去。只要下面这些衙门负责人每年的敬奉如期而至,就不至于对其有任何的为难。双牌县政府有一个如此骄纵狂妄的县太爷,指望他能够体恤民情,拿出好的治县方略,也是值得怀疑的。

因为拥有权力,而又被权力彻底腐蚀了的官员,在中国比比皆是。双牌县县太爷仅仅是印制了一批台历而已,那些没有印制台历却要比印制台历更要过分的官员,在中国不知有多少。我们要反思的是,为什么这些狂妄的人会成为我们的领导者,为什么他们的权力私欲会膨胀到今天这个地步,这里面,那些下属的官员,包括我们百姓,就没有责任吗?

我们一边做着一个痴狂的“皇帝梦”,现实中,却恍然不知已经沦为一个奴隶,其实很简单,成为权力大棒下的受害者,就是从我们的沉默开始的。恶人之所以能够成为恶人,就是被我们的给惯出来的。所以,骂这些混账官员的同时,不要忘记同时也骂骂自己!


--

Gtalk、MSN:weilian1014@gmail.com
殷德义网站地址:www.yindeyi.com   
谷歌博客网址:http://yindeyi.blogspot.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