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

Fwd: 殷德义:生活札记

去年年底一直到今年的4月上旬,我因为工作等原因四处奔波――杭州、西安、北京、潍坊。荷包里的钱基本都送给了各大航空公司。为买到便宜的折扣机票,有一次在北京四点起床,就为了去南苑机场赶一趟前往杭州的飞机。那时候除了记得心情非常糟糕外,还记得那个寒冷而干燥的早晨。

去了西安后,公司当时因为正在装修办公大楼,我被安排住在后院的二层小楼里,第一天晚上因为仓促,没有准备暖气,也没有电热毯,我蜷缩在被窝里哆嗦到了天亮。后来因为发现这家公司的老板对于市场有着某种令人惊叹的盲目性,若继续坚持下去结果只有失败,所以我决定离开那家公司。因为当时签了合同,薪酬待遇都已经确定,我若是辞职将要支付几万元的违约金,于是我装疯卖傻的干活,写了一些让我自己都摸不着头脑的傻逼文案,老板忽然意识到我并不能胜任这样一份工作,于是我被他辞退了。因为是他单方面解约,我非但没有交付违约金,他反而给了我一部分经济补偿。

离开西安,我回到北京,后来又回到山东老家,在家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又回到北京,住在一家宾馆里。那时候虽然有女朋友,但她并不为这些事操心,我只能自己找中介,人生地不熟,我忍着满腔的怒火四处找中介看房子,最终签下了这处住所。搬家的时候,她也没有出现,只有我一个人忙活,她就像一个神仙,不理这些人间俗事。直到我一切都收拾好了,她才翩然而至。我后来想,如果一个人不能脚踏实地,永远不可能获得幸福,目前的一切,也不过是过眼烟云,总有一天,你还是要捋平你那高傲的心,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换得你应有的幸福。天庭很美,但你毕竟生活在地上。

搬家后,我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当中去。对现在这个房子,一直都不满意。虽然我一直希望让这个家更干净,更温馨,但无论我怎么努力,蟑螂还是会在某个角落爬行。有好多次,早上起床,我的床上会有被我压扁了的蟑螂的尸体。我越来越讨厌这个房子,每月2000元的租金,总觉得不值。后来在网上搜索,我发现,同样的地段,同样的面积,我至少比别人多花了200元。

北京的夏天很热,而我却不想回家,因为空调一直运转不畅。我找了房东来修理,修理好了之后又坏掉。于是我自己买了一个制冷机,效果差强人意。冬天来了,暖气的效果也很不好,空调根本不制热,找过房东之后,一直也没能修好,于是,我决定离开这儿。哪怕我多花一千元钱,我也要离开这里。

今天下午见到了新房东。房子精装修,家电一应俱全,属于高档公寓,出门就是一路公交站点,去去万寿路、公主坟地铁站也不必再像以前那样打车花上十元钱了。右转三分钟是超市,左转五分钟就是我们公司,对面有饭店、银行、茶馆、报亭……虽然比原来住的地方多出了700元,并且要押一付六(一个月押金六个月租金)一次性交付,还要交给中介2200元的中介费,但生活的便利以及因此所获得的那种幸福感,不是700元能够买来的。

房东知道我是山东人,很高兴,说山东人实在。签下租赁合同后,我也松了一口气,这一个月的折腾,终于尘埃落定。房屋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员在这期间为了达成交易,曾对房东撒谎说我在电视台工作,我为此非常生气,小姑娘的意思是单位好,收入有保障,房东放心,愿意租赁。我说我不会为此而撒谎,我会告诉房东我在什么单位工作,我不会跟你们一起撒谎,而且,我也为我所在的公司骄傲,我所在的公司保障了我有着持续而稳定的收入。今天见到房东,我毫不迟疑的告诉她我的单位,并拿出我的名片和身份证。

这个月的月底,我就要搬到新房子去了。现在我住的地方,将成为过去,我携带着我的行李,离开这里,也彻底的让那段回忆剥离,在北京,开始我全新的工作,和生活。


殷德义
2010年12月19日于北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