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

殷德义:等吧!等吧!……

       不知不觉中,三月很快就要过去了。我依旧饥渴的寻找着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我感兴趣的信息,依旧用惯常的思维去看待国内、国际的纷纷扰扰。胡适说:革命的演进是相对的,比较的,而不是绝对的相反的。顺着自然变化的程度,如瓜熟蒂落,如胎足而产的婴儿,这是演进。在演进的某一阶段上,加上人工的促进,产生急骤的变化,变化来得急骤表面上似是打断了历史的连续性,故叫革命。


       我们如何才能找到一个好的转折点,让我们能够准确的、完美的走进历史?在这个颠倒黑白的国度里,在人民尚金钱追物欲的混沌社会里,我们如何才能够陡然拔高他们的思想意识,从而让所有的人都能够站起来,举起愤怒的拳头?


       我们不能!任何人都不能。我们只能在非常有限的范围内传播自己的思想见地,而强权则通行无碍的通过广播、电视、报纸、网络强悍而不容置疑的将谎说重复千遍万遍。一个刚从日本回到国内的网民说:“国内最大的煽动源是CCTV。要是一直只看CCTV,就算是在日本长期居住,也很难不受影响。断章取义实在是太可怕了。日本老百姓日语说话和翻译成的中文竟然是不一样的。”同样的例子是,镜头上播放的是利比亚人民在广场上集会欢呼盟军对卡扎菲的打击,并拉着横幅标语“法兰西万岁”,CCTV的主持人却说这些平民都是在抗议盟军对利比亚的入侵,主持人配合着电视画面,颇有感慨的说:“这些百姓的声音,那些西方国家能听到吗?”


       谎言大行其道,如此的明目张胆,而且拙劣如斯,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国民还会以其为是。虽然我们知道这一切的来龙去脉,我们也知道他们的立场,但我们却无法跟他们对峙,我们只能眼看着他们在那里浓墨重彩的继续着他们的谎言,一年,一年,又一年。


       在这个颠倒黑白的国家里,让我失去了批判的热情!每一件事、每一个人、每一个故事,都那样的浅显直白,道理就是那么摆在那里,而这个无耻的政权却穷尽一切的可能性来明白地告诉你:这里不是一个公平公正的国家,在这片土地上,真理已经被抛弃于苍穹、公平已经被践踏成尘灰、正义还在荒原上流浪……


       我已经失去了那种对愚昧国民讽刺、调侃、羞辱的兴趣。那些为了食盐而抢购的人们,那些因为碘盐食用过度而死亡的人们,那些因为购买过多又去退货的人们……这让我看到,为什么谣言在这个国家总是有那么大的力量,为什么他们的谎言如此经年却还会有人相信,为什么他们六十年的鸡飞狗跳却还能够稳若磐石,为什么我们总是感觉到悲哀,为什么我们偶尔会觉得中国需要一个“闯王”,你甚至对于中国出现一个“义和团”都不必惊诧,有的,总会有的,否则就不会有毛泽东的庙宇,否则就不会在普罗大众中关于“打江山坐江山”的话语此起彼伏……


       这样的一个国家,你如何不悲哀?国家的溃烂,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除了独善其身之外,对于我来说,唯一的乐趣,也许只有这篇文章面前的您了。


       等吧!等吧!……



殷德义

2011-3-26-于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