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7日星期一

殷德义:两个人

好多天没有写文章了,耽废于此,屡屡封杀,徒然收获愤怒,还不如潜心读书。


1


我没有别人的那种温吞,当然写不出欲遮还羞的文章,看钱云会事件中的于建嵘先生那种判断事物的精准,这实在差的不是一小截,简直就是一大截儿。他能够把群众聚集说成是“风暴眼”,……“随时会发生群体性事件,一不小心就会被弄成煽动闹事的……”,说明他去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弄得浑身清爽,不沾一点点猫腻,所以他去了,看见村民集体下跪,他跑了,边跑边噼里啪啦放屁,说出了上面“风暴眼”的话。看,在中国,你没有这个本事还真不行。于建嵘不接受外媒采访,也拒绝接受艾未未的访谈请求,但他却能够审时度势的跑到温州乐清那个巨大的“风暴眼”里去。他不谈事故,他说:“我看的是土地的问题。”

所以嘛,他吃得开,能够被召唤,所以能成为所谓的“帝师”。他不愁体制内的课题研究经费,也不缺少聚光灯,至于天下黎民这边,他自然也如鱼得水。于是我们发现,他吃的很准。一边体制内,他赚得盆满钵满,一边在体制外,他得到众多草民的追捧。在中国什么样的人最适宜生存?大家应该清楚的很了。

2

我毕业的时候刚刚参加工作,刚开始我被安排在车间锻炼,干了大概有半个月。当时有一个人,是我们班长,平常车间主任的马屁被他拍得屁股都红彤彤的,那个拍啊,简直不是人干的事,大庭广众之下拍得啪啪作响,楞是把主任大人给拍得脸红脖子粗的。主任喊一声,他能手忙脚乱地摔一个狗啃屎然后爬起来继续飞窜过去。可见,这人有多贱。

后来大家经常背后议论他,说他这种人,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他。当时他大概已经30多岁了,这个年龄在我们那儿孩子早就该上学了,他却还是单身一人。女孩子都唯恐避之不及,但他却很愿意往女人堆里扎,但凡是他走过的地方,基本上一分钟内“树倒猢狲散”。人活到这一步,着实不易。但你必须承认,他得到了很多,比如很高的工资补贴,自由时间的支配,权力释放时所得到的那种快感。后来我被上调财务部,公司各个车间在调整,但我发现,他的班长位置始终岿然不动,无论主任是谁,都会让他做班长。那时候我明白,人都喜欢被恭迎,被谄媚,所以身边总喜欢有条狗跟着。

后来我被公司派往吉林敦化,负责财务部,他也同时被派到这里来,成为大权在握的车间主任。他开始展现出他的另一面。严酷、暴戾的性格显露无遗。开会的时候,对着自己的工人骂娘,结果有一次,他双手插腰,用嘴与人家的母亲、姥姥、姐姐、妹妹们发生性关系,下面四五十个东北爷们恼怒了,于是,在那个夏天,他被大家一顿胖揍,然后扔进了蓄粪池里……后来,事情不了了之,他最终离开了那家公司。


殷德义
2011年2月14日

--

Gtalk、MSN:weilian1014@gmail.com
殷德义网站地址:www.yindeyi.com   
谷歌博客网址:http://yindeyi.blogspot.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