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

殷德义: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今天上午温家宝的记者招待会有段话很值得我们注意,他说:我们选择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这条道路的主要特点是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以人为本,坚持社会公平正义。


中国共产党几十年来一直都能够准确的把握到中国社会律动的脉搏。从1950年开始,中共将众多的知识分子、异见分子全部收拾得俯首帖耳,没有了独立之精神。在意识形态指导思想大一统的情况下,中共政权在那样的荒唐年月里稳若磐石,从未受到过任何挑战。


1976年政治强人相继离世,四人帮垮台,邓小平审时度势的开始了大的变革。这种变革很好的契合了当时中国的现实,他首先解放思想,然后着手经济体制改革,那个时候他们提出的是:解放思想,改革开放。这恰到好处的给于了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一个最迫切的诉求。


经济发展突飞猛进,市场经济活跃了中国,左倾思想开始抬头,中国到底走向哪里?中国到底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这个问题在中国前二十年的发展中始终都被束缚着,就像达摩克立斯之剑一样悬在中共政权的头上,继续往前还是全面逆转?在邓小平南巡之后,中国共产党再一次提出"坚定不移的坚持改革开放,抓住机遇,深化改革"的指导性纲领,中国经济就是在全世界的瞠目中迅速的壮大并进入了商品经济全面开花的时代。我把这十年称作中国经济的黄金十年。


进入九十年代末期,中国经济面临着深度调整期,不在产权所有制上进行改革,中国经济将会导致停滞,中共再次撬开了所有制的锁链,果断下令进行国企改革。下岗成为那几年的代最普遍的现象,股份制、集体所有制等多种形式的股权改制为政府解套,利益再分配机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严重缺失,国有资产大量流失,也让很多人成为改革中的既得利益者。但我们知道这是改革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如果一个经济制度不是帕累托最优,就会存在一些人可以在不使其他人的境况变坏的情况下使自己的境况变好的可能。但这属于理想王国,特别是在中国这样的国家,没有利益的驱动,改革之路将会举步维艰,因此,为了给中国经济松绑,公平正义缺失的代价必须要付出。社会主义所倡导的公平公正也就是在那几年内开始扎根于民心。同时,腐败开始成为中共当局不得不面对的棘手问题。


近十几年,江泽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及胡锦涛审时度势提出的"和谐社会、科学发展",总的来说,近三十年的执政,中国共产党确确实实为一个政权的长治久安的根本要求找到了正确的解决办法。一个国家的稳定,首要的问题就是经济发展,人民安居乐业,然后则是社会公平公正。理智的去看,中国今天的成绩,并非中共当局的丰功伟绩,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只是在全能的中共政权逐渐放权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只要某个领域放开管制,某个领域允许非国字号进入,就会立即商机无限。只要他手一紧,立即就会出现权力寻租、官商勾结的丑恶现象。


世界大势,浩浩荡荡,人类文明的发展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坚持认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就可以维护中国的社会稳定,这已经显得有些愚蠢。随着人民知识水平的不断提高,普世价值已经进入了中国人民的寻常语境中,那么中共当局就没有理由拒绝"普世价值"恩泽于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民主、自由是中国人民下一个十年的最高诉求,如果是中共在过去三十年的执政过程中用高超的政治智慧解决了中国社会面临的重重困难,那么民主、自由,这个摆在全世界面前的诉求,中共政权不应该视而不见。你们应该拿出自己的胆魄和智慧来解决这个突出的问题。而不是年复一年的向全世界发布自己的"五不搞宣言"!


不断发展社会生产力,能够为社会全面进步和人的全面发展提供物质基础,这的确是国家稳定的基石,但人之所以不同于动物,就是因为人有除了基本的吃饱穿暖之外的更多要求。一个党派垄断所有的治理国家的权力,也等于垄断了非党内人士要求改造社会、建设中国的伟大梦想,而且自从有生命物种以来的历史证明,一个没有竞争压力,没有天敌,没有制衡的任何行业、团体、党派…… 无论是产品还是策略,都不能也不会提供最优的"品质"。


将中国建设成为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是历史赋予中共的使命,也是中国现实社会的根本要求。社会的发展就是人的发展,没有宽松的制度就没有自由的人,没有自由的人就没有腾跃的思想,没有腾跃的思想,也就无法崛起于世界民族之林。中共当局理应顺应民意,担负起历史使命,真正的还政于民。在当前社会形势下,立即着手政治改革,才是一个智慧的党,一个负责的党,一个伟大的党应该做的事。如果一意孤行,坚持五不搞这种愚蠢透顶的执政路线,中国社会陷入深度动荡的劫难之中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