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

殷德义:关于王荔蕻的一切


我一直想写一个关于王荔蕻大姐的文章。今天,也许是该下笔的时候了。
1、大姐这个人
2009年的冬天,北京下了十多场雪。夜晚格外的寒冷。某人刚刚从德国留学回来,我坐飞机到北京,然后两个人一起去见一些我在北京的朋友。
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饭店里,我见到了大姐。当时还有张辉、老虎庙、朱承志、天天等人,后来许志永也去了。我们一起谈论三网民案件,张辉说我写文章很好,所以大家请我写一篇文章,向国内的读者朋友详细的介绍三网民案件的来龙去脉,张辉觉得我在写一些文章的时候比较有感情,应该能写好。后来我提出我目前掌握的情况不多,大姐说可以给我一些资料。另外我也担心自己在法律方面有疏忽,许志永说愿意帮忙。
之后,我开始为来北京工作做准备。颠沛流离,北京、西安、杭州、潍坊到处飞,马上又是2010农历新年,这篇文章一直没能下笔。到后来我简单试水先写了一篇针对福州三网民的评论文章,文章立即被删除,前后发了四次,均遭封杀。那时候我的博客人气处于鼎盛时期,我知道如果我一再的去触犯新浪,博客必然会被封掉。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大姐,印象不是很深,坐在最里面,说话干脆、清爽,听她说话就是一个性情直爽的人。再之后,大姐经常喊我一起吃饭,还在短信息或者twitter的私信里告诉我说:有美女参加。
每次见到她,她都会对很多社会上的公共事件慷慨陈词,对于她所遭遇到的事,她很有兴致的跟我们聊。比如她与国宝之间周旋,她跟那些跟踪她的人说了什么,又一次她还绘声绘色的给我们还原她当时教育小警察的情形,给我印象特别深。后来,她成立了自己的“爱心工作室”,可以看出,她希望自己今后能够有一个正规化的组织,毕竟个人的能力有限,成立一个工作室,更能持久。
一个社会中,如果某一个理想价值观念被边缘化,那么秉持这些理想的被边缘化的人就需要相互的慰藉,我称之为“抱团取暖”。中国之前因为没有互联网,很多人似乎孤掌难鸣,但现在情形大不相同,所以我们有机会了解对方的思想以及行动。
王大姐和老虎庙大哥帮助流民的事迹让我感动;她为山东李淑莲的事奔走呼号,我在杭州给她打电话,火车上她很疲惫,我告诉她一定要注意安全,她说没事,后来她到了当地之后,地方政府愿意跟大姐当面谈谈,大姐最后还是放弃与政府方面的人接触。也许她当时就已经很清楚,这个政府是不会有任何诚意的。李淑莲死去,她打电话给老虎庙大哥,老虎庙在文章里说:“电话那边她的哭声愈发剧烈,以至我们无法继续通话。”
2、福州关注团
福州三网民关注团,是大姐多年来积聚能量的集中释放。我从来没有想到,大姐能够做出这样一件在新时代的中国历史上堪称标志性的事件。如果我们说这是中国网民对民主自由、司法公正采取实际行动的发轫,一点都不为过。
他们很有秩序的站在警方划定的警戒线外,高喊三网民无罪的口号,高唱《草泥马之歌》,用这种方式来抗议一直以来被称之为比黑社会还黑的福建司法机关对游精佑、范燕琼、吴华英的枉法审判。
他们充分利用当前的一些高科技设备,如照相机、扩音器、互联网、摄像机,还有统一的口号、行动、歌曲、标识、签字的横幅等等,为了证明他们在现场的活动是理性温和的,他们还专门安排人员进行了全程录像,他们一起高呼:“游精佑,无罪!范燕琼,无罪!吴华英,无罪!”相信那声音,是21年来的第一次。那声音震撼了福州,也震撼了中国的互联网,同时,也震撼了我。
做维权与慈善,需要的是钱,王荔蕻大姐退休后的收入并不高,但她的收入基本上全都扑在了国内维权及接济访民上面。王荔蕻在被警方严密监控的情况下,伺机潜出奔赴河南,为艾滋病维权者田喜送上一笔钱,然后她再从容回京。在我的记忆中,好似这是她被捕前最后一次接济受苦受难的人,之后警方就开始对她实行了更严密的监控。
王大姐曾经被关进看守所,在里面关押了八天,后来,她写出了她在看守所的《八天》的经历。她的文字流畅,平和,在温软的字里行间显示出她的凛然正气。她的腰椎一直让她痛苦不堪,在看守所里,腰上一直箍着钢板。释放之后,大姐成为24小时被监视的人物。在中国,这种人并不多,据我所知,目前被监视居住的人有胡佳、余杰、陈光诚、冉云飞、艾未未等人。大姐能够得此殊荣,证明了她的行动,已经让邪恶感觉到了不安。
2011年3月21日晚八点,大姐在推特上说了最后一句话:“楼下有警车,说一会国保要找我谈话。可能会被带走。请各位推友保重。如果晚上回不来就是进墙里休息了。保重!”
3、构陷入罪
被捕后的王荔蕻成为整个海外互联网的焦点,无数人在网上发起呼吁,联名抗议中共当局对这种良心人士的镇压。王大姐的善行,曾经帮助无数的苦难的访民,也因为她坚持公平正义,感染感动了无数的中国网民,因此,她的知名度迅速提升。在其被关押后的几个月的时间里,网上一直都在抗议和怒骂中共的这种无耻行径,从来被淡忘,也没有消停。
8月6日,法庭宣布将于8月14日对王荔蕻案件进行公开审理,于是互联网上的我们做了一件大姐曾经做过的事:围观声援!
中共当局起初刑事拘留王荔蕻涉嫌罪名是“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但侦查机关起诉意见书提到的却是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而不是“涉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后来因证据不足,又改为寻衅滋事,如此行为,证明中共当局是先定涉嫌罪名然后按图索骥寻找证据,若证据不足以适格其罪名,则以现有证据的指向罪名来进行起诉。另外,法庭上呈现的证词,均为几个公交车司机,仅仅凭着几个司机,却不以现场拍摄的影像资料,分明就是一次对王荔蕻的政治审判。不管是什么罪名,只要能够陷你入罪,什么行径都干得出来。
另外,事发之地的福州警方一年多来并没有对王荔蕻采取任何行动,已经客观证明了王荔蕻并没有触犯法律,当时气急败坏的福州警方恨不得把这些人全部抓走,苦于没有充分的证据来证明这些人有罪,所以才让王荔蕻一行安全撤退。而北京警方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一年多后,他们忽然要抓捕王荔蕻了,理由是王荔蕻制作的条幅“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温家宝语)是在北京市朝阳区制作的。您见过有这么无耻的执法吗?
所谓的公开公正依法审理(当时温榆河法庭指派的新闻发言人语),结果整个审判庭只能有5个人的席位。欧盟、美国、加拿大的人权观察官员以及当时庭外的要求旁听的网民,都不得入内。这是哪门子公开公平公正?温榆河法庭,找到这样一个仅容得下五个人的旁听席位,大概是整个北京市内最小的法庭吧?
4、我的心理转变过程
自从开庭审判的日子公布后,我就开始纠结。我的心路历程通过twitter的推文可以看出,在这里把推文贴出来,大家也可以看到我当时的纠结过程,从开始的犹豫直到最后下定决心。
1、今天跟公司的朋友谈到我内心的纠结,我说我想在开庭的那天去现场声援大姐。朋友说:如果不去,别人会骂你吗?我说不会,不过可能我会被抓,也担心老板责备。朋友说,你想想,能不责备你吗?若被抓,你手里的项目怎么办?你的部门怎么办……这让我无法选择。在北京这个圈里,大姐是我唯一敬重的女性。
2、我工作,用金钱来帮助所有能帮助的人和团体,但这一次,我觉得出钱无法让我心安。当初福州归来,我去北京西站接她,我说,你们(屠夫、大姐、张辉、海豚、华泽等人)的行为必将载入中国人权的历史。一年多来,她被视为组织者而被当局看做最大的威胁,即将要进行的这次审判,是邪恶对正义的审判!
3、这是怎样的颠倒黑白啊!邪恶冠冕堂皇的倨傲地坐在宣判席上,他们竟然要对一个代表着正义与良知的人进行无耻的判决。邪恶审判它永久的敌人——正义。这就是中共政权给我创造的这一恐怖的历史图景。代表黑暗势力的邪恶明目张胆的对正义良知进行裁决,这是所有中国人最大的耻辱!
4、昨晚写王荔蕻大姐,禁不住落泪。想到王大姐所做的事和自己的处境,为自己的无力感到哀伤。这种哀伤没有任何来由就那么忽然袭来。想到人生短短几十年,却要耗尽自己的生命跟这个国家的体制做毕生的反抗,蹉跎了自己,也毁掉了自己本应该享受的美好人生,想到良知被羞辱,这种挫败感排山倒海的压了过来。(纠结中)
5、被百姓如此嘲讽、这般谩骂、此番羞辱,他竟如此淡定;权威被解构,谎言被揭穿,历史被钩沉,他竟如此淡定;被逼迫到退无可退,进却肝颤的地步,眼看着被熊熊怒火包围,他竟如此淡定……他竟如此淡定搞得我竟有点不淡定了!(我开始越来越无法让自己无视大姐这件事了!)
6、很多知识分子其实质上是一些姿势分子,他们很会把握机会在公众面前摆pose。到了真正需要他们摆pose的时候,姿势分子却噤若寒蝉,一个个视而不见。王荔蕻大姐这次的开庭审理,正是对当前中国公知的一次大考,通过你的反应,来证明你到底是一个公共知识分子,还是一个公共姿势分子!(这也是在告诉我自己)
7、为了某个人,我一直犹豫不决。毕竟背负着责任,还有公司的部门利益,不能给领导留下不负责任的印象。于是我把我的打算告诉老板,老板短信回复我【我支持你去,但是我建议你:1、不要现场演说;2、不要成为人群的中心;3、劝阻大家的过激行为;4、注意你自己的安全。推动社会进步,这是中国公民成长的过程】
8、一生几十年,感觉时间太宝贵:那么多的书没有读、电影没有看、课程没有学、网友没有见、信件没有回、疑问没有答、好人没有出监、贪官没有被抓、理想没有实现⋯⋯最后想到,生活中的一切小温暖都成奢望,几十年的宝贵生命来不及了,只容得下这一个心愿:让全世界的独裁政权解散!
9、实验一下移动环境下免翻墙发推,预备明天为大家报告一下某现场情况!(当时已经下定决心,但为了不被阻拦,因此还是用“某”字来代替)
10、老板打来电话,万分关切,唉!(嘱咐我要怎么做,很感动!)
8月12日凌晨,离开庭还有八个小时,离我即将离开家还有四个半小时,我考虑到这个僵化体制的反应速度,也为了给更多网友以鼓励和勇气,我正式发推宣布参与这次声援行动:
11、我知道我的电话被监听、被定位,我的skype被过滤,我的QQ被监控⋯⋯今天晚上我也跟老板谈了很多今天王荔蕻大姐的事。也和我的朋友用短信进行了交流。我想,该来的还是会来,我逃不掉,所以我不会躲。如果不出问题,我现在宣布,今天8月12日,我将亲自参与现场声援大姐的活动!
12、如果不出意外,经过测试我的手机现在可以免翻墙发推,我会在大姐的开庭现场给大家进行直播!
入睡时已经三点半,清晨五点十五分,闹铃响起。我起床洗漱完毕,往包里放了几个面包,然后启程。下电梯的时候,我发了当天的第一个推文:
13、今天的推文,献给一个被剥夺了人身自由的人——王荔蕻大姐!今天,是邪恶审判正义的典型案例,因此,为了记住这个时代的荒唐图景,我来亲自证明!请您在今天——关注王荔蕻!
5、围观现场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到达目的地。刚下车,刘莎莎打电话问我到了什么地方,我告诉她已经到达。这时候警戒线早已经圈起,我大步流星的走过去,并撑起他们的警戒线,进入了警察警备的区域。他们盯着我,但没有引起他们的关注,大概是因为我的穿着比较职业化,加上那种严肃的气质,和六毫米的寸头,他们以为我跟他们是一个系统的吧!但他们看我到了法庭门口的时候没有径直进去,而是站在门前张望,他们就问我是做什么的,我告诉他们我说不干什么,来看看。然后我走出了警戒线。
声援的人越来越多,媒体也相继到来,全都是香港和海外媒体。上访者拿着状纸、口号高声喊冤,有不少的便衣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那些喊冤叫屈的上访者架走。上访者大声叫喊,周围的人试图帮助这些上访者,但他们立即将人们隔开,上访者被他们粗暴的拖走。我当时第一个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其中架人的一个便衣,厉声问他:“你干什么?”他对着我怒目圆睁,我忽然意识到我必须克制,否则我也会被他们架走,于是我赶紧松开了他,眼看着他们拖走,后来,他们陆续又拖走了五位。其中有一个坐轮椅的大妈,那些人抬着大妈走的时候,大妈无法从轮椅上走下来(因为她的双腿被警察打断了),她只能坐在轮椅上左右摇晃,试图让他们放下她。其中一个打手面带鄙夷的笑容,带着嘲弄的口吻说:“哎呦!你还会摇摆呀?”通过这么一句话,可以看出,这些人连起码的良心都失去了。他不觉得自己在作恶,反而将这种工作视为乐趣,这种人的心肠,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颜色。
天气闷热,幸亏阳光不是很强烈。欧盟人权观察的人到来,我问:”您好,请问你们是哪里的?”其中一个年轻人只说了两个字:“欧盟!”我非常真诚的看着他们说:“谢谢你们,真的,感谢你们今天能来!”他们几个看着我,都微微一笑。
中共侵犯人权,几十年如一日,从未停止。中共的宪法,是世界上最全面最美丽的宪法,中国也是参与世界上所有保障人权等相关国际组织最多的国家,只要有国际人权组织的倡议、协约,中共随手都会签署,但是,无论《宪法》还是在保障人权方面的协议,中共出了“维护一党专政”这一条之外,基本都可以随意践踏。法律,在中国,根本就是一个摆设。当然,这些法律的存在,也等于在嘲弄这个荒唐的政权,证明他们的无能、无耻。
十一时,欧盟等使馆人员离开,后来我们得知,他们没能进入庭审现场。据说,他们想要通过这一个案件的审判,来了解中国的人权状况,温榆河法庭方面借口旁听席位不够,因此拒绝了他们进入法庭,并说:“在法庭外,仍然可以了解中国的人权状况。”
感谢美国、欧盟、加拿大、捷克等国家对此一案件的关注。当然,全国各地的网友赶来声援,这是最让人感到欣慰的。他们当中有些人生活并不宽裕,却能够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到现场;还有的网友因为使用的是网友们捐助的钱,因此他们购买了站票。我对这些人充满敬意。
6、聚餐
现场有网友为大家陆续买来了三箱矿泉水,感谢新浪微博的网友艹阿基,我对他立即产生了非常好的印象。那么热的天气,他能有心为大家买来这么多的饮料和矿泉水,我觉得他值得我交往。我想中午跟小齐、艾晓明老师、结石宝宝赵连海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一定要叫上这个小兄弟。很可惜,审判结束后,因为没有当庭宣判,我们陆续离开,我召集大家一起聚餐,因为当时人太多,我也不希望近两百的围观人群全都参与,故意引领大家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聚集,这样就跟过筛一样,满满的就会留下一部分人。即使是这样,现场仍然有三十多人。结果那个小兄弟大概因为不熟悉我们,落了队。我记得当时我说跟他一起吃顿饭的。
大家上了一辆公交车,整辆车上全都是网友,应该没有外人的。但后来车辆忽然中途抛锚,网友都觉得事出有因。后来我要求司机打开车钥匙让我验证一下,我看到车辆确实水温偏高,当时的指针达到100多度,这种情况下车辆确实不能再开了。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发现了北京国宝安插在我们中间的一个线人。他一直跟着我们,很不起眼的年轻人。被大家发现后,大家都没有去责难他。我用很恶毒的语言说他:“你赚钱能不能干点良心活?这么年轻,你不觉得惭愧吗?”年轻人辩解:“我又没跟着你们。”后来我们又上车,我发现他还是跟上来了,我拉着售票员,用一根手指指着他,非常严肃地问他:“你到底有没有买票?谁给你买的?”他赶紧掏钱买了票。车厢里笑声一片。
到达聚餐地点,我们一起吃饭。我告诉小齐,你有这样的妈妈,你应该感到自豪。谁人像你的妈妈一样,能够有这样的影响力,全国各地的网友自费跑到这里,而且冒着被抓的危险来声援她。他点点头,说是的。然后我告诉他今后我会接济他,给妈妈多点钱花,不让她在里面受苦。后来大家在酒席上相互认识,敬酒。苏雨桐在推特上一个劲的要求我来垫付这次餐费,会通过朋友把钱给我。我一直拒绝,但后来妙觉说这是她的公德心,我不该拒绝她,这样做是不对的。后来我愿意接受雨桐承担一半的餐费,其他的我来承担。另外游精佑大哥一个劲的要求通过龙天来支付这次餐费,我也拒绝了。我说大家有钱,可以给大姐,也可以捐给结石宝宝账户。就这样算是解决了餐费的问题。到现在雨桐在推特上跟我私信辩争要求支付,我谢绝了。这些年,我知道苏雨桐为国内的很多公共事件以及遭遇压迫的个人捐了款,花了不少钱,这一次,我真的不希望再让她破费了。我自己有一定的收入,这点钱还是承担的起的。
7、结束
因为只睡了两个小时,又喝了两杯啤酒,我头疼欲裂。连海大哥在结束后进行演讲,时间有些长,我本想跟大家一起合个影,因为等待的过程中十分痛苦,又不想惊扰了大家,我就一个人悄悄地走了。
后来回家后发了几条推文,告诉大家安全到家。然后就倒头不起。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半。上推后才知道,赵连海回家后,因为昨天外出参加声援活动,十几个警察正在等着他回来,然他就被警察带走了!
我并不吃惊,而且我通过接触也能够看出,赵连海不是那种容易被恐吓的人,他很勇敢,是个男人。这次他们带走他,应该是进行批评教育,不该趁着监视他的警察睡着的时候私自外出。果然,连海又回来了。
这次声援王荔蕻的活动,我很荣幸参与了进来。我首先感谢自己的老板,没有他的允许,我不能成行,很多人羡慕我有这样的一个好老板,其实大家不知道的是,我的老板其实就是22年前那次民主运动中被伤害的一批人中的一个,他跟我们这些人一样,有着同样的情怀。而且我们公司当年的原始股东里,有不少赫赫有名的人物,比如王丹、梁晓燕等人。他也有在国内开博客,很遗憾的是,他的博客也是屡遭封杀。
这次声援,可以看出,中国民间的维权意识因为互联网的原因正在深入人心。新浪微博上,转发我的现场发布的推文高达几万,最终新浪饭gia你迫于压力对我的这些微博进行了技术性处理,只能自己可见。现在也对我的每一条微博进行审核,然后放行。艹阿基告诉我,新浪肯定是接到了有关部门的命令才进行封杀,如果封杀不及时,每条微博罚款可能高达五万元。艹阿基是网站工作人员,他说他很清楚这里面的事。我愿意相信他,也能够理解新浪微博管理方面的底线,起码这一次,不像以前那样,对我本人开设的微博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封杀掉。不过我很想知道,新浪网什么时候能够对“殷德义”这三个字进行解封?
也感谢所有没能参加声援活动但一直转发推文的朋友们,正是你们的鼓励与网上围观,才给了现场网友更多的精神力量,让我们觉得我们并不孤单。一切的力量,都是从最初的关注开始,这种关注,是源自于内心向往正义的力量。特别感谢苏雨桐这个女孩子,她人在德国,却牺牲了整夜的休息时间来及时的发布、整合消息,因为她的参与,让812王荔蕻声援活动达到了高潮。我现在想,他们之所以没有对艾未未进行审判,大概怕的除了国际影响外,还有这种网民自发的声援活动吧?
如果这种不公平的侵犯人权的政治审判一再出现,网民围观的力量会越来越大,采取实际行动的人也会越来越多。这种围观,蕴藏着一种愤怒的力量,如果围观者人数以及他们的忍耐力达到某个阀值,就很容易引发警民冲突,从而扰乱社会公共秩序,最终引发全民抗议。这是完全可能的一件事。中共如果总是站在邪恶的舞台上张牙舞爪,对这个国家的人民显示自己丑陋的肌肉,总有一天,这种围观的力量会如核子一样裂变,引发整个社会的爆炸。因此,在这里也奉劝中共政权,不要继续作恶,更不要再玩火——审判良心人士,你们胆子也忒大了,有这样撩拨民间良知的愚蠢行径吗?继续搞这种政治判决,不依法审判,对良心人士罗织罪名,中国网民总有一天会彻底的埋葬你们!
党是一个组织,是一帮子人搭帮结伙,然后得到人民的信任,从而给你们纳税,给你们权力去管理这个国家,因此,你不是我们的妈妈,是我们的儿子、孙子,你们拿了我们的钱,是为我们提供好的公共服务,维护社会公平公正是你们的首要职责。你们要记住,我们是你们的衣食父母,而不是自诩为救世主,更不是我们的爹妈!如果你们仍然不去转变执政观念,把自己凌驾于百姓之上,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赶走你们这些混蛋!
殷德义
2011年8月13日

1 条评论:

  1. 不知道大姐现在出来没?是否还好?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