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7日星期一

殷德义:虚伪的爱国者

最近几年,出国的朋友越来越多了,很多人说起出国,理由都很简单:为了孩子。

身为父母,不能给孩子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实在有些死不瞑目。人最珍贵的就是亲情,如果我们身后留给孩子的不是蓝天白云的自由沃土,而是穷山恶水、司法不公、权贵当道、没有基本自由的世界,那就是为父母者最大的失败。有人说:“我就不愿意以后我的孩子要去跟别人抢座儿,我还得给他占座儿。我宁愿把他送到英国去。我也不指望他能上牛津、剑桥,我就是希望他能回到我小时候那样子——上下学自己去,走几条马路就到学校,遇见陌生人也不害怕,不用家长去接,路上没那么多汽车,汽车知道避让行人,不用给老师送礼拍马屁,就这么简单。”

权贵们忙着转移自己的资产,妻子孩子早已经移民海外;中产阶级忙着将孩子送走,随时准备着离开这个国家;无数的爱国者,无权无势,在烈日下走上街头,扛着五星红旗,声嘶力竭的喊着爱国、爱国。

穷苦的百姓,只能守着这片土地,看着这个国家,一天天的烂下去。虽然无数的权贵都在弃船,但船上总有一部分人说愿意留在这里,只是这个”愿意“,实在有些值得玩味,试问:您是真的因为爱这个国家、这片土地而留下,还是因为自己实在没有能力离开才不得不留下?

掌握权柄的人,中国的红色家族,后代几乎全部都移民到了他们嘴里叫嚣的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英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法国、德国……甚至改变了自己的姓氏。他们喊着:中美必有一战!中日必有一战!中菲必有一战!却把自己的钱存到了外国,将自己的妻子孩子移民到了外国。他们说:“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他们干的事,在我看来,就是个鬼孙子。

唱衰中国的人,一直坚守在这个国家,因为他们真的希望这个国家富强文明起来;那些喊着中国已经崛起的人,却已经偷偷更换了自己的国籍。那些额头上画着五星红旗的爱国者们,在爱国抗日的示威游行队伍中热泪盈眶,游行解散,晚上回家吃得大概也不过是一碗十块钱的葱油面,而那些居于庙堂者,享用的却是爱国者们从未见过的珍馐美味。

国家,到底是什么?爱国,到底是为了什么?党,是你的妈妈吗?政府,是你的母亲吗?

我当然希望有足够的理由让我爱这个国家,但是,让我爱国的前提是,这个国家必须能够保护我拥有人之为人的权利。看到网上那么多人因为一个孩子的户口问题不能入学,这让我悲愤莫名。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中国的统治者们,虽然剔除了三十年前的黑五类,否定了血统论,却仍然不肯彻底的放开百姓给予自由。以户籍制度继续束缚这些善良的百姓。城镇户口的医保、养老保险相比农业户口的要高很多,体制内的退休金高出普通工人三五倍,80%的医疗资源被体制内的公务人员占有,而且他们的孩子,从来不用缴纳学校赞助费,也不必费心给孩子的老师送礼拍马屁。在这个国家,我们每个为人父母者,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感受到,自己在这个社会中生活的心酸与苦累。

很多人认为,爱国是一种毋庸置疑的人之为人的准则,我不这样认为。你有爱国的自由,我也有不爱的自由。你对国家的期望低,但你不能粗暴的拉低我的期望值。我之所以不爱,是因为这个国家已经被这个政党完全的绑架了。他们把党等同于国家。有人说: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这种愚蠢的论调实在让人觉得可笑。我想问你,谁给了谁生命?谁赋予了谁生存必要的条件?人类学大师鲍亚斯、马格斯、恩格斯都在强调,经济上提供依靠的那一方,属于“母亲”这一社会学范畴。“政府”和“人民”,谁在为谁输送养分?我批评这个政府,并不等于批评这个国家,我不爱这个国家,是因为这个国家已经被他们绑架,如果不能认识到这一点,很多问题基本就是无解。

还有网友说,没有国家哪有你?我想问这些朋友,没有我,哪里有这个国家?把生育这个简单的生物学概念转移到社会学上,到底是先有了人类,还是先有了人类的社会组织——国家?你真的觉得这个代表国家的政府是你的母亲吗?你真的觉得那些代表政府的官员是你的娘亲吗?你真的觉得这个党,是你的——妈妈吗?即使是你的母亲,丑不丑不说,她必须要尽到母亲的义务。如果这个丑母不但打你骂你不许你说她坏话,她还开宝马、住别墅、坐飞机周游列国到处撒钱装大尾巴狼,绝不管你的孩子的死活和你面对的各种生活中的困难,很多困难还是她给你故意设置的,这样的丑母,你还认不认?你贱啊你?

我希望这个国家的环境更美好,政治更开明,人们更友爱,社会更公平,如果不能,那么我就想办法来让他尽快的实现,这才是爱国的表现。如果永远不能实现我的愿望,那么我就有理由随时离开这个国家,并将毫不迟疑的爱上那个能够给我自由、富足、公平的国家。

虚伪的爱国者们,清醒一下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