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

殷德义:流水的官员,永远的民生

每年回诸城老家两三次,每次都会有一些值得关注的事。有关部门跟我说,要爱护家乡人家乡事,家丑不可外扬,要说好,别说坏……我耳边呱噪的不少,但我眼中确确实实看到了很多的不好。

闭嘴吗?有些事需要闭嘴,凡是关乎于一个县级城市的文明程度、市民素质、恶俗风气等等,用发展的眼光去看,聊以慰藉,也落得个清净。但对于有些事,就觉得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了。


超然台那个怪物,矗立在北关路上,青砖灰瓦,很有点"古感",但却让人有些忍俊不禁。你说你得有多傻逼,才会讨论通过建造这么一个玩意来劳民伤财?超然――好词,超凡脱俗,超群拔类,确实好,超嘛!多好!可我看这到个玩意,就看到了某些人那点点可怜的境界!真高!我不觉得这玩意"超然",反而觉得扯淡。俗不可耐的扯淡!


另外一个就是路边的冬青树,大有遮天蔽日之势,据悉,市民无人不骂,但又无可奈何,很多门店的拥有者为生意计,毁坏这些冬青,结果被城管处罚。市民现在都敢怒不敢言,我问这是为什么?目的是什么?很多人说这是逼迫这些开店的人到他们希望他们开店的地方去……


那天晚上正是初春时候,夜晚有些冷,兄弟开着斯巴鲁围着那些栽种了两米高冬青树的路上转,就是让我看,我除了嘴里问候做出此决定的官员的母亲,我还能说什么呢?


他们依靠自己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他们没有因为失业而跑到政府门口去要口饭,他们只是在自己的家门口做点生意,你们何苦来哉?一个政府,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干涉民生,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


对于地方财政来说,门店生意兴隆,自然就有税收,即使他们有避税,最终他们的消费还是会在诸城,有了消费就要纳税,这个是常识,你为了某些利益,不顾民生、不要民心,这是哪门子厚黑学?


遮挡了他们的门店,生意惨淡,税收自然上不去,这一颗冬青树,两厢不得利,你说你到底算的哪门子帐?


有人说:"去租赁、购买了好地段的门店,生意就好了呀!更繁荣了呀!来投资房子的温州客人钱也收回了,银行贷款也无忧了,政府自然就舒坦了……"你麻痹的!你这简直放屁。好地段百姓不知道好?有钱有利益百姓不懂?问题是:这个行得通吗?你给政策支持鼓励补贴了吗?你马勒戈壁滴!一帮混球!正事不干,你们研究出来的主意就是栽上两米高的冬青树,这就是你们的治理城市的手段!


流水的官员,永远的民生。很想有一天看到这些树墙能够裁剪到它应该有的高度,不再突兀的树立在路的两侧,这些树的存在,不是丢了懦弱小市民的脸,丢的是诸城官员们的不顾民生的酷吏的脸。


我希望诸城好,但更希望我的诸城兄弟姐妹们能够把事情看得更清楚一些。


殷德义


2011-6-10于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