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6日星期四

殷德义:雨后渗透




今晚去南站接人,回来的时候选择了地铁,因为北出口外没有一辆出租车,有几辆三轮车在漫天要价,我知道,这场雨,把这个城市的所有人都给弄得人心惶惶了。下午收到了很多公司的短信提醒,说今天下午一直到第二天会有大到暴雨,凡客、我买等等,都发来了提醒的短信,唯独没有收到来自政府的短信。

      前天北京的气象官员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针对全北京市民发送短信预警,技术上还存在障碍,结果中国移动、联通纷纷站出来反驳,说全网发送短信,没有任何技术障碍。等于狠狠地扇了气象部门一个大嘴巴,然后气象部门就闷不吭声了。

     二

      这次北京721的灾难,如果预警到位、救援及时、应对有效,相信悲剧不会如此之多。广渠门水深四米,让一个壮年男人在水下耗尽氧气,妻子跪在警察、武警面前哀求也无济于事,直到领导来了才下水营救,结果打捞上来的,必然是尚有余温的一具尸体。很多人说,政府已经不错了,我们要多一些宽容,多一些理解,不要老是攻击,要建设……这种嘴脸的傻逼实在不少,但我很想问:如果你是水中的那个受难者的妻子、兄弟,你还会这么说吗?

      北京暴雨倾盆,没有看到政府的任何动作,没有看到特容易感激涕零的百姓发一个感激政府及时出现、有效救援的文章、微博,整个雨夜,微博上发起的是北京市民的自我救援。他们打着双闪去机场,去各个街道,免费接送那些无法回家的人们。而机场的收费站,依旧让那些免费接送的车辆泡在水里,一杆一车,继续收费,虽然那时候轮胎已经被积水淹了一半,但是过路钱——照收不误!

      三

      我们没有听说北京60万辆公车集体上路营救市民的任何消息,可以想见,如果他们做了,那么他们是唯恐天下不知的。那些用百姓的钱买来的车辆,都停在那些机关大院、部队大院、国家机关家属大院里,他们那一夜,睡得很香,很甜。

      书记吃了一碗泡面,也成了他们宣传的亮点,我想,那碗泡面,他还能吃得下,也实在够畜生的,这样的官员,吃屎才对。据说他们十万人参与了营救,但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说政府的营救?有媒体人看到本次死亡人数内部的统计资料,看得瞠目结舌,那么这次的灾难,到底有多少人死去?会不会再次成为国家机密?


      四

      我们总是说已经改变了,日子一天天的在好了,知足吧!在一个全球化经济深度参与的国家里,被裹挟着用廉价的劳动力换来西方的科技改变我们的生活,是时代的必然,全球化的必然,百姓勤劳的必然,而非体制的必然。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一个全能政府,今天他出现了这么多的问题,如果我们仍然跟着他们的调调唱赞歌,喊着全面胜利,那么他们会有改变的动力吗?今天是他们,你又如何知道来年会不会是我们?这个高傲的政府,从来没有对这些用税金养活的百姓低过一次头,从来没有!包括文革、大跃进……

      道一次谦,真的有那么难吗?美国一次枪击案,美国总统奥巴马站出来道歉,全国降半旗致哀,如今,我们的政府,除了歌唱自己的救援及时有效,撒谎六十年、百年不遇外,有一个官员出来承担责任,说一句对不起吗?我们的最高领导人,有一个出面站出来为此背书吗?没有一个,他们就是这样冷漠而无情,倨傲而嚣张!

      五

      昨晚在东直门地铁口附近,看到一群耄耋老人扭着秧歌,唱着《好日子》,激情健身,从审美的角度讲,这大概是最恶俗的玩意,但他们以其为美,包括各大公园里那些激情唱红的老人。我心里在想:我们现在的这个体制,不正是他们留下来的吗?而今,我们这一代人,是不是还要把这个体制留给我们的下一代?

      这个社会,已经失去了应有的活力,生产者造假,执法者违法,官员与贪腐孪生,人与人之间日益冷漠,特权阶级利益固化,社会阶层彻底割裂,改变命运的上升渠道已经彻底的堵塞,利益集团固态板结,而这些底层的屁民,却会因为有人说几句真心话群起而攻之,并污之为来自西方反华势力的渗透。

      知道我最想跟这种傻逼说什么吗?是这句:“我操你妈!”

      六

      我不喜欢五!



殷德义


2012年7月26日凌晨3:07分于北京

3 条评论:

  1. 无言,全身发悚!TMD,比日本人还坏透N倍。

    回复删除
  2. 共匪不死,国难未已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