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

殷德义:北京,雪。




2009年的冬天,我离开杭州,来到北京,阿姨说,北京好像从来没有下那么多的雪,前前后后得有11场了。她说了这话之后,北京好像在我的记忆里,又下了两场。那时候天气特别冷,我住在一家快捷酒店里,为下一步的公司运营招兵买马,厚厚的雪,朔风凛冽,应聘者寥寥无几。

2010年这一年都在忙碌,到现在还不能完全熟悉周边的环境,除了上班,去的最多的就是超市,平常都是窝在家里不出门。昨天老虎庙约我一起聚餐,有王荔�大姐参加,想几个月来都没有见到面了,于是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到了那里见到了久仰的政法大学的副教授,曾获得法国人权奖的滕飙先生,还有著名的独立制片人何杨,还有那个可怜的杨佳的妈妈――王静梅女士。

吃喝完毕已经接近九点,我就急着回公司收拾电脑,赶写一份报告,下楼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走出办公大楼,才看见天空飞舞着雪花。我有些兴奋地说:"哇!下雪了!"北京的雪,我终于等到了。

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拉开窗帘,看看外面的世界,果然是一片雪白。因为住在高层,一眼望去,楼房等各种建筑物的顶上,都覆盖了洁白的雪。

开会从上午十点一直到下午一点多,直接在会议室吃了快餐,然后接着开。心里还挂牵着朋友妹夫的孩子。会议开完之后,赶紧带着资料前去儿童医院拿化验结果。在医院里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找科室和大夫,终于拿齐了化验报告单,也终于在最后下班的十分钟,找到了应该找的专家。

她看了一下报告和各种代码,然后问我:"这个孩子是你的吗?"我说:"不是!"

她说:"这个病叫进行性肌肉营养缺乏,是不治之症……孩子最多能活到20岁,如果好的话,也有可能活到30岁,当然也可能肌肉不再萎缩,但会完全无法自理……

"……这孩子的父母最好不要再生孩子了。"她边写病历边问:"他们夫妻多大了啊?"

我说:"我也不清楚,是我朋友的妹夫的孩子,应该很年轻。"

"告诉他们,不要再生了。一般情况下是妈妈的原因,如果没有家族病史,那就有可能是孩子自己的原因。如果想要孩子,最好在怀孕之前先进行身体检查……"

拿着报告和医生写的病历,我一个劲的感谢,走出门诊大楼,手里拿着手机,里面录下了我和医生整个的谈话过程。

晚上回家,我用iphone把病历、化验单进行了拍照,然后将音频资料导入电脑,发送到朋友的邮箱……

我想,今晚,他们可能彻夜难眠了!而这个噩耗,是我带去的……

生活,充满变数,一如我现在住的地方,一个月内就要搬离了,下一个家,又在哪里?

殷德义
2011-02-10于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