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

殷德义:红歌与苦难

重庆的唱红打黑,似乎越来越受到高层官员的认同,今年全国各地由宣传部牵头的"唱红歌"活动,正在如火如荼的展开。社区、学校、大型企业、包括监狱,都是红色蔓延的首批单位。这些红歌活动的举办开展,均有各地宣传单位牵头,相关经费的拨付,也由当地政府积极解决。

看着人们的思想层面越来越开始自由化,生活状态去政治化,鸡同鸭讲的宣传已经成为现实,一个不再被膜拜,并越来越缺少共产主义信仰的社会已然形成,固执保守的强硬者们开始焦灼于这种现状继续无休止的"跌入",于是在意识形态方面展开新一轮的精神感染,目前似乎只找到了这么一个解决路径――唱红歌。

看到舞台上的那一堆人,兴高采烈的唱着那些充满着嘲讽意味的歌,这种盛世的荒诞趣味,实在让人忍俊不禁。你说你得有多傻逼,才会搞出如此扯淡的行径?

那些曾经过惯了集体主义生活的社区老人们,那些惯于依附于集体并兴奋于这种生活状态的老人们,脸上终于泛起了红光,他们热烈深情的唱呵。他们留给了我们一个悲剧的前三十年,三十年的政治运动,给我们留下了一个绝无仅有的人类浩劫的历史,让我们迄今还看不清历史的真相,俯首之处,到处都是惊悚与悲剧,如今,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当初的愚蠢与无知,这些曾经被愚弄的老人们,再一次被召集了起来,贡献他们剩余的光和热,提供给肉食者以想要的信心和力量。除了这点作用,他们的唱红,还能有什么?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我唯一的庆幸的是,他们,老了!已经不再具备影响整个中国社会的力量。

这里是苦难的中国,政治影响生活,麻木还是觉醒,取决于我们自己。真的希望沉默的人们能够清醒过来,看到未来中国的方向。一个全国上下唱红歌的中国,绝不会将十三亿中国人引向光明的未来,我仿佛看到过去的那三十年。


殷德义
2011-5-13于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