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

殷德义:死亡列车

723死亡列车已经先行出发了,他们死在一个雷电交加的雨夜,一个陌生的荒野。失去亲人的人们,在雨夜中嚎啕,他们知道,这本就是一场人祸。

无数的证人证言充分的证明,这次动车相撞事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D3115次列车司机站喃喃地说:"我这一生都不会再开车了,我没有责任的。当时我说能过去的,应该走的,但他非要让我停。"身边的人没有人去质问他。是啊!他不该承受这种诘问,应该站出来接受人们质询的,是那个骄狂傲慢的中国铁道部。

中国铁道部,一个"国中之国",公安、法院、检察院、学校一应俱全,这个超级巨无霸,在任何城市都是一副倨傲的姿态。多少地方政府为了铁轨能够延伸到所在城市而绞尽脑汁,多少地方政府为火车能够在他们的城市停一停跑步送钱。这个巨无霸,享受着无尽的国家资源,形成了他们现在的这种狂妄的做事风格。哪怕损毁的车厢内还有生命,还有尸体,还有无数凌乱的行李,死者的遗物⋯⋯他们仍悍然下令进行现场拆解、掩埋。

我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发泄我的愤怒了!

我们都在同一列死亡列车上,这是一列中共掌舵的死亡列车,装载了我们十三亿的乘客,用铜墙铁壁的车厢把我们如牲口一样捆绑,朝向着他们认为的美好未来飞驰。我们拍窗子、跺脚、嚎哭,希望他们能够调整方向;我们讲理论、举例子、搞论证,来证明他们的错误方向,因为我们看见有的人们已经找到了充满阳光的自由地带。但掌舵的共产主义者们不许我们质疑,不许我们讨论,用枪、用瓦斯、用坦克、用谎言、用暴力强迫我们必须跟着他们走。

你无法预知中共死亡列车会在什么时候能够停下来,他们不去校正,也不去发现问题,也不会创造新的方法,也没有过硬的理论支撑,但他们从来不会停下来看一看车厢里面的人现在是什么样子,也不会去看看轨道、车轮是否有缺失,也不去看看周遭的世界。

我们命悬一线,就在这死亡列车上,听着他们用高音喇叭描绘的美好未来,在轰鸣的车厢中绝望的等到终老、死亡。

我很想有一天,我们的父辈们能够向我们道一声谦,是他们的犬儒、麻木,给我们留下了我们这样一个荒诞的世界。

慢着,我有资格这样要求他们吗?如果我和他们一样犬儒、一样麻木,即使我意识到列车的问题,但我却无所作为,那么我还有这个资格要求我的父辈向我们道歉吗?我是不是也会和他们一样,要把让这个可怕的死亡列车交给我的儿女?让他们继续被谎言和暴力胁迫着走向生命的终点?

想到这些我明白,我必须努力,用自己的思想、智慧以及行动力,争取获得要求我们父辈道歉的资格!

我们要让这个恐怖的死亡列车停下来!哪怕是出轨、倾覆,也在所不惜!

以儿女之名!


殷德义
2011年7月27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