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

殷德义:精神分裂者

大概是在去年的六月份,国内著名的左派人物的博客被封杀,这让很多的原教旨毛主义者很有些愤怒,他们感觉这个国家到处都是敌人,这些敌人就在他们的身边,只能每天跑到乌有之乡网站上去才能找到些许安慰。在那个网站上,他们批评中国的一切,宣传爱国主义、左派"进步"思想,提倡真正地为人民服务,并极力反对卖国的右派汉奸思想。这么多年,乌有之乡网站因为他们的思想有着严重的"复辟"之嫌,成为一股不被中国主流社会广泛认可的、类似于文明世界之于盖达组织的一个小众团体。


前几年,河南的一部分受苦受难的百姓因为生活所迫或者看到了生活的不公,开始怀念三十年前那个一穷二白却相对公平的社会,在公共广场大唱红歌,甚至现场演讲,批评当前社会的种种弊端,最终这帮唱红歌的原教旨毛主义者被警方驱散。因为警方发现,他们通过对毛泽东时代的种种现象来跟当前发展中的中国社会进行比较,继而得出此时彼时的好坏优劣来,总而言之就是那时候好,现在很坏,而且还要继续坏下去,因此,要发扬毛泽东思想,要为人民服务,消除腐败、不公……


他们是后文革时代的一群精神分裂者。有些是老人,有些是当年的红卫兵,还有的是器质性的脑残群体,他们通过一些口号式的宣传来了解并认同那个时代。一个不容置疑的历史史实是:在二十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的三十年里,中国连绵不绝的政治斗争, 全国性的饥荒, 文革的灾难,已经让中国人吃尽了苦头,而这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最终无一不指向那个躺在水晶棺里的人。


没有任何人是神仙,毛泽东也是人,所以他也必须得到公平公正的历史评判。当年所谓的三七分,也只是属于中共系统内的评价,这是共产党对于夺得政权的政治元首的肯定,在这里面,没有民意的参与,所以,重新评价毛泽东的历史功过,确实很有必要。这也是我为什么在朋友要我关注此事时我说"公审好啊"这样的话。我很希望能够有这样一次全民社会的大讨论,把毛的历史重新翻出来,捋一捋,是功?那么是共产党作为这个党派的功还是为中国百姓的功?是过?那么他到底有哪些过错?确定他本应承担的责任!虽然他已经死了,但他却还躺在那里,只要他还躺在那里,大多数国人心里就会觉得膈应!因为他娘那个锤子滴这实在太扯鸡巴蛋了!


今天下午跟刘晓原律师通电话,刘晓原律师告诉我,中国不存在这种所谓的通过集体签名的方式要求公审某一个人的规制或者程序,只有检察机关才有权力对某人提起公诉。作为他们这样的一个团体,唯一的渠道就是找到公安机关报案,说茅于轼这个老东西否定毛爷爷,这是明显的反华,是颠覆……或者到法院进行起诉,说茅于轼的文章让他很受伤,已经严重的伤害了他本人对毛爷爷的深厚感情,请求予以民事赔偿等等。


通过人大机关,要对某一个人进行公审,还要在网络上掀起如此的轩然大波,在我看来,这还真不是一群省油的傻逼麻油灯,简直就是当代义和团,净给你们的"老佛爷"惹麻烦,你这不是作死吗?


有人跑到茅于轼老先生的座谈会现场搅局,作家野夫说他也要邀请茅于轼老先生前去搞一个演讲座谈,到时候广发英雄贴,希望大家能够踊跃参加,也欢迎那个搅局的毛孙子或者犊子继续前去搅局。在这里我想说:我真的很期盼野夫尽快做这件事,我指定参加!


快公审吧!本来就没什么法律,别装逼了!



殷德义

2011-5-23日于北京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